发新帖

《凤惊华,傲世太子妃》云洛情 澹台聿 欢脱小哥小说 书号:272

书阁管理员 2017-7-13 669


凤惊华,傲世太子妃

作者: 欢脱小哥

字数: 786604

东爵有个云王府,王府有个云洛情,诗书礼仪不通,琴棋书画不会,闺中女红不精,殴打皇子,调戏将军,恶迹斑斑,且痴恋太子数十年……

只是所谓东爵第一草包,其实是东爵第一伪装高手。

当声名狼狈的女纨绔,绽放灼目风华,颤抖吧!凡人。

少年才震天下,艳绝九州,他是西楚太子,澹台聿。

四国会晤,点苍大陆的帝皇贵胄齐聚一堂。

他踏着无限风华走进她的世界。

“我不谋权势,不谋人心,我只谋你。”

★★★

帝景繁华,落花海棠,她为云王府,他为西楚国。

烽烟未起时,盛世


《凤惊华,傲世太子妃》文心书阁书号:272


微信搜索公众号:wenxinshuge,关注文心书阁后,发送书号获取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6)
书阁管理员 2017-7-13
引用 1
第一章 吃屎长大的
天空净朗,轻风悠悠。

皇宫外,一辆奢华的马车缓缓行驶而来。

“小姐,皇宫到了。”赶车的小厮下马车,满口恭敬的汇报道。

很快,随身的丫鬟抱了一个脚蹬放在马车旁,掀开车帘。

一双葱如白玉的手搭在了马车的边上,接着,从车内走出了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子。

一身素白长裙,墨发披肩,她面若朝华,眸光沉静,举手投足之间流露出一副贵态天成的气息。

仓廪大陆四国会晤,天子下令,四大王府嫡女必得盛装出行。

作为京城四大王府之一云王府嫡女的云洛情,自然成了必到之人。

“原来,这便是皇宫。”云洛情下了马车,睥睨了一眼四周布局。

自她从二十一世纪的一名军医变成云王府嫡女之后,听说了无数次的皇宫,就是眼前的模样了。

云洛情巡视了一圈,宫门口站着许多人,女孩们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婀娜多姿。

其实云洛情很是不解,四国会晤乃国之大事,谈论的都是国事,关她一个小女子鸟事?可天子一声令下,莫敢不从!

说是四国会晤,惠武帝把到了出阁年纪尚未婚配的朝中重臣之女都招进了宫,看了眼前这一幕,云洛情像是明白了几分。

古往今来,国与国之间最好的结盟方式便是——联姻。

惠武帝膝下仅有一个公主,他便打起了这些千金小姐的主意来,果真帝王心,不可测!

云洛情嘴角微微笑了一下,提步向前走去。

突然,身后响起一道不和谐的声音。

“哟,这不是云洛情吗?真是个瘟神,哪儿有事她往哪儿凑,如今还有胆子进宫来,不怕太子殿下把你撕了去喂狗?”

脚步稳住,侧过头去看说话之人。

半个月的时间,即便她足不出户,这天下局势,这身体的一切流言蜚语,她都了解的一清二楚,倒是第一次有人敢如此张狂的侮辱于她!

“云洛情,你如今恶名远扬,点苍大陆可是人尽皆知,你放火烧死未来太子妃,手段这般阴险毒辣,往日还真是小看了你!”

清明的眼眸幽微一眯,等秦如冰把话说完。

“哼,你母亲大贱人生下了小贱种,果然是不要脸面,呸!下贱坯子,太子殿下对你恨入骨髓,你如今还敢来?”秦如冰浓妆之下的表情是掩不住的厌恶。

眼神如刺,阴狠如蛇。

云洛情的眼睛微微的眯起来,这女子看上去也有三分姿色两分气质,身份也算是贵重,可心思不正,嘴巴贱,说出的话,更是比喷出的粪还令人恶心,她云洛情最恨的,便是两人之间不和,还连带家人一起被牵扯出来挨骂的,秦如冰对她恶语相加,又骂了她母妃,犯了她最痛恨的两个忌讳。

很好!

也因为秦如冰的这一通讥讽,四下围了不少看热闹的人,平日里顾及着她身后有皇后撑腰,现在是什么也不用忌惮了,嘲笑指点丝毫不加掩饰的涌向她!

人群之外停了一架通体全黑的马车,在这一刻,无人注意到。

云洛情脚步向前踏了两步,姿态优雅,气质脱俗,清亮的双眼对上招摇张狂的女子,红唇轻启:“我记得你是姓秦的,何时改了姓屎?”

“什么湿不湿的,你什么意思?”秦如冰没有听清楚云洛情“屎”的意思,眼神中的厌恶和鄙夷有瞬间的凝滞,慢半拍的问出来。

云洛情眸光冷冽的一闪,轻嗤一声:“屎壳郎听说过吗?屎壳郎是吃屎长大的,所以嘴巴特别臭,不会说人话,所以本小姐问你是否改了姓屎!”
书阁管理员 2017-7-13
引用 2
第二章 偷袭本小姐,找死!
云洛情的言下之意是说她是吃屎长大的!

“哈哈哈……”周围顿时一片哄堂大笑之声。

“屎壳郎……”

“吃屎长大的……啊哈哈哈……”

秦如冰反应过来,顿时怒火中烧,火冒三丈,浓妆之下的媚眼燃起熊熊怒火,恨不能立刻手撕了云洛情。

“你这贱人敢侮辱我,我要杀了你!”

说着,扬起巴掌就朝云洛情的门面搧去,可还未碰到云洛情的脸,中途手就被一道力量拦截住了,云洛情一脸冷锐之色:“小屎壳郎,老屎壳郎没教过你,打人不打脸吗?

她云洛情向来是有仇必报之人,秦如冰以往加诸在她身上的,她现在可是连一层利息都还没讨回来!

秦如冰扫见周围的人都在指着她笑,云洛情又抓住了她的手,令她打不到,心里怒到不行,一口血就要喷出来,顿时双眼都被气红了。

本来是她奚落云洛情的,现在反被云洛情侮辱,心里越想越怒,眼睛一瞪,另外一只手也打了上来,恨不得把云洛情碎尸万段!

云洛情自小练武,武功自是不错,秦如冰的手打来,她右脚一踏,身体微微一偏,另一只手一把抓住了挥来的手腕,秦如冰双手动不了,气的双眼通红。

“少在我面前晃你那双爪子,若再有下次,我便断了你的双手!”云洛情脸色淡淡,一把推开了秦如冰。

秦如冰怒火难揭,在云洛情转过身去的时候,手上运了掌力,气势汹涌的朝云洛情的后背打去——

“啊,小姐!”

梨落焦急的呼喊出来,就在这一瞬间,云洛情速度快如闪电,身体灵巧的犹如一只狸猫,半眯的眸子中闪出一片冷寒之光,一个轻巧的闪身,旋身一个飞踢……

“天啊!”

“快,闪远点!”

“这是发生了什么事?”

……

云洛情一脚踢在秦如冰左肩上,一瞬间,她便已经躺在了地上,疼的哀嚎漫天。

云洛情双眼微眯,眸中闪现出一丝冰冷锐怒:“秦如冰,你敢偷袭本小姐,找死!”

声音冰绝,冷如寒霜!

梨落早已经吓傻了,自家小姐的武功何时练得这般了得?可是,小姐你是不是也被气傻了,这可是在皇宫门口打的秦王府嫡女啊……

秦如冰被摔在地上,并未受伤,一个鲤鱼翻滚就站了起来,眼睛似乎要喷出火来,仇恨分明。

今日不杀了云洛情难解她心头之恨!

恶狠狠的指着云洛情:“贱人,今日你我只能有一个出现在颐和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随即,红色的身影突然在地上快速的旋转几圈,手在腰间抽出一条银色长鞭,夹杂着破空的风声,赫然出现在众人眼前。

云洛情一愣,她倒是没发现秦如冰腰间的腰带竟然会是一条九节银鞭。

一个是云王府嫡女,一个是秦王府嫡女,这两大家族就连皇上也要让三分,当下,无人敢上前阻拦。

秦如冰向来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云洛情今天羞辱了她,这羞辱之恨,她是一定要讨回来的!

云洛情显然没想到秦如冰能把九节银鞭耍得运用自如,瞧着那银鞭犹如破空之势而来,下意识的伸出右手一挡,唰的一下,袖口撕裂,一条血红色的血痕出现在葱白的手臂之上。

全场寂静无声……

秦如冰一鞭之后迅速收回,华丽的长鞭握在手中,冷冽一笑,手指嚣张的指过去:“云洛情,你我十几年的冤仇怨恨,今日便一次了结,我今天就要剐了你!”

云洛情冷静得出奇,冰凉的眼眸中射出寒光,一瞬即逝。

她并没有对秦如冰的逆袭而感到丝毫畏惧,作为军情局的首席军医,若是连一条九节银鞭都对付不了,那就太窝囊了!

秦如冰似乎把云洛情脸上的冷静理解成了害怕的不敢说话了,于是,凶恶的笑片刻收回,手中的九节银鞭使了十分的力挥出去……

说时迟那时快,云洛情倏然从头上取下一支海棠花青玉发簪,朝着破空而来的鞭子射了出去,九节银鞭在即将打在云洛情身上之前,被扔出去的发簪凌空打断。

那支海棠花青玉发簪破空而出,穿过人群,深深的钉在了人群之外通体全黑的马车之上,“咚!”发出一声暗响!

就在人群哑然的当口,马车中传出一阵低醇磁性的嗓音,似乎漫不经心:“这人胆子还不小!”

这话,明显指的是云洛情。

墨歌闻言,低头对着马车的方向,回报道:“殿下,她是云王府的嫡女。”

这话一出口,马车里的人霍然睁开眼,眸中迸出金芒,深不见底的黑眸骤然一聚,似乎来了一点兴趣,挑眉微笑:“连本宫的马车她也敢动,果真有意思!”

是胆子大得有些意思!
书阁管理员 2017-7-13
引用 3
第三章 殿下,有屁快放!
秦如冰没想到一支发簪竟可以打断她的九节银鞭,惊愕之下愣住了,云洛情就在她愣住的这片刻之中,已经辗转来到她的身后,扼住她的手臂,往后一扭,“咯吱”一声,骨头错位的声音——

“啊……!”秦如冰痛得大叫一声。

云洛情依然没有停手,手指在秦如冰身上几个穴位上点了几下,最后一掌打在她肩上,秦如冰突然吐出一口血红,跌在了地上。

所有人一片哑然失声!

“住手!”就在这时,一道磁性的男子的声音传来。

围观人群中听到声音,纷纷转头去看,人群中自动让开一条路,云洛情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来人是一个极为年轻的男子,容貌俊逸,五官深邃,一身尊贵之气,不怒自威,一身明黄似乎是为他而设,在阳光下,尤其扎眼。半月前,她在刑场上睁开眼睛看到的那身明黄,赫然就是眼前之人!

楚非寒一到,只轻轻扫了眼云洛情,似乎不想多看她一眼,扫着围观之人问话:“今日四国会晤,我东爵子民皆以维护国誉为己任,是谁胆敢在皇宫门口闹事,不要命了吗?”

语带凌厉,一身威严。

一个是秦王府嫡女,一个是恶名昭著的云王府嫡女,两方都是东爵最强大的家族,在场的人谁也不敢多嘴,周围一片寂静之声。

见无人回话,他东爵太子的威严竟然被人无视,胸中隐隐涌现出怒气,身上寒气乍现。

“你们都聋了没听到本太子的话吗?”

怒气吼出,寒眸扫着众人。

四周依旧一片寂静……

“太……太子……救命……”

秦如冰趴在地上,痛苦不堪,伸长了一只手,看到楚非寒似乎是看到了她的救星。

云洛情看了一眼如雷贯耳的太子殿下四个字的主人,看上去是个人模狗样的主,余光扫见数名在场打扮奢华的年轻女子皆是痴迷的看着他,她心中冷笑了一下,怪不得从前的云洛情也痴恋了他十年。

楚非寒此时脸色冷凝,墨发紫金冠上散发着至尊无上的光芒,将他整个人掩盖在光芒之下,眼睛看着地上的秦如冰,并未有伸手扶她的意思。

“秦小姐,是谁把你打成这副模样?本太子定为你做主!”

冷凝的余光扫了一下云洛情,并未从她脸上看出丝毫情绪,若是在从前,云洛情早围在他身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了。

今日,看到如此安静的云洛情,却是有几分诧异。

而云洛情在这半个月中对楚非寒的了解,令她十分讨厌此人,从前的云洛情被他俊朗的外表吸了魂魄,如今的她却只觉得此人令她厌恶!

于是,提起脚步向前踏出去,她不想多见此人一眼。

“就是她!”秦如冰趴在地上,指向云洛情的背影。

“站住!”随即,传来楚非寒冰冷的声音。

云洛情恍若未闻,继续朝前走。

“云洛情,本太子叫你站住!”楚非寒脸色板了起来,琥珀色的眸中染上一丝恼怒。

云洛情刚刚走了两步,这一喝,令她停住了脚步,眼神中划过一丝不耐和鄙夷。

头也不回,清朗的声音传来:“太子殿下,有屁快放!”

“噗——”有人忍不住笑出了声,堂堂东爵太子殿下,何时受过如此对待?有屁快放?!

楚非寒冷凝的脸色转为了铁青,云洛情从未对他有过如此冷漠的态度,更别提敢违背他的话了!

修长的手指握在拳头,捏得骨节发白,牙一咬:“你为何要打伤秦小姐?”他在忍!

云洛情眼底一片嘲讽,倏忽就无影无踪,照云洛情的一贯性子,打了人哪有为什么!

“若我说,是她先动手打的我,我不过是自卫,太子可信?”

楚非寒抬起头来看着那一身素白的身影,日光下,那抹白似乎被镀上了一层耀眼的光芒,竟让他有一瞬间的恍惚。

他有些暗恼,云洛情不过就是云洛情,他刚才肯定是魔怔了。

“自卫你也不必下如此重手!”

语气冷硬,依旧一副高高在上的气派。

云洛情闻言蓦然转身,看着一身明黄:“太子殿下真是个怜香惜玉之人,不知九泉之下的太子妃会不会吃醋?”

云洛情的话明显是提起了楚非寒的痛楚,他本就因此事恨极了她,她却还不知足,自己提起来!

秦如冰此刻似乎不痛了,反而笑起来,云洛情就是蠢,自己找死!这下,太子殿下定是会捏死她!

果然,楚非寒的脸色从白变青,又从青变黑,最后变成了墨黑色。

“云洛情!”咬着牙缝挤出几个字。

周围的气氛明显已经紧张到了极点,大气都没人敢出,恰恰这挑事的云洛情一点不担心,面色轻松的回望楚非寒。

“太子殿下,我并非揭你的痛处,而是想告诉你,十年来,我为你败光了云王府的气节,只可惜,我是个意志薄弱之人,不是我的东西,我决不会再强求!”

这番说,意思就是她以后都不会再纠缠楚非寒了。

云洛情的这话明显是比揭他伤疤那事更管用,楚非寒的脸色一怔,转瞬便是一副你骗鬼的表情。

“哼,你自己说出的话,你自己最好能记得!”他肯定云洛情是在耍心机,不过似乎比以前聪明了点。

欲擒故纵,哼!

“我自己说过的话,我自然记得!”云洛情目光扫了一眼还趴在地上的秦如冰,嘴角咧开一道轻微的弧度:“太子殿下还不请御医来瞧瞧地上的,秦小姐?”

说罢,甩下一个潇洒的背影踏步离去,楚非寒再次抬头望着那抹背影,许久,才反应过来,唤道:“来人,请御医!”
书阁管理员 2017-7-13
引用 4
第四章 你吓到老娘了!
“散了!”楚非寒一声令下,围观的人即刻便散开,三三两两的由太监领进了皇宫。

楚非寒这才注意到,旁边还停着一辆黑色马车,赶车之人是一个身穿黑袍的年轻清秀的男子,硬朗的五官之下,表情肃然。

楚非寒走过去,脸上换了笑容。

“西楚太子驾到,非寒有失远迎!”

琥珀色的深眸看着马车,赶车之人正是墨歌,他上前一步,说道:“东爵太子殿下,我家太子已经进宫去了。”

楚非寒一愣:“进宫去了?”为何没有人来禀报于他?他吩咐了宫人,西楚北冥南岳三国的人一到立刻禀报他的。

“进去多久了?”

赶车之人想了一下,回道:“大约一刻钟。”

楚非寒深眸之下的表情有一丝不可擦觉的疑惑,澹台聿是和云洛情同一时间进了宫,他却没有擦觉到,看来澹台聿的武功又精进了不少!

通往颐和轩的路上,到处可见太监领着来宾去往,唯独云洛情身边没有太监的领路,只身边陪着一个丫鬟梨落。

这整个东爵将来都是太子殿下的,太子殿下对云洛情恨之入骨,谁还敢给她带路?又不是嫌命长!

二人走了一段路,只见两个身着古装做宫女打扮的女子急匆匆从对面跑来,脸上是掩不住的兴奋,当看到她时,面色一僵,很快就掩了脸上的情绪,害怕的站在路边上给她让路。

云洛情心想,这具身体的主人以前果真很霸道,连小宫女都惧着她。

她未说话,走了两步,听见刚才那两个宫女在小声嘀咕。

“快走,千万不能让她看出什么来。”

“金铃公主在净初池边单独约见南岳摄政王,这是机密,快走!”

云洛情转过头来,两个宫女已经匆匆离去,声音却还在她耳边。又是一个忌惮她的人,她蹙了蹙眉,没当一回事儿,继续朝前走。

远远的,看见颐和轩中亭台林立,宫女太监端着瓜果水盘来回穿梭,亭台内摆设奢华到极致,俨然一副鼎盛皇朝的景象,亭台中坐着许多人,花红柳绿,男男女女,看不清容貌,却见人人衣着光鲜亮丽,想来这场四国会晤来的都是非同反响之人。

突然,腰被人伸手一拦,还没反应过来,身躯已经凌空而起,云洛情骤然一惊,忙转头去看揽着她的那人。

光晕之下,只看到那人薄唇的弧线,高挺的鼻,狭长的眉眼,单只看这侧脸,已经令她惊艳了。

男子似乎知道她盯着他的脸看,邪魅的嘴角微微一划:“小丫头,不过两年不见,你不会连我都认不出了吧?”

说罢,转过脸来看着她笑。

云洛情还没来得及眩晕,脚已经落地,待她看清楚了此人的容貌,的确令她惊艳,他的五官是那种张扬到极致的美,不过,眉眼之间,似乎有点像太子。

脑海中搜寻着关于他的讯息:楚玄痕,德亲王府世子,与太子是堂兄弟,性子野,与云洛情可算是青梅竹马,两年前放弃亲王的殊荣,毅然漂入江湖,瞧他满身风尘的模样,定是衣裳都没来得及换。

以前的云洛情与他关系很好,可他对于如今的云洛情来说,是个陌生人,她不喜一个陌生男子如此亲昵的抱着她。

她有几分恼,一把推开男子,按照以往他们说话的方式开口:“楚玄痕,你吓到老娘了!”

楚玄痕未发现云洛情与从前有什么不一样,顽皮一笑,神色尽是得意:“哈哈……怎么能吓到你这小丫头呢,你的轻功可是云隐亲自教的,也不比我的差,我们有些时日未见,不知道小丫头你武功进步了没有,刚才见着你,就想试你一试!”

云洛情面色不露痕迹,冷哼了一声:“你老是捉弄我,谁知道你这次又会弄出什么幺蛾子出来!”

“冤枉啊,我什么时候敢捉弄你了,不怕你我也怕云隐那家伙找我拼命,你知道,我打不过他!”楚玄痕顿时皱眉,复又搂着云洛情的腰,这般亲密的动作,他做的得心应手。

云洛情觉擦到四周有无数目光落在了她二人身上,她未推开他,但看看他们的那些眼神里,大都是在看楚玄痕搂在她腰间的手上。

楚玄痕在外游历的这些年都学了些什么?大庭广众之下,一个堂堂德亲王府世子竟然搂着一个女子,这对于云洛情这个现代人来说,倒是没什么稀奇,可是对于礼法森严的东爵来说,可算是少见的轻浮。
书阁管理员 2017-7-13
引用 5
第五章 净出池见皇后
周围人的目光盯着楚玄痕放在她腰间的手,她扫着周围人的目光,楚玄痕看着她的脸,眼眸之中看不出一点异样。

云洛情转头,眉头微微蹙着,似乎不悦:“楚玄痕,把你的猪蹄从本小姐身上拿开!”

楚玄痕脸上愣了一秒钟,突然哈哈笑了起来:“我不拿开怎么样?”

云洛情面色僵硬的笑笑,没有给他丝毫提示,一脚踩在楚玄痕湛蓝色的紫锦长靴上。

“啊——小丫头……你……”楚玄痕抱着他受伤的脚跳来跳去,脸上疼的龇牙咧嘴。

“小丫头,你真踩啊!”

“我又没说不真的踩!”云洛情呵呵笑着,叉着腰站在一旁,感觉这楚玄痕还挺好玩的。

他明明已经感觉到她提起脚,却偏偏不动!

“好你个小丫头,学什么不好竟然学着耍诈,看我怎么报仇!”楚玄痕说着,脚似乎就不疼了,两脚站地,正准备对付云洛情。

“楚世子!”忽然传来一个声音叫住了他。

正要出手教训云洛情的楚玄痕动作猛然停住,侧头去看叫他的小太监。

小太监走到楚玄痕面前,神色似有些怕楚玄痕,故此站在了楚玄痕三尺之外,刚站定,却又看到了云洛情,似乎更害怕了,又朝后面退了一步。

云洛情皱眉,这东爵的两大霸王都在此,难怪小太监腿都在颤抖。

“何事啊?”楚玄痕看着小太监。

“楚世子,您刚刚骑回来的那匹宝马,不知为何突然口吐白沫,看样子……恐怕不行了……”小太监说完,小腿颤抖得更厉害了。

“什么?!不知为何?”楚玄痕看上去对那匹宝马相当之重视,脸色都气白了。

小太监“噗通”一声猛然跪在地上:“楚世子,奴才真的不知,奴才牵着去御马司之时,金铃公主看到说喜欢这匹马儿,硬要骑一圈,后来就……就……”

“就什么呀?”楚玄痕一怒。

“就成那样了!”小太监额头重重磕在地上,浑身颤抖。

想来这小太监也是鼓足了勇气才敢到楚玄痕面前说此事的,毕竟他的宝贝马是交给他牵着的。

楚玄痕一脚踢出去,云洛情快一步拦住他:“又不是他弄的你马儿口吐白沫,教训他管什么用?有本事,找罪魁祸首去!”

楚玄痕看着云洛情,反应过来小太监刚刚话中重点,楚金铃!

顿时,用一种很狡黠的眼神盯着云洛情,小丫头倒是很聪明,她和楚金铃向来不和,现在莫名的就将他拉到了同一阵营去。不过,他很乐意如此。

“罢了,那可是本世子从西川草原上寻得的宝马良驹,快给本世子领路!”

“是!”小太监起身之前,又朝着云洛情磕了三个响头:“多谢云小姐,多谢云小姐!”小太监着实没有想到,云洛情竟然会给他求情。

楚玄痕也是一愣,两年不见的小丫头,性子似乎有了一点变化。

转身刚要走,一个小宫女从一个岔路口出来,朝他们走了过来,楚玄痕暂时停住脚步。

“奴婢见过楚世子、见过云小姐。”宫女过来便向他们二人行礼。

“云小姐,皇后娘娘在净初池边等您,请您快些过去吧!”小宫女行礼之后,对着云洛情说道。

“净初池?”云洛情突然想起方才在路上那两个小宫女悄悄说的话,皇后娘娘若是在净初池边,那金铃公主……

小宫女见云洛情有些走神,又叫道:“云小姐,皇后娘娘还等着您呢!”

“哦,这就去。”云洛情方才抬起脚步,楚玄痕一把拉住她:“小丫头,我陪你一道去。”楚玄痕忽然将他那匹快死了的宝马忘在了脑后。

云洛情回头看楚玄痕,他这是在担心她?心中隐隐有一点暖意。

“楚世子,皇后娘娘只说请云小姐一人去。”小宫女忙上前说道。

楚玄痕仰着头,这才摆出一副皇子的架势来:“本世子两年未见到皇后娘娘,过去看看她还要经过你一个小宫女的同意?”

他楚玄痕可是东爵京城无人不知的小霸王,谁也不敢得罪,被他这一吓唬,小宫女一个字也不敢回了,低头愣在一处。

云洛情开口道:“你不是要去看你的马儿?去晚了,可就连最后一面也见不到了。”头一仰,一副什么也不担心的样子,可她心里明白,皇后这个时候找她,定是为了宫门口打秦如冰之事。

楚玄痕不放心的看着云洛情,宫门口一事他进宫之时就听说了,而皇后娘娘向来对小丫头有偏见。

云洛情在楚玄痕眼中看出了担心,心中顿时一暖,想不到她这个人人都嫌恶的女霸王,楚玄痕竟然还会担心她。

“我好歹也是云王府嫡女,就算犯了什么错误,皇后娘娘还当真能吃了我不成?”云洛情淡然一笑。楚玄痕看着云洛情如此淡定,也才点了点头:“好吧,你见完皇后娘娘后,我们在宫宴上见,我从北疆给你带来了一个好宝贝。”

“嗯!”

云洛情在小宫女的领路之下,去了净初池边,只是这一路上,她总有些心神不宁,不知为何!

今日是国宴,宫里的人几乎都去颐和轩帮手了,去静初池的一路上,人是越走越少,云洛情心里还想着,皇后凤驾在静初池,这伺候的人却是不见。

“云小姐,皇后娘娘就在里边,您自个进去吧!”领路的小宫女停下脚步,作了一个请的手势。

“多谢!”

云洛情从园子门边慢慢走了进去,这个静初池她是第一次来,因此路并不熟悉,她顺着白玉石铺成的路面走过去,鼻尖传来淡淡的竹叶香味,空气中带着一丝清透湿润。

拐了两个弯,依旧是没见一个人,她心中越发的笃定,定是有人要使计,因此更加警惕起来。

穿过竹林,前方一棵海棠树下,白玉石桌旁站着一个月白色的身影,修长挺拔,黑发如墨,一手负在身后,一身儒雅之气。

这抹身影让云洛情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书阁管理员 2017-7-13
引用 6


第六章 眼睛不收光

忽然,耳际传来“咻”一声,云洛情猛的抬头,一束黑光急速射向海棠树下的白色身影。

“小心——”云洛情大声喊道。

月白色的身影闻声转头,看到云洛情那张脸的一瞬间,整个人仿佛被石化了,完全觉察不到危险。

云洛情眼看着那支箭就要射到那白衣人了,可他似乎并没有看到,莫不是那人眼睛有毛病?

千钧一发之际,云洛情脚尖一点,蜻蜓点水,直接从河面上直飞过去,在箭射到白衣男子的前一秒钟,成功的拉了他一把,箭擦着墨黑的发际飞过,最后射在了远处的假山上。

云洛情松了口气,正要抬头问:“你没……”事吧?可话还未说完,整个人就被人紧紧抱住,猝不及防!

那人身上有一股淡淡的杜若香,可这个怀抱很陌生,云洛情并不习惯陌生人的味道。

她动了几下身体,想从这个陌生的怀抱中挣脱出来,可白衣男子抱的太用力,她竟然挣扎不了。

也在这同一时刻,静初池的白玉石路上浩浩荡荡的走来了一行人,走在前方的女子一身紫衣,珠宝首饰佩戴皆是奢华至极,年轻的脸上含羞带惬,晕上一轮粉红,这便是东爵无公主金铃。

“公主今天真漂亮,摄政王看见肯定非常喜欢。”

“你们胡说什么呢?小心本公主生气。”金铃公主嘴上如是说,脸上却是笑的像朵花。

“奴婢说的是事实,我们公主这么漂亮,哪个男人见了会不喜欢?”

金铃公主嘴角微微上扬,怀揣着满心的欢喜,步子放快了些。

“公主,您看!”突然,身旁的大宫女红儿叫道。

金铃猛然抬头,看见海棠树下相拥在一起的一男一女,脸色忽变,红变白,白变青,眼中有一串火苗慢慢燃烧起来。

“是云王府的云洛情!”红儿仔细看着那身影,十分确定的说。

葱白的手慢慢握成拳头,捏的骨节发白,精心装扮的妆容已是花容失色。

只是片刻,金铃猛的转身,走出了静初池,身后的一行宫女忙跟上去,谁也不敢说话。

“萱忆……”白衣男子低醇厚重的声音传入她耳中,云洛情身子一怔,这是认错了人?亏得她还以为他是瞎子,赶着来救他,还被人占了便宜!

猛的用力推开了白衣男子。

白衣男子被迫松开云洛情,看着那张魂牵梦萦了无数个夜晚的熟悉的脸,双眸中充满欣喜,几乎是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云洛情朝后退了两步,拍着被弄皱了的衣服,看了一眼眼前的男子:“你这人长着一双亮堂堂的眼睛,不收光是不是?要不是我,你命都没了!”

白衣男子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云洛情的脸,许久才反应过来,风华无双的脸上笑道:“多谢姑娘相救!”

云洛情无端被人占了便宜心情不好,可这人到底还懂点礼貌,知道言谢,便是脸色稍有缓和。

“以后小心着点,别以为在皇宫就很安全了,这暗箭可随时会飞出来要了你的命!”云洛情看了一眼这人,见他没有被伤到,转身要走。

白衣男子忙开口道:“姑娘方才救了在下,请问姑娘……”

“云小姐,我们公主找你有急事,请你速速去锦祥宫见她!”突然传来的声音,打断了白衣男子的话,抬头看去,正是金铃公主身边的大宫女红儿。

云洛情眉头微微一蹙,据她这几日的了解,金铃公主与云洛情向来是不对盘的,怎么突然要见她?

突然想起刚进宫时,在路边听到两个宫女说的悄悄话,沉吟片刻,忽然明白了其中蹊跷。

金铃公主与摄政王约在静初池边见面,有人特意骗了她来,她与金铃公主本就是冤家,要么是她发现金铃公主私见摄政王,拿了把柄去告皇后,要么就是如今的局面,造成她与金铃公主的误会。

总之,就是要她与金铃公撕逼!

嘴角莞尔一笑:“金铃公主找我有什么事情?”

“奴婢不知,云小姐去见了公主便知。”红儿话语中是恭敬的,可脸上的表情却是半分尊敬也无。

“今日是国宴,皇上特意嘱咐了我必须参加宴会,但看这个时辰,宴会怕是已经开始了,若因为去见金铃公主而去迟了,恐怕皇上会怪罪!”

“可是……”

“今儿四国会晤,若是去迟了,可不止是我一人丢了脸面,只怕被其他三国笑话,以为我东爵不懂礼仪。这可是关系到国家声誉的大事,金铃公主是否担当得起?”云洛情余光瞟了一眼红儿,悠然说道。

红儿听云洛情这一说,这关系到国家名誉的大事,岂是她一个丫头能做得了主的,可公主的脾气她也很清楚,若是请不去人,定时要挨一顿责罚的。

“这……”

“罢了,我这就要去颐和轩,金铃公主若当真有要事,可在颐和轩找我!”

云洛情说着,从红儿身边走过去,还等不及白衣男子问她芳名,已是只能见到远去的身影了。

红儿没有请到云洛情,朝白衣男子福了半身,匆匆去回禀了公主。

静初池边这一时,已经只剩下白衣男子一人了,他口中缓缓念出三个字:“云小姐……”

声音刚落地,他身后突然出现一个青衣男子,面容清秀冷峻,眸光中清冷无比:“爷,国宴已经开始,是否过去?”

白衣男子容颜惊华,儒雅淡漠,如一尊与世无争的神佛,淡淡开口:“此次会晤,本王代表着南岳,自然不会缺席!”

幽深的眸光忽的闪过一抹幽光,瞬间即逝。

静初池边恢复了宁静,一只鸟儿从湖面飞过,湖面泛起微微波澜,一圈一圈荡漾开来。


《凤惊华,傲世太子妃》文心书阁书号:272


微信搜索公众号:wenxinshuge,关注文心书阁后,发送书号获取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wenxinshuge
关注文心书阁后回复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