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三流女明星的恋爱史》肖瑶 任非爵 陆为谦 林骊歌 海星小说 书号:271

书阁管理员 2017-7-12 579


三流女明星的恋爱史

作者: 海星

字数: 332837

肖瑶的男友陆为谦为了谈下一笔生意,把肖瑶当做礼物送了出去,没想到她醒过来看见的却是任非爵,任非爵以帮助肖瑶摆脱陆家为条件,提出和肖瑶的交易,让他扮作自己的情人,帮助自己摆脱林骊歌,却隐瞒了这样会刺激杀桥西的凶手出现……肖瑶要面对的危险也在悄悄的降临.......


《三流女明星的恋爱史》文心书阁书号:271


微信搜索公众号:wenxinshuge,关注文心书阁后,发送书号获取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6)
书阁管理员 2017-7-12
引用 1
第一章  被送来的女人
“程老板,你要的好货色。”陆为谦把嘴里叼着烟吐出来,烟雾在眼前袅袅升起,衬得他面容有些模糊不定。

程老板微微一笑,赞叹道:“陆少爷真是大手笔,听说这位是你名正言顺的女朋友啊。”

陆为谦笑起来,眼睛微微眯着,像是只狐狸:“程老板可说笑了,女人如衣服,咱们可是兄弟,你想要,我自然给你。”

程老板点点头,一口喝光了高脚杯里的红酒,然后站起来:“春宵一刻值千金。我就先告辞了。”

陆为谦也跟着站起来:“程老板满意的话,别忘了咱们的合作。”

“一定一定。”

程老板说着话,人已经出了门,等包间的门在自己眼前合上才沉下脸来,对着门口“呸”了一声,转身走了。

招凰酒店最高层只有一个房间,那是常年为任家掌权人任非爵备着的。能上那层楼的人屈指可数,而每一个能上这里的人都是跺跺脚,就能让S市震三震的人。

只是今天,这间房间里却出现了一个浑身赤裸的女人。

任非爵盯着床上的女人看了两眼,发现确实有点眼熟,似乎不就之前才见过,因为长得太像桥西,她便忍不住多看了两眼,没想到今天就在床上看见人了。

“是程安文送来的?”

保镖目不斜视的嗯了一声,补充了一句:“还附带着资料和体检报告。”

任非爵无奈一笑:“既然如此,那就却之不恭吧。”

保镖便识趣的走了出去。

房间里一空,任非爵脸上的笑容就渐渐淡了下来,目光只粗略的在肖瑶的裸体上扫了一遍,然后就落在她的脸上。

真像。

任非爵剪了一支雪茄叼在嘴里,倚在床头冷眼看着昏迷中的女人慢慢蜷成一团,心里忽然有了一个计划。

既然你出现的这么是时候,那就不要辜负上天给的机会。

我要看看,你们,还会不会故技重施。

任非爵嘴角又勾起来,露出浅淡而温和的笑容,看人的时候像是带着无尽的温柔和包容,只是他眼底却藏着万年不化的寒冰。

肖瑶把自己缩成一团,轻声的呻吟了一下。任非爵没耐心等到天亮,动作略显粗暴的把人弄醒之后却又露出温润的笑容来:“抱歉,弄醒你了。”

肖瑶迷迷糊糊的坐起来,察觉到自己是光着的的时候并没有多少诧异。

“你是陆为谦新的客户?”

任非爵被这个问题逗笑了,陆为谦是什么东西,也配和他合作吗。

“我叫任非爵,你出现在这里是个意外。”

任非爵?!

肖瑶几乎要从床上弹起来,没想到自己竟然会遇见这样的人,便有瞬间的惊慌失措,脸瞬间涨的通红。

任非爵目光一沉,果然很像。

“你现在要走吗?我让人送你。”任非爵彬彬有礼,他穿着白色的浴袍,说这句话的时候,头微微侧着,看起来很像是从书里走出来的贵公子。

耀眼的让人不敢直视。

肖瑶忽然就觉得自惭形秽,似乎自己和他同处一个空间里,会玷污他一样。

任非爵欣赏了一会她红透的脸,转身进了浴室拿了件浴袍出来。

“新的,我这里没有女人的衣服,你先凑合着穿吧,我已经让人去买了。”

肖瑶只觉得受宠若惊,接过浴袍的时候才想起来自己还是裸着的,顿时觉得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但是任非爵看着她的目光却没有一丝的轻视,反而有股淡淡的纵容。

大概是,看错了吧……

肖瑶抱着衣服缩成一团嘴角带着一丝苦笑,任非爵便也跟着笑起来,有把柄的人才好用。

保镖在外面安门铃,任非爵把衣服拿进来递给肖瑶。

“我去客厅。”

肖瑶咬着嘴唇,换衣服的动作慢吞吞的,实在有些不想出去,如果能一直呆在这里多好,她实在是受够了陆为谦,受够了被人当做物品一样送来送去。

什么时候能结束?

肖瑶看了一眼客厅,虽然看不见人,但是那男人身上令人折服的气势却仿佛能透过墙渗过来一样。

如果,他肯帮我的话……

肖瑶觉得自己是疯了,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任非爵那样的人,怎么会因为一个陌生女人而去惹麻烦。

肖瑶虽然很想尽量放慢穿衣服的速度,但是想到那个男人就在客厅里等着自己,还是忍不住让动作快了起来。

任非爵在客厅里看文件,见逍遥出来,立刻放下手里的东西,温和道:“你饿不饿?”

肖瑶只想离他近一点,却又不敢往前走,听他这样说便点点头,顺势走到任非爵身边。

男人仍旧笑的温和:“要吃点东西吗?”

肖瑶下意识点头,却一眼看见了任非爵放在茶几上的文件,那上面写着“陆氏收购企划案”。

“你要收购陆氏!”肖瑶先是惊讶,很快胸口涌上来狂喜。

任非爵淡定的看着肖瑶强压喜悦的脸色,微微点头:“看陆氏不顺眼很久了,总算找到了可下手的地方。”

肖瑶便听见自己的心脏跳的几乎要蹦出来一样。

既然你要对陆氏下手,那么能不能帮帮我?

这句话几乎要脱口而出,然而肖瑶还是在最后关头控制住了自己。

“肖瑶。”任非爵开口,声音似赞似叹,“我其实是知道你的。”

肖瑶咬紧下唇,只觉得自己像是被剥光了放在大庭广众之下,羞愧的几乎想立刻就死去。但是一只手随后便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头顶,那带着安抚味道的声音响起来:“这不是你的错。”

任非爵认真的看着逍遥的眼睛,那里面像是布满星光璀璨,让逍遥有瞬间的怔忡。

然而,她还是轻轻的垂下头,慢慢的摇了摇,不知道是在否认任非爵的话,还是在说,自己其实不值得他这样温柔。

任非爵嘴角的笑意慢慢延伸开来,伸出食指轻轻的抬起逍遥的下巴,让自己的样子完全映入那双杏眼里,声音像是带着蛊惑一般:“你,想报复吗?”

报复?

肖瑶被这个词弄得有些发愣,想报复吗?当然想啊……

不知不觉间,眼睛里就流出这样的意思来。

任非爵微微一笑:“那就来帮我吧,我们来做一笔合适的交易。”
书阁管理员 2017-7-12
引用 2
第二章  男人与男人的差距
肖瑶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能住进招凰酒店的顶层,而且,还是在那个叫任非爵的男人身边。

“比起合同这种东西,我更相信逍遥你的真心。”任非爵歪着头看着肖瑶,从酒柜那里到了两杯拉菲过来。

“谢谢。”肖瑶还是不自觉的紧张,连抓着酒杯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别这么怕我。”任非爵伸手替她整理一下头发,“不然我也会觉得很失败。”

肖瑶看看他,总觉得像是在做梦,但是这梦美好的,让她不愿意醒来。

“我们只是在谈一场恋爱。”

任非爵见她始终不肯放松,眉头微微皱起来,脸上的笑意变得淡了许多,像是在赌气的样子,却仍旧是谦和有礼的。

肖瑶莫名便觉得有点愧疚。

“我会努力的。”

任非爵点点头:“那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直到我摆脱林骊歌的那天,辛苦你了。”

肖瑶咬着牙点点头,被任非爵用那种眼神看着,她实在没办法不激动,即使她在努力压抑,却仍旧有点点星光从眼眸里溢出来,闪亮而耀眼。

任非爵有刹那的怔忡,两个陌生人,怎么会那么像……

忍不住伸手摸摸逍遥的眼睛,长长的睫毛轻轻的扫到指尖上,有点痒,然后便是越来越痒,像是一直痒到了心里。

有那么一瞬间,任非爵很想亲亲她,很想当做她是桥西那般,亲亲她。

然而敲门声总是不合时宜。

保镖进来,说是有位陆先生在大堂里要见肖小姐。

肖瑶瞬间从刚才的旖旎里清醒过来,身上像是刚刚泡过冷水一般,一直凉到了心里。

“我去见他。”任非爵拍拍肖瑶的头,算是安慰。

肖瑶却摇摇头:“这件事应该我自己解决的。”

任非爵用探究的目光看她,像是要从她身上看出一点勉强的意思来,然而肖瑶却很坚定。

任非爵说他知道自己的事,这是一回事;让他直面一次自己不堪的经历,那是另一回事。

肖瑶明知道自己不该对任非爵动心思,却还是忍不住想要保留一点尊严,在任非爵面前的尊严。

陆为谦的脾气一向不好,肖瑶被他打过几次,但是他手里捏着肖瑶家人的住址,她怕自己的职业真的会被陆为谦告诉自己的家人,让他们觉得难堪。

“哟,这不是攀了高枝的肖小姐吗?”

陆为谦弹弹烟灰,抬着下巴看着肖瑶,他习惯了这个女人低声下气的出现在她眼前。

“我觉得你现在至少也该明白一点。”肖瑶鼓起勇气,想着任非爵在楼上等着自己,便似乎勇敢了许多,即使对着陆为谦也有了点底气。

“你既然把我送出来,就该有这个准备。”

陆为谦愣了一下,似乎很诧异肖瑶还会这么说话,片刻又笑了起来:“你是什么玩意,也敢跟我这么说话。”

肖瑶咬了咬嘴唇,她的身份确实是个污点,可是为了生存,她也没有办法。

“肖瑶,我告诉你,今天乖乖的跟我回去,这事就算了,你要是不肯,也可以,但是你得相信,我有办法让你分分钟被唾沫淹死。”

陆为谦站起来,他很高,虽然比任非爵差一点,但是却足以给肖瑶造成压迫感。

肖瑶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也知道他能做到,但是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怎么能放弃呢?
书阁管理员 2017-7-12
引用 3
第三章  她是我的人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陆为谦捏着逍遥的下巴强迫她抬起头来看着自己。男人的眼睛里像是有火苗在跳动,灼热的感觉,几乎要让肖瑶的呼吸都困难起来。

“你放手。”

下巴上的力道骤然加重,肖瑶便痛乎一声,然后轻轻的咬住了下唇,不肯再发声。

“哟,换个男人,果然长本事了。”

陆为谦接着手上的力道往后一推,肖瑶便踉跄两步,摔倒在地上。

“你也不看看你是个什么货色,任大少是向来谦和,对你这样的人也不会怎么着,可是心里不定怎么恶心呢?能不能有点自知之明?”

明知道陆为谦其实是在故意刺激自己,但是肖瑶还是有些难受。

陆为谦抬脚在她胸口捻了捻,因为刚才那番动作,已经有不少人把目光投了过来,陆为谦往四周扫了一眼,嘴角一挑,忽然笑起来。

“不然我证明给你看怎么样?敢不敢和我赌,若是任非爵知道你这副身体有多脏,还会不会要你?”

逍遥的脸瞬间就白了下去,下意识便想求饶,可是脑海里又响起任非爵的话,他说:那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

这一会的耽搁,陆为谦已经击了两下掌,提高声音道:“这个女人有认识的吗?大名鼎鼎的肖瑶,几个男人不想睡,哦对了,她可就是陪男人睡出名的,这幅身体……”

陆为谦伸手猛地扯了扯肖瑶的领口,大片雪白的肌肤露出来,衬着招凰酒店黑色大理石的地面,越发白的刺目惊心。

周围人越聚越多,已经响起男人下流的口哨声。

“这个我还真认识。”人群里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还夹杂着猥琐的吸口水的声音,在一片嗡嗡的议论声里不禁没被淹没,反而越发显得清晰。

那个声音接着说:“我最喜欢她和日本人演的那部,叫什么来着……”

人群里便响起意有所指的哄笑声。

肖瑶奋力推开陆为谦,手忙脚乱的遮住胸口,陆为谦似乎是被这一推激怒了,抬手拽着肖瑶的头发就给了她一巴掌。

“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今天我就是抽死你也没人会对看一眼。”

肖瑶一边摇头,一边仍旧紧紧捂住胸口。

人群里忽然响起一声口哨声:“竟然没穿内衣啊!真大!”

陆为谦手顿了顿,把肖瑶按在地上,按住她两只手,伸手去扯她撕烂的领口。

人群顿时响起男人起哄的声音以及女人嫌弃不屑的辱骂声。

肖瑶死死盯着骑在自己身上的人,有一瞬间在想,为什么陆为谦不去死。

然而下一秒,身上的人就被人拖了下去,重重的肉体撞击声响起来,陆为谦哀嚎一声,半边脸都肿了起来。

肖瑶还躺在地上,有些回不过神来,直到一件带着体温的外套把她裹起来,然后整个人落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里,她才猛地一哆嗦醒过来,在看见任非爵的那一刻,她很想去死。

陆为谦从地上爬起来,捂着被任非爵揍了一拳的半边脸有些恶毒的看着肖瑶:“不是吧,任大少,这种连说她破鞋都是抬举的烂货你也要。”

任非爵沉下脸,目光冷冷的扫过在场的男男女女,感觉到肖瑶在微微的发抖,立刻加大了力道抱紧她。

“我不管你们今天做了什么,看了什么,我只要你们记住一件事。”

任非爵的目光落在陆为谦脸上,像是盯住了敌人的凶兽,那样子让人毫不怀疑,如果陆为谦敢不识时务的多说一句,他会立刻撕碎他。

人群因为任非爵的出现渐渐安静下来,当他的眼神扫过来的时候,绝大多数人都因为承受不了那强大的气场而低下了头,然后他们便听见那个向来高高在上的人说道:“从今以后,她是我的人!”

“我很抱歉,没想到事情会闹这么大。”肖瑶被任非爵带上楼,垂着头有些无措,刚才真的是太丢人了。

男人一言不发的看了她一眼,把她推进了浴室。

肖瑶咬咬嘴唇,任由热腾腾的水从头上浇下来,淌过脸颊,连眼睛也进了水,咸涩而难受。

抹了一把脸,肖瑶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看了一眼,胸口闷闷的疼。

呆在浴室的时间已经够久了,肖瑶脸上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来,裹了一条浴袍出去,任非爵没在卧室,客厅里也是安安静静的。

肖瑶心里一跳,有点淡淡的恐慌,

会不会被陆为谦……说中了……

肖瑶暗暗叹了一口气,任非爵却像是凭空出现一般,也跟着叹了口气:“肖瑶,我觉得你应该对我多一点信任。”

心事被猜中,肖瑶脸上有点尴尬,却也只是抿一抿嘴唇,似乎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

任非爵走过去摸摸她的头,喟叹一声:“我们不只是合作关系,也是恋人,至少我觉得你应该试着依靠我一点。而且,”

任非爵摸摸她被打的那半张脸:“这仇我总要替你报,不然我的面子也要没了。”

肖瑶顿了一下,有些不知道所措:“其实,不是什么大事情……”

“当然是大事……”任非爵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地点了点肖瑶的嘴唇,有些赞叹似得说,“真是一个好女人呢,陆为谦迟早会后悔的。”

这是夸奖吗?

“谢……谢谢。”肖瑶脸红了一下。

任非爵眼神古怪的看了她一眼,忽然笑出声来:“你怎么这么可爱。”

肖瑶不知道自己哪里好笑,但是任非爵这样笑的时候很迷人,她便忍不住偷偷多看了两眼。

“你这样不行的。”任非爵抬起肖瑶的下巴,“我们现在的关系,你要看,就得光明正大的看。”

肖瑶迟疑的点点头。

任非爵有点不满意:“你要学会持宠而娇。”

肖瑶顿了一下,眼睛眯起来:“这个好办。”

她大着胆子凑上来,见任非爵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举动,便伸手揽住他的脖子,嘴唇往他脸颊上凑了凑。

任非爵嘴角还微微勾着,似笑非笑的样子,肖瑶便下不去嘴了,维持着要亲不亲的样子,僵在半路上。

任非爵推开她,声音有点冷:“亲不下去就别亲。”

看样子是有点生气,肖瑶这才发现,任非爵冷下脸来气势更甚,有那么一瞬间,肖瑶都不敢有动作,像是被镇住了一般。

任非爵揉了揉额角,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看来我们需要有点训练。”

肖瑶迷茫的睁大眼睛。

阿斯顿马丁停在路上,任非爵从钱夹里抽出一张卡:“去花光。”

“里面是多少?”

肖瑶有种不好的预感。

任非爵微微一笑:“我也不知道呢……不过没关系,你花完了就知道了。”

这事情发展的有点意外,肖瑶在衣角上捏出几条褶皱,脸上带着为难。

任非爵打开车门下车,然后绕过车身也给肖瑶开了车门:“亲爱的,看来你更喜欢我陪你一起。”

肖瑶叹了口气,似然说是明星,但是她其实赚的钱不多,而且家里兄弟姐妹太多,她的钱一大半都要寄回去,自己出了充面子的几件首饰,并没有什么奢侈品。

但是这家店,一看就很贵啊……

下了车,伸手挽上任非爵的胳膊,肖瑶默默在心里叹了口气:“既然如此,那就过一把购物狂的瘾吧。”

从开始的肉疼,到后来的漫无表情;从胆战心惊的紧贴在任非爵身边,到一路领先,见什么拿什么。

肖瑶很快就成功给店员留下了冤大头的印象。

“累了?”

任非爵拉着她去了休息区,递了一杯花茶给她,肖瑶接过来,笑容灿烂:“从来没试过在这种店里不看见个就拿东西的……”

她微微压低声音:“我以前来的时候都是看打折商品的。”

微微抬起眼睛,见任非爵一脸纵容的看着她,肖瑶的心跳瞬间加快了许多。
书阁管理员 2017-7-12
引用 4
第四章  我想帮帮你
“今天先回去吧,东西太多了。”

肖瑶有些羞涩的移开头,不敢再看任非爵的眼睛。

“好,今天先到这,不过我订了餐厅,我们去吃晚餐。”

难道是传说中的约会?

肖瑶不自觉的红了脸,任非爵看着觉得可爱,伸手捏了捏,肖瑶躲了躲,不满的看着他。

任非爵一怔,桥西……

“走吧。”

肖瑶站起来,自觉地去替那些大包小包,任非爵按住她的手:“这些事情怎么能让你来做?”

男人的手修长而白皙,指甲修剪的干净整洁,像是一件艺术品。肖瑶觉得自己像是傻了一样,看一双手也能看的失神。

直到耳边传来一阵热气,肖瑶才猛地回神,穿透去看的时候,意外就发生了。

竟然就这样亲上了!

肖瑶有点发傻,任非爵摸了摸嘴唇,意味深长的点点头:“味道还不错。”

肖瑶瞪大眼睛,没想到任非爵这样的人竟然也是会调戏人的。

“走了。”任非爵伸手来拉肖瑶,肖瑶触电般缩回手,任非爵勾起一抹浅笑看着她,“这是别扭了吗?”

“才,才没有!我就是……就是……”肖瑶眼睛一转,看见展示柜上摆着的鞋子,立刻道,“就是觉得这双鞋子很好看。”

任非爵纵容的点点头,然后看着店员,店员有点为难,小声解释道:“那是林小姐预定的。”

林骊歌?

猝不及防听见这个名字,肖瑶有点怔愣,怎么会这么巧?

任非爵摸摸逍遥的头发:“别在意,我们不会有什么的。”

肖瑶下意识点头,然后才反应过来,其实自己并没有想太多,但是任非爵这么一说,好像她多么在意一样。

“任少还真是风流。”隔着一排排货架,一个带着些清冷的女声传过来。任非爵眉梢一挑:“秦小姐?幸会。”

肖瑶顺着声音看过去,那人一头黑发简单的披在肩膀上,淡色的风衣和黑色的西装,很帅,很酷。

“秦,秦小姐?!”

秦晓挑眉看了一眼肖瑶:“原来传的沸沸扬扬的那个任少新欢就是你呀。”

任非爵也有点意外:“你们认识?”

肖瑶点点头:“秦小姐人很好。”

任非爵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秦晓,这个女人哪里好?

秦晓对他的目光毫不在意,又瞄了一眼肖瑶忽然眼睛亮了一下:“任少,要不要来打个赌。”

她笑的像只狐狸,任非爵有点意外。

等两人出了那间店,任非爵便有意无意的提起自己和秦家还有个合作,可惜秦晓迟迟不肯签合同。

肖瑶不明白他为什么会提起这个,只是却下意识的想帮他。而且,说不定她真的能帮他……

这种想法来的莫名其妙,但是却在短短时间内发酵成一个执念。

以至于肖瑶再看任非爵的时候,眼睛里也有了不同寻常的目光。

晚上撑着任非爵去浴室洗澡,肖瑶便拨通了秦晓的电话。

秦晓在心里骂了句肖瑶真蠢,明明是人就能看出任非爵满肚子坏水,她竟然还真的喜欢那个家伙。

当时在店里的眼神就不对。

但是这个电话打过来,就意味着秦晓输了,愿赌服输,秦晓也是输的起的,随便意思一下提了个要求,秦晓愤愤的挂断了电话。

“嗨,骊歌,这里!”茜茜抬起手来朝着门口的林骊歌示意。

林骊歌一路走来,将咖啡厅里大部分男人的目光都吸引了。白色皮草搭着深色修身长裙,一举一动,当得起仪态万千四个字。她把限量版的lv包随手丢在旁边空椅子上,端起桌上茜茜早就点好的咖啡啜了一口。

“看你还是这半死不活的样,怎么,任少他还是……”

“嗯,还是那样,整日和小情混在一起。”比起茜茜的小心翼翼,林骊歌要直接的多,嘴角勾起的笑嘲讽里夹着掩饰不掉的苦涩和心痛。

茜茜看的心疼起来:“你别这样。”

“我哪样?”林骊歌放下杯子,力道有些大,深色的咖啡在白色的杯子里晃了几晃,险些溢出来,“出轨的又不是我,就算这样又怎样!”

茜茜看她的眼圈都有些红了,没敢出声,两人安静了一会,林骊歌率先打破沉默:“不说这些糟心的了,听说lv有新款了,去扫货吗?”

林骊歌说的漫不经心,显然是没有太大兴趣,可茜茜还是应了下来,逛街总比坐着尴尬好。

“这款不错,骊歌要不要试试?”茜茜拉着明显心不在焉的林骊歌,在专柜前面随意的逛。

“觉得好,就要吧。”林骊歌随意扫了一眼,对跟在身后的店员道:“把新款都包起来吧。”

店员脸上立刻绽开了笑容,殷勤的送了咖啡点心上来,让她们稍等。

“心情好些没?”茜茜有一下没一下的搅着咖啡,觑着林骊歌的脸色问道。

“算了,不提这些了,既然婚都定了,他也别想反悔。等我们结了婚,看我怎么收拾那些狐媚子!”林骊歌脸上露出几分不在乎来,眼睑却垂了下来,将眼底的神色遮的严严实实。

“很抱歉,小姐,这款包包只有一个,已经被购买了,我们不能再卖给您。”

“不就是钱的问题,我出两倍。”肖瑶狭长的丹凤眼微微上挑,露出几分盛气凌人和不屑来。

“小姐,真的很抱歉,这不是钱的问题……”

“五倍。”

“这个真的……”

“十倍!”肖瑶咬牙切齿的瞪着眼前的店员,神色彻底冷了下来。

店员被盯得后背发凉,硬着头皮说:“这真的不是我能做主的。”

“好啊,”肖瑶冷笑一声,“不能做主是吧,把能做主的叫来……”

“哪来的狗,不分场合的乱吠!”茜茜和林骊歌正说着话,被这声音打断不满的抬头,立刻看到了熟悉的人。

“死三八,你说谁呢?”肖瑶凤眼一瞪,搁下手里的包就打算动手。

“啪”的一声,肖瑶还没来得及反应,脸就被这一巴掌打到了一边。

“你他……”声音戛然而止,肖瑶看着突然出现的林骊歌,愣愣的张着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林骊歌收回被震得有些发麻的手,云淡风轻的瞥了肖瑶一眼,有些嗔怪的看着茜茜:“你这点出息,什么人都能说话的吗?也不怕掉了身份。”

茜茜吞了吞唾沫,乖乖的点头。

“哼,原来是林小姐,随便就动手打人,这就是林家的家教吗?”肖瑶咬着牙,脸涨得通红,虽然店里人不多,可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她这次丢人丢大了。

林骊歌反手又甩了一巴掌过去,看着气的直发抖的肖瑶,轻轻一笑:“你要记住,我不只是林小姐,还会是未来的任太太,在你有能力让任非爵悔婚前,最好乖乖的的夹起尾巴,做你的地下情人。”

她抚摸了一下无名指上的订婚戒,脸上露出嘲讽的笑容来:“否则,就算是他,也保不住你。”

肖瑶浑身一颤,侧着脸没敢转头,狼狈的等人走了,才咬着牙让憋不住的眼泪流了出来。
书阁管理员 2017-7-12
引用 5
第五章  对比出来的好
林骊歌在黑暗里看着偌大的空荡荡的卧室,脸上一片漠然,眼泪像是从屋顶上落下来的一般,在她僵硬的脸上看不出丝毫哭泣的痕迹。

灯“啪”的一声打开,刺眼的灯光射下来,林骊歌忍不住眯了眯眼,等适应这个亮度的时候,一个瘦高的人影已经站在了她眼前。

“喲,这不是任少吗?大驾光临,可真是蓬荜生辉。”林骊歌脸上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来。

“客气。”任非爵脸上平静无波,静静的看了林骊歌一会,目光挪到了更衣室的门上,“我来拿几件衣服。”

从两年前订婚开始,他们便住在一起,然而,林大少只有衣服搬了进来,人却一直留在外面。

“哦?我还以为任少是为自己的小情儿来找我算账的。”林骊歌撇过脸,整个人露出几分我见犹怜的脆弱来。

任非爵后退一步,慢慢抬起手来摸了摸她的头发,声音温柔:“怎么可能,我还是记得很清楚的,你才是我的未婚妻。”

林骊歌身体一僵,脸上露出一个似哭似笑的神情来。

这个男人……

“回来了。”肖瑶把头从腿上抬起来,身体因为坐的太久有些发麻,动了两下没站起来。

任非爵走过来,弯腰把她打横抱起来,声音里带着几分不满:“不是说不让你等。”

刚刚肖瑶抬头的那一瞬间,像极了桥西,任非爵不自觉的有些心动。

肖瑶微微一笑,映着半明半暗的灯光,温暖而美好。

任非爵把人放在床上,自己解着扣子往浴室走。

肖瑶从他身后说:“对不起。”

任非爵脚步一顿,随即仿佛没听到一般径直进了浴室。肖瑶一直盯着浴室门口看,印花玻璃的日式推拉门上映出一个黑色的影子,然后是水声,没多久任非爵就穿着白色的浴袍走了出来。

“对不起。”肖瑶又说。

“我知道,”任非爵把她蜷在一起的身体搂进怀里,“不是你的错,我知道。”他亲吻她的发顶,眼底却满是漠然。

当时针和分针都指向十二的时候,肖瑶的呼吸才彻底平缓下来。

任非爵看了床上躺着的人一眼,走到阳台上拨了一个电话,电话响了两声就接了起来,那边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听起来很精神。

“我这边是白天,你那边是半夜吧,这个时候打电话,骊歌也不管管你。”

“我和肖瑶在一起。”

肖瑶是谁,任非娆还是知道的。

任非爵说完那边就沉默了,直到时针跳了一个格,电话那边的女人才开口:“你是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你,不,你们不知道吗?”任非爵勾起嘴角,露出一个嘲讽的笑来。

“那件事跟他们都没关系!说起来肖瑶也是无辜的,你不该这么对她。”

“一切都是在交易,她自愿的,姐姐。”

“可是桥西的死真的只是个意外,林家是大族,怎么会做这种事……”

“这不是你说了算的,亲爱的姐姐。”任非爵慢条斯理的剪了一只雪茄,点燃,深深地吸了一口,漫不经心的揭过这个话题,“给我买一只lv新款的包过来,图片一会发你。”

在宰羊之前,总要让她快活一阵子,你想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任非爵嘴里白色的烟雾,飘飘渺渺的,遮住了他眼底寒冰似得冷光。

任非娆似是被他影响,安静了一会才叹了口气,轻声道:“好。”

“秦小姐,这是你要的包。”肖瑶紧张的坐在秦晓对面,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她的脸色。

“唔,是这个。”秦晓点了一支烟,看了一眼递过来的包,漫不经心的点了点头。

服务员看着角落里有烟升起来,瞄了一眼门口贴着的“请勿吸烟”四个大字,板着脸走过来,一见秦晓的脸立刻变了神色,微笑道:“秦小姐,还有什么需要的吗?”

“安静。”秦晓瞄了服务员一眼,话说的轻描淡写。

服务员紧张的道歉:“对,对不起。”然后慌慌张张的走远。

肖瑶更加紧张:“秦小姐……”

“打赌,你赢了,任少的合作案秦氏一定会签字的,满意了?”秦晓把烟按灭在烟灰缸里,看着肖瑶激动地微微发红的脸,不解道:“做小情儿就要有做小情儿的觉悟,你这么拼命做什么,任非爵赚再多也不会给你,他家里还有一个呢。”

肖瑶身体一僵,张了张嘴似是想解释什么,却想了许久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看你这可怜样儿,怎么样,要不要来我这儿,薪水保证不比做小三来的低,你好歹也堂堂正正的站在林骊歌面前一回。”秦晓露出兴味盎然的笑容来。

肖瑶看的一愣,心里不由暗叹:这可真是个让人佩服的女人。

不过,她还是拒绝了。秦晓也没问理由,两人安静的喝完咖啡就各奔东西。

然后很快,任非爵就接到秦晓要和他面谈的消息。

“任非爵,你到底什么人品啊,这样的女人都让你遇见,就是有点蠢。”秦晓一开口就是这句话,她还叼着烟,两条腿交叠着架在桌子上,一双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任非爵。

“人是我的,喜欢我才正常,这和人品无关,签不签?”

“签。”秦晓也不看合同,翻到最后一页随手签了字,嘀咕道:“不签怎么对的起那两巴掌。”

“什么两巴掌?”任非爵皱眉,这些事不是不知道,却不能让人知道,他知道。

“她没告诉你,啧,这女人早晚蠢死。”秦晓瞥了一眼任非爵,这话说的一点也不走心,显然是知道任非爵的作风的。

任非爵笑容依旧,半点看不出被拆穿的窘迫。

“我猜,她被你扒皮抽筋了也不知道疼呢。”秦晓也笑,脸上带着淡淡的冷漠,慢慢的吐出口里的烟雾,补充道,“很蠢的女人。”

“阿嚏,阿嚏。”肖瑶摸了摸额头心想:难道我昨晚踢被子了?

任非爵去上面谈生意,她就在这里乱逛。这是一栋综合商厦,隶属于秦家,一到十层都是各品牌专柜,十一到十五是餐饮,再往上便是秦氏工作人员的办公室。而秦晓和任非爵会面的地点就在十三楼的咖啡厅。

店员站在身边殷勤的伺候着,见她盯着一件衣服一直看,立刻上前推销道:“肖小姐,这件衣服很适合你,要包起来吗?”

肖瑶漫不经心的瞥了一眼标价上的一串零,挑了挑眼梢:“我不喜欢,不要了。”

“可是刚才肖小姐不是还说……”

肖瑶瞪圆了眼睛,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不屑道:“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我说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明白吗?”

“……”

店员有些不情不愿,却也不敢真的的组肖瑶,只好偷偷瞪了她两眼。任非爵正好和秦晓从电梯里出来,一眼就看见肖瑶和店员那个大大的白眼。

“包起来吧。”任非爵走过去,瞄了一眼店员手里的衣服。

肖瑶蹭的跳过去,抱着他的胳膊往旁边拖:“你干什么?两万啊,谁要买这么贵的衣服。”

任非爵看了她一眼,幽幽说道:“我记得那个包的十倍价钱是八十万吧。”

肖瑶语塞,支支吾吾道:“那不一样……”

一只手抚上来,轻轻摩挲着她的脸颊,任非爵语气低沉,他说:“对不起。”

肖瑶躲开他的手,有些不自在:“又不关你的事。”

任非爵沉默,的确是不管他的事,但是戏还是要演的。
书阁管理员 2017-7-12
引用 6


第六章 相遇

“你觉得他会缺这点儿钱吗?还真是蠢女人。”秦晓在旁边冷不丁地说着,却已经是挥手让服务员去打包了。

肖瑶站在原地,显得有些局促,却也没有做出任何的举动。

任非爵已经先一步牵起她的手,待服务员把东西送过来便直接塞到她的怀中,语气平淡地对秦晓说着:“我们先走一步。”

秦晓只是点头,望着他们的背影,目光却是有些复杂。而肖瑶对这些却是浑然不知。

“其实你没有必要给我买这些的,反正我也用不着。”她微微蹙起眉头,犹豫着。

任非爵却是轻轻拍了拍她的脑袋,柔声道:“如今你是我的人,难道还想给我丢脸?”

他轻挑着眉头,眼中带着几分戏谑。肖瑶一时之间有些语塞,心里却是满足的很,将包包抓的更紧了一些。

她低头轻笑着,可是谁知道一抬头,却正好对上另一个女人狠辣的目光。

是林骊歌。

她身上穿着黑色的长裙,同色高跟鞋让她看起来更加地高挑,站在肖瑶的面前,更是带着一种压迫感。

她微微抬起下巴,径直走到任非爵的身边,挽住他的胳膊,俨然将肖瑶给挤到了一旁。

“怎么,今天竟然有空陪你的小情人逛商场?昨天是谁说,我才是你的未婚妻?”她的语气当中分明带着挑衅。

任非爵从鼻尖发出一声冷哼,便将她的手掌推开,长臂一伸,便将肖瑶带到了自己的怀中,道:“只可惜,现在我们要去吃饭。”

还未等林骊歌回答,他就已经带着肖瑶转身离开。

他走的很快,肖瑶只能加快步子追上去。突然之间,她的脚上像是绊到了什么东西,直直地朝前面栽下去……

她紧紧闭上双眼,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迎接她的,却是一个温暖的怀抱。

任非爵将她紧紧拥在怀中,极具磁性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没事了,放心,有我在。”

像是带着蛊惑,肖瑶那颗不安的心瞬间变得安定下来,冲他微微一笑,便点头答应下来。

林骊歌却是紧咬着下唇,看着任非爵将宽厚的手掌落在肖瑶纤细的腰肢上时,眼中更是燃起了熊熊的怒火。

“怎么这么不小心,走个路都能摔着,别是恃宠而骄,眼睛都长到头顶上去了。”林骊歌双手环胸,淡淡地瞥了她一眼,嘴上却是一点儿都不留情面。

“若真是如此,我看你也就不会出现在我面前了吧。”肖瑶毫不犹豫地反击着。

不是要恃宠而骄吗,那她就恃宠而骄给她看好了。

“你……”林骊歌气极,一时之间竟找不到合适的话语来反驳。

任非爵的眼中却是闪现过一抹赞赏,同时也加重了几分手上的力道,让他们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贴的更紧了一些。

这个女人,看来还真是改变了不少啊。

任非爵眼中的赞赏并未掩藏半分,所以林骊歌极其轻易地便捕捉到了他的情绪,心中更是恼怒,目光灼灼地望向他。

他却只是低头关怀着身旁的可人儿:“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伤到?”

“没有。”肖瑶摇摇头。

原本她还以为自己在林骊歌这样放肆,即便他不说什么,心里也许会有些不舒服,可是没想到,最后得到的,竟然还是他的温柔以待,这不禁让她有些意外,同时也是由衷地欣喜。

“那就好。”任非爵点点头,恰好旁边有个长椅,他便直接将她拥在怀中,缓缓走过去,小心翼翼地将她放在上头。

林骊歌还是第一次看到任非爵这样温柔的样子,只可惜,却不是对她如此。

嫉妒就像是藤蔓一般在她的心里头疯长,让她恨不得将眼前那个低眉的女人撕个粉碎。

突然之间,她像是想到了什么,脸上浮现出一抹冷笑。

她用修长的手指捋了捋散落额前的发,淡淡地瞥了一眼四周,便施施然地在肖瑶身旁坐下。

这会儿任非爵坐在肖瑶的左侧,林骊歌则在她的右侧,一时之间,她竟成为了所有人的中心。

只是这并不是什么好事。

林骊歌仔细地打量着她,尤其是在看到她将任非爵送她的包包拽的那样紧时,眼中的不屑变得更加浓郁。

任非爵并未将林骊歌放在眼中,脸上写着不悦,竟低头褪去肖瑶脚上的鞋子,仔细查看起来。

就是现在!

林骊歌稍稍往肖瑶那边靠了靠,附在她的耳边哑声说着:“别得意的太早,你不过是另一个桥西罢了。”

她将声音压的极低,所以任非爵根本就听不到。

肖瑶微微一怔,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刚想开口问清楚,任非爵却已经抬头。

他冲肖瑶淡淡地笑着,一双眸子却是带着似水的柔情:“还好,没有伤到。”

“我没事,放心吧。”她点点头,不安却在心里不断放大。

方才林骊歌说她是下一个桥西,是什么意思?

她想找任非爵问清楚,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她怕她今天所拥有的一切,准确地说是任非爵对她的一切,都会在一夕之间消失。所以,她只能问林骊歌。

可是等她回头,才发现林骊歌已经走远,她也就只能看到她高傲的背影罢了。

“在想什么,回家。”任非爵将她的思绪给拉了回来。

“在想晚上应该做些什么好吃的。”肖瑶随便找了个话题敷衍过去。

那样机敏的任非爵又怎么会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却也并未说破,只是沉默,带着她离开。

也许,让她知道背后的一切会更好一些,毕竟他们两个人之间本来就是源于交易,以后,更不会有其他情感发生。

各取所需,不是很好吗?

低头看着身旁的可人儿,任非爵的眸中多了几分复杂,深邃的就像是千年古井一般,怎么也让人看不通透。

“家里似乎没什么菜了,不如一起去超市?”任非爵轻挑眉头,哑声询问着。


《三流女明星的恋爱史》文心书阁书号:271


微信搜索公众号:wenxinshuge,关注文心书阁后,发送书号获取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wenxinshuge
关注文心书阁后回复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