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一见要钟情》聂雨绒 毒蕈 迷迭香小说 书号:266

书阁管理员 2017-7-11 564


一见要钟情

作者: 迷迭香

字数: 225001

初次见他,他犹如画中的男子,穿过雨雾,朝自己走来。后来,她知道,他有一个犹如罂粟一般让人害怕的称呼“毒蕈!”有种爱情,一旦涉足,便无法自拔,不能自救。毒蕈就是那年,聂雨绒无法自救的爱情。那年的青春,毒蕈就像是一枚毒药,让她深深中毒,而最后的她,却没有得到任何解药。 

她说:“那年初见,你轻扬如漫天柳絮,看到你,我的笑容灿烂得犹如盛开的蔷薇。”

他说:“等到天空放晴的时候,也许我会好好再爱你一遍,这一生,我的世界,只剩下万里阴云。”

聂雨绒看着窗外,她抚摸着那个曾经被他亲吻过的脸颊,泪流满面。

“你的承诺,就像你给的亲吻,哪怕不舍得在皮肤上流连,最终还是消散殆尽。”……如果初见,我们,一见要钟情!


《一见要钟情》文心书阁书号:266


微信搜索公众号:wenxinshuge,关注文心书阁后,发送书号获取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6)
书阁管理员 2017-7-11
引用 1
第一章  暗夜毒蕈
“你怎么还来啊,快走啊,都说了这里已经不欢迎你了。”

“你还要不要脸了,像你这样狠毒的人,这里是不会再收留你的,快离开吧!”

“对啊,你这次不要指望着王老师回来救你。”

“哼,这次就算是王老师也救不了你了,佳佳还躺在医院呢,你做了这样恶毒的事,还幻想着留下来吗?”

“这是校长的决定,校长说了,这里是不会再收留你的,快走吧!”

夏日炎炎,曦光舞蹈学校的大门口,身着美丽舞蹈服的学员们汇集在一起叽叽喳喳,眼神鄙夷看着对面一身泥泞的十五岁少女。少女有一双琉璃般明亮的大眼睛,身材纤瘦高挑,鹅蛋脸上带着气愤,眼神之中有着不容置疑的坚定,她紧紧咬着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哭出来。

“我为什么要走,佳佳不是我推下去的。”聂雨绒眼神之中透着倔强,她那微微发红的眼眶仿佛诉说着她内心的委屈,可是没有人去在意,也没有人相信她,更没有人看到她眼底的泪水。

她就要来,她要来问问校长,为什么要赶自己走,佳佳又不是自己推到的,她从楼梯上掉下去受了重伤没错,可是不是自己推下去的,这与自己有什么关系,自己根本就没有做错什么。

“你还不承认,明明就是你把佳佳推下去的,佳佳现在受伤那么严重,以后可能都没有办法站在舞台上了,你知不知道。”

“对啊,她的腰椎都受伤了,你还要怎么样!”

大家都在指责她,都认为是她将佳佳推下去的,可是她没有,她根本没有。

“我要见校长,我要见老师!”聂雨绒倔强抗议着,她高高地抬起头颅,语气之中同样带着不甘。她要见校长,当面把这件事说清楚。

这已经是她第三天来找校长了,可是自己往日的小伙伴们根本就不让她进去,她根本没有办法告诉老师,那天的事不是自己做的。

“哼,不要理她,我们关门吧!”

“对,不理她!”

聂雨绒只觉得有无数双手推搡着自己的身体,她根本连一点还手的余地都没有,就被推了出去。

紧接着,曦光的大门已经被牢牢地关上,并且上了锁。聂雨绒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关在门外,此刻她的心里有些慌乱,头顶的太阳散发着灼热的温度,让她有些眩晕。

头顶的太阳就像一个巨大的吸盘一样,似乎要将自己吸进去,那一刻,她只觉得自己要死在这里。

“不,不要…”

聂雨绒突然之间惊醒,她粗重的喘着气,身体上蒙着一层湿漉漉的汗水,让她燥热难耐,周围漆黑一片,分不清现在是几点。

聂雨绒这才注意到,自己又做梦了,自从被赶出来以后,她这半个月以来,每晚都梦到那天的场景。

她吃力的坐起来,感觉到屋里的燥热,她渴望屋外的新鲜空气。

奶奶已经睡了吧!聂雨绒心里想着,自己那天被赶出来,无处可去,跌跌撞撞几番周折,自己被好心的王奶奶带来她家里,自己暂时有了住的地方。

聂雨绒下床,起身走到屋外,她顺着楼梯,向着房顶走去。

王奶奶家是三层的楼房,二楼和三楼都被她租出去了,一楼的房间是空着的,平时也就她和自己的孙子一起住。其他的几间房,她都不想租出去,说是怕吵,打扰她外孙的学习。可是,王奶奶的外孙,到目前为止,聂雨绒都没有见到过。

王奶奶说她的女儿去了很远的地方,一般不会回来。

聂雨绒顺着楼梯,来到屋顶,推开小铁门,在月光的照耀下,屋顶有些明亮。这里满满都是盛开着的玫瑰花,妖艳欲滴。

聂雨绒惊讶地看着这些盛开的花朵,是奶奶种的吗?她喜欢玫瑰花?聂雨绒心里想着。

夜色犹如披上了银色的化装,让这里多了一份静谧,整个夜晚周围都处在一种极其安静的环境之中,就连昆虫的叫声都那般清晰入耳。

聂雨绒在夜色之中欣赏着这处美丽风景,突然之间,她隐约听见附近有打斗的声音,心中疑惑,她仔细聆听,便听到外边有器械撞击的声音,还有人的呼喊声,她不禁打了一个寒战,一股害怕的感觉自心里蔓延。

聂雨绒转身,顺着声音的方向追寻了过去。

“毒蕈,你最好跪下给我道歉,要不然,今天你休想轻松离开。”一个身高马大的男子开口,声音有些粗狂。

“对,你赶紧跪下道歉。”周围的几个男生附和着。

“今天你没有帮手,我们这里这么多人,你最好看清楚一点,马上跪下道歉。”一群男生此刻围着一个男生虎视眈眈,想要让他跪下道歉。

聂雨绒悄悄来到这里,她顺着声音朝下面望去,一共有八个人,由于是晚上,她看不清对方的情形,可是光听着这声音,都让人不安,她忍住内心的惶恐不安,静静观察着。

这时,那个被称为毒蕈的男生开口了,他的声音很轻很淡,仿佛是从很远的地方飘过来一样,语气里没有一丝慌张:“想让我跪下道歉,那要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他话音刚落,迅速挥动手里的铁棒,朝着对面的男子打了下去。

“啊,我的头。”挨了打的男生,痛苦地呻吟着:“给我揍他。”男子抱着额头,疼痛欲裂的感觉让他气愤不已。其他男生闻讯也都蜂拥而上,手里的铁棒尽情地挥舞,那名叫“毒蕈”的男生,手臂和后背都挨了打,不多时就看到鲜血染红了他的衣服,此刻的他眉头紧蹙,强忍着疼痛,但他依旧不愿认输,和对方死拼。

“给我往死里打。”那个人高马大的男生,站在人群之后,用手捂着自己流血的脑袋,语气恶毒,显然是想将自己受的伤全部报复回去。

毒蕈冷眼看着向自己挥来的铁棒,那铁棒眼看就要砸在自己的脑袋上,这一下下去,就算不死也送了半条命了。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他一个弯腰,伸手扯过来对面的男生,那铁棒被那男生硬生生挡了下来。

“啊…”一声杀猪般的嚎叫自他嘴里喊了出来,聂雨绒此时心惊肉跳,她低头看着底下的人,打的越来越狂热。

“毒蕈,你他娘的敢跟我动手,今天我非整死你不可。”那名身高马大的带头者,躲在人群后,捂着自己流血的脑袋骂骂咧咧。

“不行,这样下去,他会被打死的。”

聂雨绒心里这样想着,她看了底下一眼,随即离开了。

不多一会儿,聂雨绒吃力地托过来一根水管,她看了看底下打成一片的人,心里着急,聂雨绒转头找来了一块石头。

她挥起石头狠狠的砸向了水管,她砸了好几下以后,水管破裂,水花四溅,喷射而出,聂雨绒仿佛一瞬间变成一只落汤鸡。

顾不上自己的狼狈,聂雨绒拿起水管冲着下面浇了下去,哗啦啦的水声应声而下。

“怎么回事?哪来的水?”底下的人突然被水浇灌,他们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

“快跑啊!”聂雨绒大喊一声。

毒蕈此时趁机打倒了一个人,他转身就跑,健步如飞。

“快追,别让他跑了。”

身后的男生们也不甘示弱,赶紧追了上去。

毒蕈眼看着他们快要追了上来,他更是加快了速度。

聂雨绒看到毒蕈逃跑的方向,她赶紧扔掉手里的水管,从屋顶的另一端跑了过来,这里的房子,都是三层高的,房屋之间离的很近,她打垮步朝着一棵大树的方向跑去。

她知道那个逃跑的男子肯定要经过那棵大树,因为这里只有一条路。聂雨绒跑过来爬到大树上,低头看到那个男生越来越近,,她赶紧呼唤他,并用力向他招手:“快爬上来,爬上来。”

毒蕈闻声抬头看到树上的她,再看看眼前这棵枝繁叶茂的大槐树,他二话没说迅速攀上大树,几个瞬息之后,他来到了聂雨绒跟前。

聂雨绒低头看他们追了上来,她一时害怕出声:“他们……”

“闭嘴。”毒蕈一把捂住了聂雨绒的嘴巴,语气不善地警告她闭嘴。

毒蕈捂着聂雨绒的手满是鲜血,血腥味充斥着聂雨绒的鼻子,她胃里一阵恶心,刚要出声,抬头看到毒蕈那种恐怖的眼神,聂雨绒不禁打了一个寒战,乖乖闭上了嘴巴。

毒蕈一直注意着下面的情景,直到看到那些男生一个个都跑了出去,待他们跑远之后,毒蕈感觉到一瞬间瘫软,他感觉浑身的力气像被抽空一样,瘫软无力。

聂雨绒此刻惊恐地看着他,他的额头上鲜血泊泊,半张脸都被血液染红,在黑夜之中,看起来恐怖至极。他的衣服,原本白色的体恤,此刻沉浸在一片的血红之中,触目惊心。

她下意识的想往后退,可是现在在树上,根本退无可退。

她只能强忍着内心的害怕,她没想到,对方会这样的恐怖:“这里是个屋顶,暂时是安全的,我们下去吧!”

聂雨绒说完率先就顺着树枝毫不犹豫爬上了屋顶,毒蕈看了看这里的环境,也跟着爬了上来。

毒蕈此刻看了看聂雨绒的表情,那里有惊恐,有害怕,她的身体似乎还在瑟瑟发抖。

毒蕈笑出了声音,他瘫软无力地躺在屋顶上,那张脸被鲜血遮盖,看不出他的表情:“怎么,怕了?刚刚不是很勇敢吗?”说出这话时,毒蕈语气里带着笑,可是,他的声音却是很小,好像没有一丝力气。渐渐地,他倒在地上,没有了声音。

聂雨绒惶恐不安,她想要上前看看他,可是那张布满血渍的脸让她不敢靠近,她忍不住开口:“你没事吧!怎么那么多人都打你?”

没有回答。

“你还好吗?”

没有回答。

“你不要吓我,你能不能说句话?”

依旧没有回答。
书阁管理员 2017-7-11
引用 2
第二章  意外降临的哥哥
聂雨绒突然之间,感觉到周围都变得恐怖起来,夜黑风高,四下无人,而且还是晚上,微风吹来树叶沙沙作响,这样的环境让她不由害怕,毕竟,她只不过是一个十五岁的女孩子。

聂雨绒看着远处躺着的毒蕈,她最终忍不住上前,想看他是不是活着。

聂雨绒来到毒蕈跟前,她伸手摇了摇他:“你没事吧!”

“醒醒啊,醒醒啊!”

“醒醒啊,醒醒…呜呜!醒醒啊!”

此刻的聂雨绒仿佛被彻底吓傻了,眼前躺着的这个满身是血的男子,他是不是已经死了?怎么办,她感觉到周围都变得阴森可怖。

终于,她在这一刻被吓得大哭了起来,她一步步的退后,不敢再靠近那具“尸体”。

“我还没死呢!”突然之间,微弱的声音从那个原本已经‘死了’的毒蕈口中传出。

“你,你没死吗?你真的没死吗?”聂雨绒一看到毒蕈坐了起来,她微微一愣,顾不上擦眼泪,赶紧爬了过来,她已经忘了对方面容恐怖,只要他此刻还活着就好。

毒蕈依旧闭着眼睛,他疲惫不堪:“放心,我没事。”他的语气虽然微弱,可是,聂雨绒能够听到他言语之中的疏远,冷漠。

毒蕈翻身坐了起来,他语气微弱而冷漠:“再见。”

毒蕈说完,起身就要离开,聂雨绒对他这句再见微微一愣,一看他满身是血的样子,有些担心:“那,你没事吧!”

毒蕈语气很淡:“没事,刚才谢谢你。”

他说完毫不停留朝着大树走去,最后顺着大树,带着一身鲜血离开了。

聂雨绒站在原地发愣,这个人怎么这样冰冷?自己怎么说也是帮了他不是吗?他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三更半夜会来这里打架呢?而且还是一个人。

看着男子离开,聂雨绒一个人回到了房顶,找到水管的总闸,将水管放了回去。

第二天,天色已经大亮,淋漓的小雨落在屋外,聂雨绒打开窗户,伸出双手感受着雨滴落在自己手背上酥酥痒痒的感觉,竟然也是那样别致。

突然看着窗外的大雨,她想起了昨晚在楼顶看到的的那些玫瑰花,她迅速的下床穿上鞋,没有雨伞,她就从旁边拿了一书顶在自己头上往楼顶跑去。

聂雨绒一路跑到楼顶,雨下的很大,她推开那扇小铁门,跑进了楼顶。

可是映入眼帘的却是另外一副景象,楼顶已经没有任何的花草,那些开的妖艳无比的玫瑰花早已不知所踪。

而楼顶上,此刻正站着一个打着伞的少年,他站在几米开外的对面,大雨之中虽然看不清他的容貌,可是聂雨绒觉得隔着这层雨,他就像是站在画里的人,身穿白色T恤的他,那般干净脱俗,不染凡尘。

而楼顶的男子,也注意到了她。聂雨绒拥有一张小巧的鹅蛋脸,水汪汪的大眼睛,犹如琉璃一般夺目清澈,那双眼睛里仿佛很是柔和平静,一如她的人,看上去文静温柔。

聂雨绒此刻身穿浅粉色的短袖,浅蓝色的牛仔短裤,短袖已经洗得发白,可是很洁净,穿在她的身上看起来很温暖。男子看到聂雨绒,他眉毛微微皱了一下,随即展开,慢慢朝着聂雨绒走了过来。

她看到男子朝着自己慢慢走了过来,他犹如穿越重重雨雾,从画中慢慢朝着自己走来,聂雨绒的心,明显的跳动,她不敢相信地睁大眼睛,男子终于走近。

他面容俊逸,五官深邃,棱角分明的面孔上,有一双邪魅而略带忧郁的眼睛,他整个人给人一种阳光十足的感觉,除了那双眼邪魅睛散发着淡淡的忧郁,这样的男生,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聂雨绒在心里说,这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好看的男人。

男子面带温和的笑将伞前移,邪魅而又忧郁的眼静静看着聂雨绒,这样近的距离他的声音很轻柔地响起,:“下雨了,怎么不打伞?”

聂雨绒铮铮看着他,这般近的距离,他的声音就像是从远处飘来一般轻柔,一时之间她平静了十五年的心脏,开始慌乱地跳动,她的面颊上浮上淡淡的红晕,少女的娇羞让她显得青涩异常,她结巴着说:“我,我是来看看,这里的那些玫瑰花有没有被雨淋到。”

聂雨绒慌乱之下抬头看到男子笑容温和,那笑容犹如这雨天的一缕阳光,照进她的心间,就连这雨都变得浪漫起来。

“玫瑰花被我搬回去了,下雨了,你要看的话,进屋看吧!”男子说着示意她去那间楼顶的房屋。

聂雨绒跟着他缓步向前,来到门前,一股香气飘散而出,映入眼帘的是满屋子的玫瑰花,火红的花瓣,妖艳欲滴,放眼望去,她觉得自己就像正处在整个火红的花海之中,这是她生平见过最多的花。

聂雨绒明亮的双眸之中闪烁激动的光芒,可是她也有些疑惑,于是她忍不住开口:“这些花,都是你种的吗?为什么只有红色的玫瑰呢?”

男子温和一笑:“这些都是我帮姥姥种的,姥姥说,妈妈只喜欢红色的玫瑰。”

聂雨绒已经完全沉醉在这些花朵之中,看着这满屋子的玫瑰,她整个人觉得,这世间竟然有这样美好的东西。

雨慢慢停了,天也大亮,聂雨绒转头看着身边的男子,她生平第一次大胆地笑着问一个男生的名字:“我能知道你叫什么吗?”

男生微微一愣,随即他笑容温和:“这个不重要,如果你很想知道,那我就叫谢翊琨。”

聂雨绒微微一愣,对他的回答感到有些奇怪,她感觉到,他对于自己名字,并不是很喜欢提及,聂雨绒微微一笑,她的声音也很轻柔:“我叫聂雨绒。”她是一个温柔安静的女子,聂雨绒的笑,也很温柔纯净。

谢翊琨听了聂雨绒的话,他并没有表现出多大的惊讶或者客气,但是他说了一句让白净吃惊不已的话:“我知道。”

聂雨绒抬起头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俊逸的男子,她睁着水汪汪的犹如琉璃般的大眼睛,直勾勾看着谢翊琨:“你怎么知道的?我明明之前就没有见过你啊!”

聂雨绒来这里,也就半个月,自己被赶出来无家可归时,被好心的王奶奶收留,她才来到这里的,之前她根本就没有见过这个男生啊!

谢翊琨看着聂雨绒的疑惑,他也不解释,只是淡淡一笑说:“我们下去吧!”

聂雨绒最后跟着谢翊琨出了楼顶,楼顶的那扇铁门已经被锁上了。聂雨绒好奇:“为什么要上锁呢?”

谢翊琨俊逸的面庞上浅笑划过:“因为,这里不允许别人上来,每天都会锁着的。”

聂雨绒听了这话之后,她心中更加疑惑:“可是,昨晚明明就没锁啊!而且我昨晚还上来过呢!”

谢翊琨不理会聂雨绒的疑惑,他淡淡说:“可能是昨晚忘了上锁吧!”

谢翊琨已经下了楼梯,聂雨绒也没再犹豫,跟着下了楼梯,奇怪的是谢翊琨竟然也去了一楼,他还进了王奶奶的家。

王奶奶已经在做早饭,厨房里飘出浓浓的饭香味,聂雨绒突然想起了自己要给奶奶做早饭的,一早上给忙着忘掉了,她连忙跑下去,跑进厨房,看到忙碌的老人之后,她满脸自责:“奶奶,你不要做了,让我来吧!我本来要做早饭的,结果我在楼顶玩,给忘了时间,对不起啊!”

王奶奶微微一笑,她面容慈爱,故作轻松地笑着开口:“没事,你这孩子,就不要跟我客气了。你说你这孩子每天起那么早做什么,你是长身体的年纪,应该多睡一会儿。”

聂雨绒听到王奶奶的话,她心里感动,这个与自己非亲非故的老人,这般慈爱,她心中感慨说:“奶奶,你让我做吧!这样我才能稍微心安理得,要不然,您好心收留我,我什么都不做,我就不知道自己的价值在哪里了。”

王秀琴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她布满褶皱的脸上,露出了慈祥的笑容:“哎,好吧,那以后就由着你,赶紧吃饭吧!”

聂雨绒看到王奶奶已经做好了饭菜,她心中愧疚。帮着王奶奶一起将饭菜端到了饭桌上,她想起了刚刚进来的谢翊琨,却不见他的人影,聂雨绒正好奇时,就看到谢翊琨已经换了衣服出来,他依旧穿得是白色的短袖,阳光明媚,俊朗异常。

这时王秀琴慈眉善目地说:“小琨啊!你这孩子,这段时间你好久都没有过来看姥姥了,是不是把姥姥我忘掉了。”王奶奶笑容很柔和,言语之中虽有责备,但是让人听了,却是无尽的宠溺。

聂雨绒此刻不敢置信的看着谢翊琨,又看了看王奶奶。这时,王奶奶笑看着向聂雨绒:“雨绒啊!这就是我的外孙小琨,是不是长得很好看?他从小就招女孩子喜欢。”

王奶奶的眼神里,饱含着些许骄傲,提起她的外孙,王奶奶好像又年轻了些许。聂雨绒突然之间有些局促不安,她没想到,这个好看的男生,竟然是王奶奶的外孙,那他们以后是不是要,生活在一起呢!

谢翊琨邪魅的眼神里,透着些许温和的光芒,他笑着看了看聂雨绒,轻声说:“我听姥姥说过你,也大概了解了你的情况,以后你就安心住在这里吧!也可以给姥姥做个伴。”

聂雨绒微微一愣,她的脑袋感觉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谢翊琨已经再次开口:“我平时都不在这里,平均一个星期来看了姥姥一次,你就在这里安心住下,不用拘谨。”

聂雨绒只觉得自己脸颊微微发红,她局促地点头:“好,谢谢。”

王奶奶笑看着他们两个说:“以后啊,小琨就是你的哥哥,他今年上高二,在市第一中学上学。”

聂雨绒看着王奶奶,她红着脸点头,市第一中学吗?聂雨绒若有所思。
书阁管理员 2017-7-11
引用 3
第三章  事实真相
聂雨绒低下头吃着饭,她时不时的抬头看一下谢翊琨,可她发现对方也只是简单的吃饭而已。

早餐之后,谢翊琨就要离开,聂雨绒又一次发现,他很高,站在那里,就已经高出了自己很多。谢翊琨此刻笑看着王奶奶:“姥姥,我有事得先走了,马上要开学了,过两天有空我再过来看你。”

王奶奶眼神之中的光芒渐渐黯淡下来,她不舍拉着谢翊琨的双手:“那你有空就过来啊!”

谢翊琨微微一笑,就离开了,他离开的时候,也没有再看聂雨绒一眼。

聂雨绒的心里有一丝的失落,她明显地感觉到,自己希望谢翊琨离开的时候可以回头看自己一眼,或者说一声再见,可是他没有。

短暂的相处,聂雨绒觉得,这个好看的男孩,他似乎总是淡淡的笑着,笑容也是很温和,可是他的温和笑容总是给人一种疏离的感觉,仿佛他的笑并不是对着你,而是一种,习惯性的礼仪。

即便是对着王奶奶,他好像也没有表现出多么浓烈的亲切感,他总是感觉淡漠的样子,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笑容,让人对他无所适从。

送走了谢翊琨,聂雨绒和奶奶聊了天,王奶奶对她说:“雨绒啊!以后小琨就是你哥哥,你也是他妹妹,你不要在这里感觉到拘束,他平时很少回来的,我会把你当做亲生的孙女看待,你就在这里好好生活,知道吗?千万不要感觉到拘束。你也是一个命运坎坷的可怜孩子,我们相遇就是有缘,你不要觉得这里陌生,慢慢就习惯了,知道吗?”

聂雨绒微微一愣,随即她点头同意,心中对王奶奶更是感激不尽,这样一个萍水相逢的老人,对自己关怀备至,这让聂雨绒对王奶奶产生了一丝叫做亲情的东西:“奶奶,谢谢你,谢谢你收留我。”

跟王奶奶聊天之后,聂雨绒看到时间已经是早上九点,她想起昨晚的梦,她想再去曦光看看。

聂雨绒来到曦光舞蹈学校,门卫的老大爷看到他赶紧堵在门口,不让她进,自己以往的同学也都在远远地围观,没有一个人靠近她。

可是,聂雨绒面色平静,仿佛对别人投来的议论和眼光,她是毫不在乎一般,她站在门口,静静的等待,她要等到校长,亲自向校长解释。

门卫处始终没有放她进学校,她就那样站在门口,抬头看着舞蹈学院的门牌上写着曦光两个大字。

这里是她生活了八年的地方,自己之所以能够来曦光,完全是一场意外,当年自己在孤儿院的时候,碰到王老师,她说自己和姐姐还有佳佳三人骨骼柔软,适合跳舞,所以她们才被老师带进了曦光。

可是一年后,在一次演出中姐姐由于表演出彩,很快就被领养了,自己却一直留在曦光。那一年,她和姐姐都是七岁。

或许,自己天生就不招人喜欢吧,所以,他们只要姐姐,不愿意带自己一起走。

聂雨绒站在曦光门口,她迟迟不愿离去,这些年,在王老师的支持下,学校里对她管吃管住,而且还让她读书,虽然平时自己参加演出没有报酬,可是,学校给自己的已经很多了,最起码,自己接受着该有的教育。

等王老师回来,校长会不会改变主意呢!如果可以再次回到曦光,她愿意接受任何惩罚。哪怕是承担每个班级的卫生,哪怕是整天扫厕所,她都是愿意的。可是,王老师请的是产假,她现在根本不可能回来。

如果一个因为故意伤人,自己被赶出来了曦光,那她觉得自己对不起王老师。对不起那个蕙质兰心教导自己的美丽女子。

聂雨绒记得自己被赶出去那天,她自己在潮湿的屋檐下缩成了一团,虽然她早已习惯一个人,早已习惯了孤单,可是离开这里,她无处可去,无家可归。幸好那天王奶奶收留自己。

可是这里,更像是她的家一般,最重要的,她要在这里等王老师。这个世上,目前来说对自己做好的人,聂雨绒虽然内心沉重,可是她面容异常平静,顶着炎炎烈日,时间过去了一个小时,正午的太阳极为毒辣,它丝毫不眷顾这些处在地球上煎熬的人类,也不怜惜可怜的聂雨绒。

“雨绒,你一定要坚持,校长会出来的,他会听你解释的。”聂雨绒强忍着眩晕的感觉,在心里告诉自己要坚持。她一动不动站在曦光舞蹈学校的门口。那天的事,根本就不是自己做的,她和佳佳两个人只是发生口角上的争执,李余姚也在旁边的,她根本就没有推佳佳。

不多一会儿,李余姚就走了出来,她身材高挑,一张完美的锥子脸,皮肤白皙,配着大大的眼睛,极为好看。她的身后跟着她的跟班陈璐,与李余姚的漂亮不同,陈璐更为接地气,150斤的体重,庞大的面容上,有两只极为细小的眼睛。或许是陈璐对于自己太过自信,也跟着李余姚来学芭蕾。

陈璐双手环胸,站在李余姚身后看着聂雨绒,她冷冷地笑着。

“聂雨绒,我劝你赶紧离开吧,这里不会再欢迎你了。”说话的是李余姚,她的眼神里有些得意,看向聂雨绒时,她眉眼之中忍不住有些厌恶。

“我没有推佳佳,你当时也在场的,你也看见了不是吗?你为什么不告诉校长,我根本没有推佳佳。”聂雨绒怔怔看着李余姚,她不能理解,那天李余姚和陈璐也在的,她们为什么不向校长解释,哪怕平时她很不待见李余姚,李余姚也不喜欢她。可是,事实就是事实,她为什么不告诉校长真相。

“我告诉你,就算你这样纠缠下去,校长也不可能再收留你的。还有,王老师请的是产假,所以她短时间内是不会回来的,你最好离开这里,找个可以收留你的地方,不要在这里装可怜了。”李余姚说的风轻云淡,眼神之中毫不闪躲。

聂雨绒神色淡淡看着李余姚:“我没有装可怜,没有做就是没有做,佳佳明明就不是我推的。”聂雨绒语气之中带着倔强,现在李余姚是唯一的证人,但是,她不会求她,因为她知道,李余姚并不是一个热心助人的人。

“你别再痴心妄想着回来了,我们周一就要演出了,只剩三天时间了,佳佳现在不能参加演出,她的位置就要找人顶替你懂吗?所以,校长是不会再原谅你的,不过我可以告诉你,现在,没有了你和佳佳,这次的冠军就是我的了。”李余姚说完之后,终究不在多看她一眼,大步走回曦光的大门。

周一演出吗?冠军?佳佳是芭蕾班跳地最好的一个,她一直都是舞蹈班的佼佼者,这次她受伤住院,校长肯定很生气,现在除了佳佳,李余姚就是唯一的冠军人选。她突然之间明白了过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聂雨绒低头,琉璃般明亮的大眼睛里满是愤怒,佳佳那样的无辜,聂雨绒的拳头,紧紧的握着。

李余姚和自己不一样,自己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可是她是家人的掌上明珠,家境优越,曦光是平城最好的舞蹈学院,光是学费都极其昂贵。她已经拥有这样多的资源,她为什么还要陷害佳佳。

聂雨绒不再站在这里傻等,她知道,就算自己一直傻等下去,他都不可能见到校长,就算校长知道真相,他也不可能相信自己。

聂雨绒站在曦光的大门口,抬头望着这两个大字,她最终还是离开了。

聂雨绒回到奶奶家里,时间一如往常,她终于等到了第三天,这天是第九届青年舞蹈大赛比赛的日子。

原本可以参加比赛的她,此刻已经被取消了参赛资格。这天,聂雨绒出门,她没有去看今天的舞蹈大赛,而是来到了医院看望受伤的佳佳。佳佳是她的好朋友,她们一起从幼儿园来到曦光,朝夕相处之间,情感胜似姐妹。

聂雨绒来到医院,她站在佳佳的病房窗外,透过玻璃窗,看到了躺在床上的她,聂雨绒最终鼓起勇气走了进去,她来到佳佳病床前坐下,朝着佳佳微笑着。

佳佳是一个长相甜美的女子,她拥有清丽的容貌,灵动的眼睛,你高挑的身材,出众的舞姿。王老师经常说,佳佳以后惊艳世界,她天生就是为舞蹈而生。

而此刻的佳佳躺在病床上,原本灵动的眼睛,变得黯淡无光,她转动的眼珠看着聂雨绒,语气微弱:“你来啦!”

聂雨绒淡淡一笑:“今天好点了吗?感觉怎么样?”

佳佳不理会她,她只是自顾自地说:“今天是比赛的日子,对不对?”

聂雨绒只觉得内心酸涩,今天本应该是佳佳大放光彩的日子。但她脸上依旧很平静,带着淡淡的笑容,没有将心中所想表现出来,她安慰说:“没关系,等你好了,我们还有机会,以后的路还很长,不要多想了,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养好身体。”
书阁管理员 2017-7-11
引用 4
第四章  新的开始
佳佳自嘲一笑,她原本清丽的面孔,现在变得苍白如纸,她轻声说:“是啊,以后的路还很长,可我已经是个废人了,能做什么呢!”她的眼神之中充斥着绝望,这种绝望让聂雨绒心惊肉跳。

她拉着佳佳的手,急忙说:“佳佳,你不要这样说,我们找最好的医生,一定可以治好的。”

佳佳苦涩异常,她眼中充斥着绝望,语气之中透着绝望:“治?怎么治呢?我现在身无分文,医生都说了,我的腰椎粉碎性骨折,以后可能都没有办法再站起来了。”

聂雨绒看着这样的佳佳,她心如刀绞,这个连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在这样残酷的事实面前,所有的安慰都变得无力。腰椎的粉碎性骨折,这样残酷的事实,对一个,舞蹈者来说,无疑比要了她的性命还残酷,以后的佳佳,无疑就是一个废人。

她再也不能在舞台上翩翩起舞,一个天生为舞蹈而生的人,不能起舞,这是怎样的?残忍呢!

晚上,聂雨绒回到家里,奶奶正坐在客厅看电视,见到聂雨绒进来,王秀琴脸上露出了慈爱的笑容,她笑着开口:“雨绒,你回来了。”

聂雨绒看着王奶奶,她突然之间觉得自己太过于幸运,和佳佳相比,自己拥有的太多了。自己以后还可以继续跳舞,现在还有一个关心自己的奶奶,自己多了一个亲人。

聂雨绒微微一笑,她本来就是一个文静温柔的女子,她轻声开口说:“奶奶,你怎么还没睡?”

王奶奶向聂雨绒招手:“孩子,你过来。”

聂雨绒走过去,挨着一点的距离王奶奶坐了下来,从小缺乏亲情的她,不习惯和别人靠的太近,与人相处下来,她总是喜欢和别人保持距离,除非自己和那个人很熟悉,就像她和佳佳那样。

王秀琴笑着从身后拿出了一个红艳艳的本子,聂雨绒定睛一看,她神色突然一紧,这不是她的高中录取通知书吗?什么时候被奶奶拿过来了?那天拿到录取通知书,她就知道,这个学,自己上不起,所以,她只能小心翼翼将它藏起来。

那也是市第一中学的录取通知书,那所重点高中。

聂雨绒抬头看着奶奶慈祥的面容,满是慈爱,她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王秀琴笑着说:“雨绒,明天是开学的日子了,你怎么没有告诉我呢?”

聂雨绒心里酸涩,上学的日子吗?这对于她来说,是不敢再想的念头,能够上学到今天,已经是她的万幸了。她面容之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奶奶,我不打算再读书了。”

聂雨绒的话,让王奶奶面色一紧:“傻丫头,你说什么呢?怎么可以不读书呢!你看你学习多好,都可以考进市一中。”

王奶奶说着拉住了聂雨绒的双手:“孩子,你听奶奶的,你明天就去报道,至于学费,奶奶替你出,你就不用操心了。”

聂雨绒微微一愣,她诧异地看着面前的王秀琴:“奶奶,您能收留我,已经是上天对我的眷顾,我不敢奢望太多,您这样帮助我,让我心中惶恐,我没法办法您的。”

王奶奶抬起自己枯槁的双手,抚摸着聂雨绒白嫩的面颊:“雨绒,你听奶奶说,供你读书,花不了多少钱,你如果是因为经济方面的原因而辍学,那太不值了。钱没有了,可以再挣,但是你得人生才刚刚开始,没有知识,没有文化,你以后的路不知道要碰到多少坎坷,听奶奶的,你好好读书,考好成绩,就是对奶奶最大的报答。”

聂雨绒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她的泪水大滴大滴滴落,满心的委屈和感动,让她上前紧紧抱住了奶奶,这是她生平第一次主动抱一个人。聂雨绒闻到奶奶身上那股特殊有的香味,是她从来没有闻到过的。这就是亲情的味道吗?

第二天清晨,聂雨绒带着自己的录取通知书,穿着奶奶给她准备的新衣,乳白色的衬衫,及膝的牛仔短裤,漂亮的凉鞋。聂雨绒最后扎好马尾,站在镜子跟前。

镜子中的自己,有种少女初长成的青涩,那双琉璃般明媚动人的双眸,顾盼生姿,身材纤瘦,这一身衣服显得她青春十足。

聂雨绒转过身看着奶奶,奶奶眼里含笑,欣喜地看着眼前年轻娇美的女孩,赞叹不已:“我的孙女就是好看,穿什么都漂亮。”

聂雨绒被这一声孙女暖化了心,她上前拉住奶奶的手,语气温柔:“奶奶,谢谢你。”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从此以后,我永远都是您的孙女,您永远是我的奶奶。

聂雨绒后面半句话,没有说出来,她不习惯说出这样的话,但她在心里发誓,自己绝对不会让奶奶失望。

在奶奶的慈爱目光下,聂雨绒出了家门,前往了学校,市第一中学,这个梦寐以求的高中,她曾经为之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今天,终于可以走近这里读书。

聂雨绒怀揣着激动的心情来到教室,教室里此刻已经坐了超过一半的学生,个个面孔陌生,她找了一个第四排的空位置做了下来。

大家都在叽叽喳喳的自我介绍,结识新朋友,只有聂雨绒一个人安静地坐在座位上,独自等待老师的到来。

过了一会儿,走进了一个带着眼镜的男子,他身着休闲服,五官清秀,举手投足之间看起来很随性,他看起来很年轻。

“大家好,我叫林子峰,今年25岁,大家也可以叫我老林,以后我就是你们的班主任,相遇既是有缘,第一次见面,大家不要觉得我很帅,以后慢慢看,你会发现我更帅。”

老林的开场白让教室瞬间炸开了锅,大家都被这个幽默的班主任逗笑,同时也呼吁他不要这样自恋。

这时,教室进来了一个皮肤黝黑的女孩子,她喊了一声报告,就进了教室,随即她朝着聂雨绒走了过来。

“我可以坐这里吗?”女孩子开口,聂雨绒微微一笑点头:“可以。”

她这才注意到,这个女孩子的衣服很漂亮,她的皮肤虽然有些黑,但是她的皮肤很好,很细腻。她的五官不是很漂亮,但是很特别。

老林继续开口:“能来到这里读书的,大家都是成绩优异的好学生,希望以后大家努力朝着梦想奋斗…”老林的话,说了四五分钟。

他最后说:“接下来,是大家自我介绍的时间,谁想第一个上来向大家介绍自己。”

开学同学间的自我介绍,是一个隆重的项目,大家都很重视第一次的印象,你的介绍会让大家知道你,并且了解你是一个怎样的人。

随着老林话音刚落,一个男生立马站起来走上了讲台,他开口说:“大家好,我就是第一个进入你们视线的帅小伙,我叫李敏辉,你们以后崇拜的对象,要记得我哦!”

“咦…”

“臭美…”

台下一阵唏嘘声,大家都处在一种极其轻松的状态下,紧接着下一位同学登场,是一个漂亮的女生。

“大家好,美少女就是我,我就是王菲儿,你们可以叫我菲菲,也可以叫我菲儿,谢谢。”

……

很快就轮到了聂雨绒,她本来就是一个不习惯喧闹的人,这样的场合让她有些紧张和不适应。

聂雨绒走上讲台:“大家好,我叫聂雨绒,谢谢。”

聂雨绒说完就下了讲台,果然此刻底下都是一阵唏嘘声,聂雨绒回到座位,同桌用很奇怪的眼神看她:“你真奇怪。”

随即她走上台,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韩珂。

“大家好,我叫韩珂,我是喜爱名牌,我的人生格言是,享受一切该享受的,我的皮肤有点黑,大家也可以叫我黑妹,不过不幸的是,我这是在海边晒的。”

聂雨绒看到,她是一个光鲜亮丽的女孩子,她很活波,与自己不同。

韩珂走下来,坐在座位上,她用奇怪的眼神观察聂雨绒,聂雨绒也不在意,或许自己这样的性格,在他们看来都很奇怪。

韩珂趴在桌子上,悄声问:“你很胆小吗?还是你很内向?或者是你有交流障碍?”

聂雨绒听了对方的话,她淡淡一笑没有回答。

她只不过是不习惯这样的场面而已。

韩珂继续开口说:“没关系的,你不要害怕,大家以后就都熟悉了,这没什么的。”

聂雨绒依旧淡淡笑着,她笑容温和:“我没有害怕,只不过不习惯这样人多的场面而已。”

韩珂见聂雨绒终于说话,她一副终于放心的样子:“原来这样啊,不过你以后要多说话知道吗?要不然,我会无聊死的。”

“还有啊,作为新同学,我要送你一件礼物哦!”韩珂说着从书包里掏出来一个可爱的耳钉,心形的耳钉看起来小巧可爱。

聂雨绒微微一愣,她开口说:“不用了,我不戴耳钉的。”

韩珂本来笑着的脸上突然之间浮出生气的表情,她撅着嘴不悦地说:“你不知道拒绝别人的礼物很不礼貌嘛?”

聂雨绒看到韩珂突然生气,她有些抱歉:“我不是故意拒绝你的礼物,只不过我没有耳洞。”

韩珂仿佛听到了天大的新闻一般,表情惊讶,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聂雨绒,仿佛不是在看一个人类:“你没有耳洞?”随即她看了看聂雨绒的耳朵,那里真的没有耳洞。
书阁管理员 2017-7-11
引用 5
第五章  失之交臂
韩珂觉得自己,被聂雨绒给打败了:“你是我目前截止,见过最奇葩的一个人,不过我喜欢。”随即她又笑了起来。

韩珂说的一点都没有错,她喜欢说话,而聂雨绒是那种很安静的女生,她经常是淡淡的笑着,听着韩珂叽叽喳喳在自己耳边吵个不停。

很快聂雨绒发现,韩珂是一个性格直爽,可爱的女生,正如她所说,她喜欢名牌,追求名牌,她的衣服也都是名牌,那是那些名牌,聂雨绒一概不通,她只觉得韩珂的衣服很好看,她的首饰很漂亮,她的人,也很友善。

聂雨绒的校园生活正式开始,她每天在学校认真学习听课,下午放学,她就回家和奶奶一起做饭,每天早上起床打扫卫生,给自己和奶奶做好早饭,在奶奶的责备声中吃完早饭,自己才去上学。

这样的生活简单安静,是聂雨绒这十五年来不曾体验过的美好。奶奶就像她生命里的唯一亲人,与她紧紧相关,聂雨绒觉得自己的生命中,又多了一份牵挂。

这天下午课间,韩珂从外边匆匆忙忙跑进来,她气喘吁吁地对聂雨绒说:“我有重大消息告诉你,是关于咱们学校校草的。”韩珂或许是因为太过激动,她整个人脸颊绯红。

聂雨绒微微一笑,琉璃般的双眸,明亮好看:“慢慢说,不用着急呀!”

韩珂平复了下自己内心的激动,她开口说:“我已经调查清楚了,我们学校,有两大校草,一个是号称冷面杀手的谢翊琨,一个是阳光男孩谢灏冉,是不是很奇怪,两个人都姓谢。”

聂雨绒突然之间有些发愣,谢翊琨?是他吗?是奶奶的外孙子吗?真的是自己那些见过的男生?

聂雨绒心里惊讶不已,他怎么会是冷面杀手呢?那天的他,看起来很温和,虽然举手投足之间,不怎么亲近,有些疏离。

或许是彼此之间不熟悉,他才会表现出那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但是他整个过程之中,都是面带笑容,怎么和冷面杀手这样的称呼挂沟呢!

韩珂继续巴拉巴拉讲着她的八卦:“你知道谢翊琨为什么被称为冷面杀手吗?因为他总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好像谁都不搭理,好多女生曾经向她表白,但都被她无情的拒绝,而他的拒绝方式就是对对方不理不睬,让对方心灰意冷。”

韩珂说着,她将自己的手放到自己的心脏上,仿佛一副内心受伤的样子:“可是即使这样,那些少女依旧不顾一切的往前冲,你知道吗?可是据传他只和高二的校花崔莹莹偶尔说说话,这样的男生是不是极品呢!”

聂雨绒只是安静地做一个聆听者,他的她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内心渴望听到关于谢翊琨的消息,她脑海里时不时的浮现出,那个犹如从画里面走出来的男子,当她听到崔莹莹的时候,她心里突然之间有一瞬间的担忧。

韩珂依旧自顾自的说着:“下面我们来说说,第二个校草谢灏冉,他简直就是一个阳光男神,据说,他和谢翊琨的气质完全不同,性格也完全不一样,他也是学校众多女生心中无可替代的白马王子,据说以前有一个女生整整追了他一个月,他每次都是笑着将人家拒绝,并且号称彼此还太小,不适合恋爱,不过听说,他和学校里的校花,都是好朋友,这样完美的男生让我遇到就好了。”

聂雨绒微微一笑说:“你肯定会遇到的。”

韩珂请了聂雨绒的话,她整个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对呀,我也这样觉得,哈哈…”韩珂高兴时,又如银铃般的笑声在聂雨绒耳边回荡,这笑声,轻松愉悦,聂雨绒觉得韩珂应该一直这样。

接下来的时间,聂雨绒一直在心里想着谢翊琨,那个犹如从画里面走出来的男子,聂雨绒在心里渐渐期待,期待着他回去看望奶奶。

开学已经半个月,今天是周日,聂雨绒忙完一切,谢翊琨依旧没有来,看看时间,已经是下午3点,聂雨绒打算去看看佳佳,这段时间她一直忙着上学,都是周末的时候过去看望她。

聂雨绒得到了李余姚在比赛中获得冠军的事,没有了佳佳,冠军就是她的。聂雨绒一直都记着这句话,可是目前来说,她什么都做不了,她不可能再回去,李余姚和自己的人生,也将不会再有瓜葛,她也没有办法替佳佳出气。

她来到医院,佳佳只是一个人躺在病床上,聂雨绒收拾了自己的心情,她面带笑容走进病房。佳佳看到她,苍白的脸上浮出一抹笑容:“今天不忙吗?”

聂雨绒微微一笑,她的笑容柔和:“今天是周末。”

佳佳笑看着她,没有说话,过了片刻,她又说:“你现在在哪里?被赶出去了吗?”

聂雨绒微微一愣,她一直都没有告诉佳佳,自己被赶出去的消息,佳佳是怎么知道的呢!

佳佳微微一笑:“李余姚来看过我,我也知道她得了冠军的事。”

聂雨绒心中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可是她觉得有些奇怪,佳佳为什么会这样平静呢!

佳佳这时开口说:“我养父母,这两天要接我出院了,你现在在哪里住呢!”

聂雨绒笑着开口:“有一位老奶奶收留了我,她对我很好,而且,我现在在市一中上高中,你不要担心我。”

佳佳听了聂雨绒的话,她脸上有些惊讶,紧接着,她一副坦然地说:“这样就好,你能考到市一中,这本来在意料之中,如今也有了生养你的家人,你不再是我们之间那个最可怜的了。”

佳佳的声音很轻柔,很平静:“以后,你会上大学,如果可以的话,你可以继续跳舞,你的人生,可以光芒四射。”

聂雨绒听出了佳佳声音里的苦涩,她一直都不敢告诉佳佳,是因为这样巨大的反差,聂雨绒害怕佳佳难过,她拉着佳佳的手不知道如何安慰。

佳佳这时候反握住聂雨绒的手,她带着央求的语气说:“雨绒,我希望你一直这样光鲜亮丽下去,我也希望,你不要放弃舞蹈,一直跳下去,就当做是替我完成心愿,好不好?”

聂雨绒的眼泪忍不住流了出来,这个和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妹,是那样的优秀,她的舞姿卓越,相貌清丽,站在人群中,她都是那样出众,如今的她,却只能在病床上苟延残喘,聂雨绒的心中疼痛不已,她点头说:“好,你放心,我一定会继续跳下去,你等我,等我有能力了,我就去带你看病,好不好?”

佳佳脸上洋溢出淡淡的笑容:“好,我等你。”

看望了佳佳,聂雨绒回到了家里,可是让她遗憾的事情发生了。

聂雨绒回家,看到桌子上洗好的苹果,冰箱里多了的水果,她问奶奶说:“奶奶,谁买这么多水果?”

奶奶笑着开口:“你哥哥下午回来了,他来看我了,就带了这些水果。”

聂雨绒的心里,感觉到了一大块的缺失,:“他来过了吗?他什么时候来的呀!”聂雨绒忍不住开口问。

奶奶笑着说:“你下午刚走他就来的,来坐了一会儿,他就回去了。”

聂雨绒听了奶奶的话,心里觉得有些失落,自己刚刚走,他就来了吗?为什么这样不凑巧呢!

聂雨绒心里一直很疑惑,奶奶对外孙的态度特别明朗,她总是很慈爱的看着谢翊琨,好像想将自己无尽的宠爱都给他。

可是谢翊琨他总是给人一种淡淡的疏离感,面对奶奶,他也是。

她很好奇谢翊琨的家人,她好奇他的一切,可是,她知道自己不适合问这些,而且从内心来说,她不敢在奶奶面前表现出对谢翊琨的兴趣。

奶奶这时候慢慢走了过来,她拉着聂雨绒的手说:“雨绒,以后啊,你要叫他哥哥,他就是你的哥哥,你们是一家人?知道吗?”

聂雨绒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对这个哥哥有些抵触,她不想叫他哥哥,这个词语太过于陌生,但是,她喜欢奶奶嘴里的一家人,聂雨绒笑着点头:“我知道的,奶奶,我也希望我们是一家人。”

聂雨绒心里有些欣喜,她觉得自己跟谢翊琨之间,有了一层特殊的关系,他们以后是一家人,自己跟他,不是毫无瓜葛。

很快到了晚饭时间,奶奶下厨做了很多的菜,她说今天开心,聂雨绒看到,奶奶多备了一双筷子,多放了一个碗。

聂雨绒有些好奇,她开口问:“奶奶,还有人来吗?家里有客人吗?”

奶奶摇了摇头,她慈爱的面容上,带着落寞的笑:“今天是我女儿的生日,权当是她在我跟前了。”奶奶的语气之中带着浓浓的思念,聂雨绒从她的眼神之中看到了闪闪泪光,奶奶的女儿,那就是谢翊琨的妈妈,她去了哪里呢?

聂雨绒心里很好奇,但是她不敢多问,她害怕自己问出来会有些冒昧。她只是安静的陪在奶奶的身边,让她今天,可以有一份陪伴,这也是自己唯一可以做的。
书阁管理员 2017-7-11
引用 6


第六章 食堂风波

第二天,聂雨绒照常上学,昨晚聂雨绒整个脑袋里都在想谢翊琨,还有她的母亲。奶奶的孤寂,让聂雨绒看了心里难过。所以今天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

现在她佳佳的话,自己也想继续去学舞蹈,她也想继续跳舞,她一直梦想着自己以后可以出名,这样的话,姐姐也会知道自己在哪里,她不用一个人再去找姐姐,姐姐也会来找自己,她们是两个人,彼此寻找,这样的几率会大一点。或许,这八年,她也在苦苦寻觅自己。聂雨绒的心里,总是燃起对未来的希望,因为她知道,只有希望才可以让她坚强地活下去。

她怎么才能再学舞蹈呢!她根本没有办法再回到曦光,自己也没有那样雄厚的经济能力让自己去学习舞蹈。但是不管怎样,她都不能轻易放弃,这里边还有佳佳的梦想。

时间很快到了中午,韩珂听到下课铃声响起,她兴奋得像挣脱囚禁的鸟儿,欢喜雀跃地拉着聂雨绒的胳膊说:“雨绒,快走,咱们去吃饭吧!我都快饿死了,肚子都咕咕乱叫了。”

聂雨绒微微一笑,和韩珂并肩去了食堂,中午的时间往往是短暂的,来不及回家吃饭,大家一般都在学校食堂。这是一所重点中学,学费也比一般的学校昂贵,学校对食堂的标准,也有所提高。这里的饭菜虽不是十分可口,但也不是那么差。

今天的天气十分晴朗,火红的太阳依旧带了一点夏天的酷暑,照射着大地。走进食堂里面瞬间感觉到一股凉爽迎面袭来。食堂里边都有空调,韩珂拉着聂雨绒跑到空调跟前,将自己的后背冲着空调的风,感受那一瞬间的舒爽。

聂雨绒很享受这样的小乐趣,她觉得韩珂做起任何事都是那般理所当然。

她抬头看了看饭菜窗口,这会儿人排队的人有点多,她是一个不喜欢拥挤的人,聂雨绒一般宁可自己在后面吃饭,也不喜欢挤压前面。

她笑问韩珂:“珂珂,我们等会儿吃饭可以吗?现在排队的人好多。”

韩珂一看,这里的人确实很多,她只好耷拉着脑袋撅着嘴说:“好吧!那我们等会儿再吃吧。”

两个人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这时,食堂门口一阵噪杂的声音突然想起,女生一个个都在尖叫。

聂雨绒抬头望去,她的眼镜也露出了惊讶,迎面而来的是一张无比帅气的面孔,他面容俊逸,五官深邃,冷漠的面孔上,有一双邪魅而略带忧郁的眼睛。他今天穿着一身夏天的校服,但是这样的校服穿在他的身上,有着说不出的魅力。是他,他也来这里吃饭吗?聂雨绒感觉到自己的心脏明显的跳动着。

韩珂此刻已经一脸花痴样,沉浸在她独有的世界,韩珂摇晃着聂雨绒的胳膊,她激动不已地说:“快看,那就是谢翊琨,高二七班的班草,全校的校草哎!天哪,他真的好帅,好帅啊!”

聂雨绒此刻也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迎面走来的谢翊琨,她微笑着等待和他打招呼。可是他眼神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聂雨绒,仿佛从来不认识她一般。

聂雨绒微微愣在那里,随即她低下头,脸颊漫上绯红,她觉得这一瞬间好尴尬。

等到他走远,聂雨绒再次抬头看他,他正站在那里排队,聂雨绒安静地看着他,那个从画中走出来的男子。可是,今天的他,完全像是另外一个人,和自己第一次见到他时有很大的差别。

此刻的谢翊琨,浑身散发着冷漠,远远看去,他脸上总是一副冷淡的表情,也不跟周围的人说话,仿佛周围的一切都跟他无关一样。

聂雨绒想到那天在楼顶遇到的他,与现在的他判若两人,尤其他看到自己时,眼神淡漠,像是在看一个完全陌生的人,这让聂雨绒心里极为失落。

那天的他,像是一个温柔的大男孩,虽然举手投足之间散发着淡淡的疏离,可是他的表情却总是带着笑,语气也很温和,与现在冷峻的样子完全不同。

聂雨绒看到人不是那样多了,她和韩珂也去排队吃饭。聂雨绒这时才注意到,周围的女生都在窃窃私语。

“他就是谢翊琨啊!(⊙o⊙)哇,好酷啊,他简直就是梦中的王子。”

“对啊,快看快看,他好像是看我。”

她们的目光全部注视着谢翊琨。他太过于夺目,而自己太过于平凡普通,聂雨绒心里这样想着,但她并不自卑。

就在这时,聂雨绒感觉到身后又响起一阵噪杂声,也有尖叫声,聂雨绒回头望去,之间一个身穿球服的男生,走了进来。他的发型看起来很时尚,他也同样拥有深邃的五官,俊逸的面容,他的脸上挂着阳光明媚的笑容,与谢翊琨的冷峻邪魅完全不同,他仿佛一轮太阳,璀璨夺目,丝毫不输给谢翊琨。

“谢灏冉,是谢灏冉。”韩珂再次摇晃着,聂雨绒的胳膊,激动不已。

聂雨绒看着谢灏冉,的确,他长的同样好看。

谢灏冉和谢翊琨完全不同,他走过去,在那里排队,与周围正在偷看他的女生热情打招呼,时而一个飞吻,时而眼神放电,引起大片呼声。

突然之间,一个女生主动给她让位置,他也是毫不客气的上前,来得最晚,却轻易就拿打到了饭菜。

聂雨绒在心里想,这还真是一个会利用外表的家伙,看来面对美色,这些花痴的少女很难抵挡。

聂雨绒这时和韩珂也拿到了午餐,韩珂气呼呼地坐在离校草很远的位置,因为校草附近的位置,已经被那些花痴少女承包了。

聂雨绒一直看着谢翊琨的位置,而此刻她注意到,谢灏冉竟然拿着自己的午饭坐到了谢翊琨的对面。

两大校草坐在一起用餐,这一幕引起了周围同学的尖叫围观,聂雨绒也很好奇。

谢灏冉坐到谢翊琨对面,他吃了几口自己的饭菜,帅气的脸上带着阳光明媚的笑容说:“这个位置还真是特别,坐在这里吃饭果然不一样。”

谢翊琨此刻抬头眼神冷漠看着他:“是吗?既然喜欢,那你做的吧!”说完,他拿起自己的饭菜,就要离开。

谢灏冉伸出自己的脚,挡住了谢翊琨的去路,并且用带有挑衅的语气说:“怎么?我一来你就走,这样怕我?还是,我看上的东西你都会让给我?”

谢翊琨邪魅而又忧郁的眼睛里散发着淡淡的愤怒,他言语冰冷:“你觉得你配让我怕吗?还有,我的东西,哪怕当作废品扔在那里,也从不喜欢拱手让人。”

谢翊琨说着,放下自己的餐盒:“既然你那么喜欢挡我的路,那就麻烦你将我的一起放回去,谢了。”说完,他转身离开了食堂。

谢灏冉原本带着笑意的脸,此刻却冷了下来,他眼中带着愤怒,拿着筷子的手此刻紧握成拳。

韩珂此刻不敢相信看着离开的谢翊琨和在那里生气的谢灏冉,她朝着聂雨绒说:“他们两个好像关系很差哎!我怎么感觉到他们之间浓浓的火药味呢!你说他们两个是不是天生的宿敌啊!还是说这两个人之间有基情?”

聂雨绒忍不住看了看韩珂,她笑着说:“珂珂,你的想象力还真丰富,不过,他们之间的关系好像真的不是很好。”

韩珂此刻也是深有同感:“都表现的这样明显了,关系怎么可能好呢!不行,我一定要去查一查,他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他们两个一见面就掐呢!该不会是彼此嫉妒吧!哈哈,我觉得我的想象力更加丰富啦!”

聂雨绒无奈看了看韩珂,两人吃了午饭,就回了教室,谢灏冉很早就离开了食堂,韩珂激动了一整个中午。

此刻她还沉浸在两大校草同时出现的画面:“雨绒,你说今天怎么那么巧呢!让我一下子碰到了他们两个,他们简直太帅了,如果其中有一个是我男朋友就好了,那我就开心死了。”

聂雨绒只是在一边静静的笑看着她,韩珂继续叽叽喳喳的说着,随即她看向聂雨绒,撅着嘴说:“你怎么都不和我说话呢!我发现啊,你是一个惜字如金的人,你看我们两个都相识这么久了,但是你总是很淡定从容的微笑着,你到底是什么变的呀!”

聂雨绒被韩珂的话问住了,她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回答,她并不是惜字如金,只不过她不知道怎么个人像韩珂一样交流,自己看到这样如此活泼的她,觉得整个世界,她在说话就可以了。

聂雨绒微微一笑:“我只是一个言语比较少的人,并不是惜字如金。”

韩珂满不在乎地一笑:“唉,我看出来了,你这个人啊,就是话太少,不过这也挺好的,咱俩正好互补,你看你不爱说话,这不是有我吗?以后我负责说话,你负责听就好了。”韩珂也很喜欢聂雨绒这样的朋友,她发现,聂雨绒的脾气很好,不管自己怎么说,怎么唠叨她都不会生气,也都不会觉得自己烦。


《一见要钟情》文心书阁书号:266


微信搜索公众号:wenxinshuge,关注文心书阁后,发送书号获取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wenxinshuge
关注文心书阁后回复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