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沉沦豪门:总裁大人求轻虐》吴静静 程商 苏尹澜 十二小说 书号:142

书阁管理员 2017-7-10 519


沉沦豪门:总裁大人求轻虐

作者: 十二

字数: 569530

父母欠债,一穷二白,她本来以为自己这辈子也就是这样了,没想到一场绑架之后的遇见,彻底改变了她的整个人生,从任人欺凌的大学生到演艺圈女王,那个人,始终在自己的身后守望。


《沉沦豪门:总裁大人求轻虐》文心书阁书号:142


微信搜索公众号:wenxinshuge,关注文心书阁后,发送书号获取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6)
书阁管理员 2017-7-10
引用 1
第一章  程商
三月的天气,应该春暖花开的季节。可今年,却不是,多了一些阴郁小雨,绵延不绝。

寒气深深,犹如春风倒流,迎接来的是袭人冰冷。

程氏家族,也是如这三月的天气一般,阴郁沉压。

因为程氏家族几天前发生了一件很不幸的事情,程氏家族的程之老爷过世了。所以程之的独子程商不得不回来继承家业。

这个就连父亲最后一面都没有见过的人,该是怎样的无情。

“咚咚。”一如既往的敲门声,只不过,这样的敲门声中却加杂了许多的犹豫之意。

屋内的人似乎不多话,只是淡淡言:“请进。”

进来的人是程氏家族的管家“程仁”他已经在程氏家族40年了,也是辅佐着程氏家族的每一任继承人。

屋内,虽然开着灯,但却还是很沉黑。

屋外的阴雨连绵,似乎也影响到了屋内的气氛。

纵使是有灯光照射,但却依旧压抑。

静悄悄的,几乎没有任何的一点声响。

他的手上拿着一份文件,轻轻放在了办公桌上,恭恭敬敬:“先生,这是调查出来的文件,请您过目。”

“我知道了。”声音依旧是浅浅的。

程仁若有若无的看了一眼那窗边的人,他坐着,怀着还抱着一只短毛猫。那只短毛猫似乎是睡着了,乖巧温和。在这样的雨天里,这只猫,似乎变得比以往更加的慵懒了。

而他的眼神飘忽不定,似乎是在看着窗外面淋湿着万物的绵延细雨,又或许是在想这几日来所发生的事情。

现在的程氏集团是群龙无首的,再加上有的人已经窥探与程氏集团好久了,想要吞并。但是程氏怎么可能就会被那些心怀不愧之人吞并呢。

程商回来并不是为了程氏集团,是为了程之,他的父亲是给予他最多关爱的人。可是程商却连成之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过,也实属有一些不符常理。

程仁的样子似乎是有所殚精竭虑的,就犹如他刚才敲门时的犹豫不决,小心翼翼问道:“再过五日,就是老爷下葬的日子。先生,您是否做好了准备?”

他依旧没有去看程仁,更是望着窗外,几乎是有所入神,皱了一下眉头,反问着程仁:“什么准备?”

程仁此刻没有犹豫,回答着:“以程家下一任继承人的身份出席老爷的葬礼。”

“既然你已经叫我程先生,就应该知道我的想法。”他的语气依旧是很漠然,不像是刻意,他本来就少话,也并非是像有着什么芥蒂一般。

因为,他对任何的人都是一个样子。

程仁听见了他的回答,释然了一下,有所欣慰的回答道:“是,我明白了。”

他没有回答,可是他却起了身。他小心翼翼的将猫放在了沙发上,转身走到了办公桌边,拿起了刚才程仁放下的那份文件,翻开,看了好久。

程商挑眉,问道:“这就是近年来父亲所投资的项目?”

程仁点了点头,回答道:“是。全部都是。”

程商合上了那份文件,轻轻放在了桌上,忽然感觉冷意冉冉,他沉声道:“这么多的项目投资了,为何收回来的利润却是少之又少?甚至,有些连成本都没有收回来?”

程仁似乎是有一些焦虑,也有一些担心,紧皱眉头问道:“是,这是老爷在世之时所投资过的所有项目,有的的确是连成本都没有收回来。”

程商却是一脸的淡然,淡淡的反问:“那么,你就没有查过吗?”他的脸在昏暗的灯光下,看的不太真切。

“从来没有查过,老爷,也不让去查。因为这些所有投资的项目都是由您的二姐夫,程臻所管理的,就这样查了,也是说不过去。”程仁的脸上是为难的,但是面对着程商这样的咄咄逼问,程仁更多的是愧疚。

他也其实早就知道这些所有投资的项目肯定是有所纰漏的,一切报上来的报表,也都有作假的嫌疑。

可是碍于程之一直不让查,所以程仁也不敢私自行动。

“我查过了,这些所有报上来的东西,全部作假。父亲生前所投资过的项目,都是有着很大的收益。而这其中的金钱,去了哪里?我想您应该有所怀疑,那么,钱,究竟是落入了谁的口袋?”程商的身影渐渐落在了灯光之下,刚才还不太真切的神情,此刻毫无保留的展露在程仁的面前。

程商就是在质问着程仁,虽然程商说出来的话是那么的柔和,但却话中带刺。

程仁怔然了一下,他的神情骤然变得铁青,似乎很不愿意去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可是程商如此逼问,他也只好答言:“先生,程仁知道,这些所投资项目的受益,有可能,是落入了程臻的口袋。”

程商似乎是若有若无的笑了一下,那抹笑容,转瞬即逝,但却是那般的诡异,他淡然道:“不是有可能。而是,就是落入了他的口袋。”

程仁很精明,他明白程商的意思,但却还是问道:“那么,先生是想怎么做?”

“我不想怎么做。你知道,程臻有一个私生女的事情吧?”程商目光温睐,看向了程仁,可程仁却觉得是浑身一冷,觉得不怎么友善。

可程仁的确是不知道,程臻居然会有私生女?他紧皱眉头,诧异问道:“私生女?”

程商的眼神很平静,波澜不惊,可是他问出来的话却像是在惊愕:“是啊。难道您不知道吗?”

“从前的确是听过这件事情,可是没有想到居然会是真的。”其实程仁还是多少知道一些的,现在从程商的嘴里说了出来,程仁他只有相信。

程商的问题还没有完,他还要对程仁说好多的事情,因为,程商心底千丝万缕的疑心,他挑眉问:“还有,有一些事情您觉得不奇怪么?”

程商依然恭敬,回答道:“先生所指是什么事?”

“父亲生前患有心肌梗塞。他一直服用药物。可是,却在父亲的办公桌里找到了一瓶药,是和父亲所患有的心肌梗塞相克的药,说明了什么?”程商的话依然很柔和,很温柔的样子,但却是那样的冷然。

“先生的意思莫非是……”程仁的确是目瞪口呆,他不敢相信。
书阁管理员 2017-7-10
引用 2
第二章  傻白甜
反倒是程仁,依然波澜不惊:“你知道就好。”

程商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对程仁说道:“我怀疑,这些事情有所蹊跷。而那个私生女的养父,也有所嫌疑。或许,是有什么端倪。”

“先生是想将那个私生女抓起来?”程仁的确猜的很准,程商就是这个意思。

“把她,给我带到这里来。”话罢,程商微微笑了一下,显得那般温柔。

程仁点了点头,俯身道:“是,先生,我知道该怎样去做了。”

“嗯。”

现在有些集团已经在虎视眈眈的盯着了程氏集团。如果不早些查出来究竟是谁在背后指使着,那么,程氏集团必然会垮。

程氏家族,从民国初期,迄今为止,一直都是有着威慑性存在的家族。是军阀,更是商人。而所做的一些生意,也都是一些不太见得光的行当。

所以,程氏家族有一定的位置。

只不过,这几年来,却是日渐退步……

再好的事情,也会有破灭的一天,就像是程氏家族,从前人前显贵,可是现在,已经是在走向了落魄的边缘。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程家百年基业,岂是这么简简单单被人毁于一旦,真是可笑。

利用表面光鲜亮丽的事情来掩盖住私底下所做的那些阴暗之事。或许,就是程氏家族做事的手段了。

而且,是屡次屡胜。

程商必然是认为程家怎么做是对的,虽谈他是一个律师,他所应该做的是匡扶正义,可此刻,是家事,更是他的私事。

程商父亲的死对于程商而言,是一件无法容忍的事情。程商的母亲走的早,对于这个父亲,程商是依靠的。可现在,程之死了,程商心里的确无比难受,可他的脸上,却始终都看不出来一点的背上。

背后的主谋是谁?而收人钱财,替人消灾的人又是谁?

这些,都是一无所知的事情。

程商不仅仅是要继承程氏集团,还有整个程氏家族。所有的责任都是担在了程商的身上,也是他应该的。

他回来,也是为了处理一些私事,关乎程氏集团的私事。

与此同时,程商撒下了一张网,这张网很大很宽,等的,就是守株待兔的人,而不是应该要进入网里的人。

“喵~”猫懒洋洋的叫了一声。

程商似乎是笑了一下,又坐回了窗边的沙发上,抱起了那只短毛猫,浅声喃喃:“毛团。有些人拿了一些自己不该拿的钱,做了一些自己不该做的事情,是不是,应该付出他们拥有的代价呢?”

毛团往程商怀里钻了钻,似乎是有些冷了。程商若有若无的笑了一下,顺了顺毛团的杂毛,古怪道:“有人说,养猫不如养狗。可是我偏偏喜欢养猫。”

“轰隆!”

外面似乎是打起了雷,猫似乎没有什么动作,但却也是被惊了一下。这只猫的性格也有些像程商了,有事古怪,有时平静。

程商抱着毛团起来,拉上了窗帘,诡异的笑了一下,平静道:“打雷了。大雨来了,该拉开序幕了。”

A市。

似乎和阴郁不绝的小雨脱离了关系,则是朗朗晴空。

吴静静推着一辆单车急急躁躁的冲进人群里头,嘴里还不停得说道“麻烦了,让一让,抱歉抱歉!”说起来现在也是新生报道了,而吴静静就是其中一个。

吴静静,名字虽土,但长的小家碧玉,还有一个宠她的男朋友。这或许是吴静静这辈子最开心的一件事情了,有时候她都会认为是不是自己走了狗屎运,才会遇上像秦瑜这么好的男票。

她一向乐观开朗,这一次,她终于考上了自己梦寐以求的大学。吴静静是学习声乐的,她的嗓子先天条件就挺好,能够考上A市最有名的声乐大学,也是一件可以预料的事情,但是在吴静静看来,有努力才会有收获。

积极向上对吴静静来说是最重要的四个字了,在她的眼中,也或许只有是努力了才会幸运。

而秦瑜已经是等了好半天,也没见着她的身影。但现在,秦瑜一眼就看见了吴静静,又或许是吴静静给予秦瑜恋爱的魔力,所以,自然而然就能够在人群中一眼看出了吴静静。只看见秦瑜挥着手,喊道:“静静!我在这呢!”

秦瑜这一声,让吴静静有些懵,她停了下来,嘴里还自喃着:“有人在叫我吗?”一分钟过去了,吴静静才意识过来,又自喃:“哦,可能是我幻听了吧。”

吴静静又继续推着单车,秦瑜只好无奈的摇了摇头,因为吴静静就是这样一个女子。偶尔有些蒙圈,说的好听一点就是天然呆,而吴静静就是一个十足的天然呆。

秦瑜没有办法,只好疾步跑到了吴静静的面前,在吴静静的眼前晃了晃,说道:“你呀你!还真是这个样子!”

就连秦瑜站到了吴静静的面前,她整个人还是有一些迷糊的,又是一分钟后,她才反应了过来,笑了起来,回答着秦瑜:“哎呀!秦瑜,你怎么来了啊?”

秦瑜宠溺的揉了揉吴静静的脸,佯装怒气道:“你不光是天然呆,你还是记性差!你忘了我和你报考的是同一座学校啊!”

吴静静这才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似乎,她整个人老是犯迷糊,也或许就只有秦瑜才能够受得了吴静静的这种迷糊了,她有些不太好意思的抓了抓脑袋,回答着秦瑜:“哦哦哦,你这么一说,我还倒真是想起来了呢,想起来了哈!”

秦瑜看着吴静静推着单车,他脸上顿时黑线了下来,问道:“静静,我说了以后就住在宿舍,做什么也方便,为什么又要买个单车,在外面租房子住呢?”

“我不太喜欢跟别人住,独来独往习惯了。再加上我还要每个星期回去照顾奶奶,所以,住在学校也不方便,再说了我一个人住在外面要省好多钱呢!”吴静静说的很自豪,因为在秦瑜的面前,她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的家境不好而感到自卑。也是因为吴静静租的房子离学校不近不远,所以骑单车刚刚好。

但秦瑜家里是做一些小生意的,经济条件还算是可以。秦瑜虽然对吴静静喜欢,恐怕秦瑜的家里人就不怎么喜欢了……

秦瑜皱了皱眉头,他知道吴静静太拼了,也真的很想替她分担,于是,他对吴静静诚恳道:“你又要打工,又要学习,我真怕你累不过来。不如这样,我每个月都给你生活费,你好好学习,怎么样?”还没有等到吴静静的回答,秦瑜便就自己决定了,肯定道:“你看看我,为什么还要问你呢!真是榆木脑袋!就这样决定了!”

“秦瑜!你不能这个样子,花的是父母的钱,我可以自己挣!不用你这么做的!”

“我给我未来媳妇花钱有啥不行的!快走吧走吧!”

“……”
书阁管理员 2017-7-10
引用 3
第三章  绑架
吴静静的任何动作都在被人所监视着,那是程商派来的人。

程之的葬礼之前,程商一定是要看见吴静静的人。

说起来,吴静静是什么都不知道的。父母离异,她跟着奶奶生活。可她的父亲却一直做着一些不苟的勾当,就连欠债,也都是吴静静还。

小数目吴静静拼命打工,挣来的钱还可以还上,但是,一到大钱面前,吴静静觉得寸步难行。

虽然说吴静静的父亲为了钱是可以不顾一切的,但是来钱快花的也快,全部都用在了赌博养情人上面。

对吴静静来说,这个父亲就像是个噩梦一样。而她的母亲,自从离婚之后,消声匿迹……

最可怕的是吴静静居然不知道,他的父母亲,居然是她的养父母。

很多的人都认为吴静静是悲惨的,可是吴静静不这么认为。她的梦想就是有一天可以成为大明星,挣好多好多的钱,可以让奶奶养老。

只不过,现下的吴静静却是力不从心。

秦瑜帮着吴静静办理了入学手续后,接了个电话,有事情回家一趟。

所以,吴静静就只好一个人回去了。

几乎,有秦瑜陪着的时候吴静静始终都是依偎在秦瑜怀里的,她好像已经不习惯了没有秦瑜在的日子。

回去的时候,也已经是快傍晚了,吴静静来到这个大城市,也难免会有一点点的怯意。她租的房子也是深巷,因为越偏僻的地方,房租就越便宜。当初,为了贪便宜,吴静静就租在了这里,可是越走,越是觉得太过诡异。

吴静静浑身一哆嗦,她给自己打气,喃喃:“有什么好怕的啊!我还从来就没有怕过什么呢!”

走着走着,吴静静心底的害怕之意也就没有了,反而还哼起了歌来“我的小时候,吵闹任性的时候,我的姥姥总会唱歌哄我~”

这是吴静静最喜欢的一首歌了,孙燕姿的“天黑黑”就好像这首歌可以给她带来勇敢一般。

走着,走着,吴静静终于是来到了自己租的房子。

她把单车放在了楼下简陋的车棚,噔噔噔的就上了二楼。

她刚准备在包包里翻钥匙,却发现门是开着的,她有些疑惑,不自觉的自喃着“咦,难道是我没有锁门吗?哎,我这记性啊!”

也的确,就是吴静静出去的时候没有锁门。她的这记性,可真是差,要多差就有多差。

可当吴静静推开门的那一刹那,她自己惊了一下,本来就不大的房间一下子七八个穿着黑色西装,身材魁梧的人,她一下就懵逼了。

傻傻的愣在原地,一动也不动,就那样看着那七八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人。

其中一个为首的男子,恭敬的对吴静静说道:“吴小姐,你好。”

吴静静还是有些蒙圈的,她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会不会又是自己的父亲欠下了什么债,这些人找上门来了吧?吴静静心中顿然一万只羊驼飘过,她好不容易挤出几个字:“你……你好?”

那个黑衣人的模样似乎并没有多少的狰狞,但在吴静静的眼中来看,这样打扮的人一般不是讨债的就是讨债的,只听见那个黑衣人继续礼言道:“吴小姐你好,这里需要一些事情要跟您核实,还请您跟我们走一趟。”

吴静静觉得这人说话怎么跟警察一个样子,但看起来,也实在不像是警察的样子。吴静静一慌张,她即刻想到自己是不是要被绑架了?要被买到窑子里怎么办?

吴静静一想到,即刻慌了神,即刻拿出手机要拨110,但即刻觉得后脑勺像是被什么打了一下,就昏了过去……

“这么简单的事情,你们几个用的着这么费劲?”说话的是一个男子,满眼戾气,戴着黑色墨镜,西装革履却根本就没有一点点的斯文。

而这个男子也是程氏家族的人,程谦。可他的名字却是一点都不符合他的人。

那个黑衣人一本正经的解释:“先生的话,是要让吴小姐丝毫未损。”

程谦冷笑了一声,没有多话,沉声道:“带回去!”

但那黑衣人还是恭恭敬敬的回答:“是。”

要怪也是怪一向迷糊的吴静静在此刻怎么就这样警醒了起来,她如若真的是选择了报警,那么必然是会摊上大事。

其实程谦打了一下吴静静,也实属是在救了她。

吴静静整个人都是昏迷状态,隐隐约约感觉自己就像是在长途跋涉着一样。

当吴静静再次醒来以后,却发现四周的环境都很黑暗,几乎是看不到任何的光亮。

吴静静当时就觉得自己一定是被绑架了,下意识的大叫了起来:“来人啊!来人啊!救命啊!救命啊!!”

“救命啊!救命啊!”

任凭吴静静怎样大声喊叫,都没有一个人可以听到她的声音。也没有人来阻止她这样大声喊叫。

因为,她是在程氏的地盘上。

吴静静也叫累了,就不叫了,但她依然坚持着。

可就算她坚持什么,也是无济于事的,因为,根本没有人会来救她。

时间分分秒秒过去,吴静静越发感觉自己疲乏不堪。

而就在此刻,突然冲进来一帮黑衣人,给吴静静套上了一个黑色头套。

吴静静的嘴巴也被堵上了,她想要喊救命,发出来的声音却是支支吾吾的。

程谦冷冷盯着吴静静,他似乎是恨吴静静,可说起来,吴静静根本与他就没有什么关系,他讽刺着:“叫啊你,这么长时间你也是叫够了!”

吴静静也依旧不屈不挠的喊着:“呜呜,呜呜!”可是她喊出来的话,却变成呜咽之声。

程谦搬了一个椅子,坐在了吴静静的对面,他的眉宇之间似乎是愤恨之意,但更多的是嘲讽,他问道:“你知道你父亲是做什么的吗?”

吴静静支支吾吾,程谦这才意识到,他摆了摆手,那黑衣人即刻会意。

吴静静现在是可以说话了,她刚一开口就是“救命啊!救命啊!”

程谦听起来似乎是很烦躁,怒斥道:“你给我闭嘴!如果你在这个样子吵下去,我叫你的奶奶即刻去死。”

程谦提到吴静静的奶奶,吴静静马上不说话了,因为,奶奶就是她的软肋。她是觉得不可以让自己的奶奶出任何的差错与危险,也几乎就是她的命。
书阁管理员 2017-7-10
引用 4
第四章  质问
程谦听到吴静静不叫了,撇嘴笑了一下,继续问道:“乖。这样才像个女孩子的样子,我问你,你知道你父亲是做什么的吗?”

吴静静摇摇头,回答着程谦:“不知道。”

程谦几乎是不相信的,因为他认为吴静静一定是知道自己的父亲是做什么的。不然她不会那么拼命的赚钱给她的父亲还债。

程谦挑眉:“不知道?”

吴静静还是摇摇头,回答道:“只知道他是放赌的,欠了好多的债。”

“那他人现在在哪里?”程谦很迫切的想要知道吴静静的父亲在哪里,因为,程谦是并不知道程商要他做什么,他知道的是,程商只让他把这个女人绑回来,问清楚,这个女人的父亲在什么地方,再无他言。他所做的,只有跟着程商的计划来。

其余的,程谦作为程商的外甥,是一概不知。

“自从前年过年的时候回来过一次,就再也没有看见过他了。”吴静静的回答的确是属实的,因为,她确实是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去了哪里。

也跟自己的母亲一样,销声匿迹。

程谦刚想说什么,便就听见了程仁的声音:“先生来了。”

程谦犹豫了一下,他的眼神中似乎是很不屑的,但却是顺从的。他从椅子上起来,看向了门口。

进来的人也的的确确就是程商,他还如昨天是一个样子。

他怀中抱着毛团,很正式的西装,仿佛就像是刚从会议场上下来一般,似乎也不怕毛团的杂毛会沾在自己的衣服上。

程商只是看了一眼吴静静,走到程谦面前,在他耳畔说了一句话:“既然她不知道,那就放了她吧。”

程谦不敢相信,皱紧了眉头,质问着程商:“放了?就这么放了?”

程商继续淡言:“把她送去酒店,我自有打算。”

程商离开了程谦的身边,就要离开,忽然听得程谦的质问:“舅舅!你让我千辛万苦抓她回来?现在你又是一句话就放了?!”

“按我说的做。”程谦离开之时,只是留下了很淡然的一句话,便就再也没见他出现过。

程谦的确是气的跳脚,踢翻了椅子,没好气的吩咐道:“按照舅舅说的做!把她弄昏了带走!”

“是!”

那几个黑衣人办事很利索,没有一会吴静静又晕了过去。

似乎对吴静静来说,这几天的状态不是昏过去了,就是晕过去了。她这几天受的罪也是挺多的了。

吴静静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浑身轻松了许多,没有阴暗的四周,也没有任何的捆绑,她一时之间是有些欣喜若狂的。

可是,转眼之间,吴静静又不高兴了。

因为,她所处的环境怎么说,都是不太对劲的啊。

吴静静此刻才发现自己是躺在床上,她蹑手蹑脚的下了床,打量着这里的一切,吴静静推开卧室的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奢华但却不失格调的空间,白色的沙发干净整洁,水晶吊灯几乎透亮。

吴静静似乎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干净的地方,白色的沙发几乎是整洁的有些过分了,吴静静小心翼翼的走到了沙发边上,情不自禁的想要摸一摸,因为实在是太干净,太整洁了,吴静静的意思,其实是想把这白色沙发给弄乱。

就在吴静静想要下手的时候,却响起了一阵敲门声,正好打乱了吴静静的机会。

“咚咚!咚咚!”

吴静静也没有多想,根本也没有顾忌自己是否穿了鞋,就急匆匆的跑去开门了。

当吴静静打开门的时候,她怔住了,她还从未看见过如此好看的人,的确是好看,好看。吴静静的下巴都快要掉了……

程商并不是一个清秀型的美男子,他脸型的轮廓有些偏欧美,很清晰,或许,是他的小时候在英国长大,所以,他的样子也是跟随水土有些变化,说起来也是有些奇怪。他的眼神之中永远都是有所隐瞒。

是程商,这个他跟以往不同,脸上多了一些笑容,只不过是笑里藏刀罢了,他歪了歪头,有些俏皮之意的问道:“我可以进去吗?”

“好啊!好啊!请进啊!”吴静静一定是色迷心窍了,居然会放一个陌生的男人进来。

程商微微笑了一下,很礼貌。

程商挑眉环视了一眼四周,似乎是有所顾虑什么,但他还是依旧笑着看向了吴静静,柔声问道:“在这里住的怎么样?”

吴静静点点头,一丝不拉的回答着程商:“挺好的!”

可怕,从程商进来到现在,吴静静都没有想过要去问程商到底是谁,在此刻,吴静静的智商几乎是为零。

程商笑了一下,问道:“那就好,晚饭吃过了吗?”

吴静静揉了揉头发,摇了摇头,回答着程商:“还没有。”

程商走近了吴静静,又是笑了一下,他似乎在想不出来其他的面部表情了,因为笑,似乎对程商来说是一件很吃力的事情,他说道:“衣柜里有衣服,你收拾一下,我带你去吃饭吧。”

吴静静这才反应了过来,她吓得大叫了一下,即刻退了好几步,质问道:“你是谁?!你是不是跟绑架我的人是一伙的?!”

程商的脸一下子就阴了一下,可那也只是转瞬之间,程商的脸又恢复了笑容,不缓不慢的回答着吴静静:“不是。”

吴静静此刻的大脑飞速旋转,忽然一个念头就蹦了出来,她毫不犹豫的说了出来:“那你肯定是救我的人了!”

“呃……是。”

程商的回答也是随机应变,因为,他此刻脑袋里面生出了一个念头。他本来是想着这几日利用吴静静来让她的父亲现行的,可是吴静静的误会正好使程商有了很多的机会。

“谢谢你!真的谢谢你救了我!”吴静静说着,眼泪哗哗的就落了下来,呜呜呀呀的“我以为,我以为我这辈子都出不来了,呜呜呜……”

吴静静哭的梨花带雨,可是对于程商来说,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去安稳一个人。或许他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

程商欲言又止,因为他确实是不知道该怎么样去安慰吴静静,只好轻轻将她抱住,轻声道:“不哭了,不哭了。”

程商也没有多余的话,一直在重复着一句话。

吴静静是想都没有想到程商居然会来抱自己,她靠在程商的肩头哭了一会,才停止了哭泣。
书阁管理员 2017-7-10
引用 5
第五章  讨好
程商轻轻擦了擦吴静静眼角的泪水,笑了一下,说道:“快去换衣服吧,我带你去吃好吃的,只要你吃了好吃的,就不会不开心了。”

吴静静使劲点了点头,回答着:“恩恩!”

程商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会对吴静静这般好,他的这个样子也是自己从来不知道的。

要知道,吴静静是程臻的私生女。

吴静静去换衣服,程商的脸色即刻变成了冷漠。对于程商而言,吴静静是程臻的私生女,而程商认为吴静静一定是和程臻有着什么联系。程商讨厌还来不及,可他还要装作是一副讨好的模样,程商最怕的就是对别人低三下四,如今为了能够查出真相,他不得不做一些自己不想做的事情。

而就在吴静静换衣服的间隙,程商接了一个电话:“喂?”

“先生,还是没有找到那份文件。”电话那边的声音似乎是很愧疚,很抱歉。

程商还是一如既往的冷然:“没有影踪?”

“是。”

程商犹豫了一下,本来是想挂掉电话的,但就在此刻他听见了一个声音,低沉道:“让程谦接电话。”

“是,先生。”

电话那头嘈杂了一阵子,恢复了平静:“舅舅。”

“父亲生前最珍视的那份文件去了哪里?再过几天就是父亲的葬礼了,没有那份文件内携带的遗嘱,怎么宣布?”程商的话里似乎是有一些斥责的意思,但又能够听出来依然冷冰冰的。

程商对于程谦这个侄子的映像不怎么差,就算他知道程谦和自己不对立,但从来没有怪罪过程谦什么。

因为对于有些事情,程商都看的太过于淡然了一些。

“线索是中断了,我也知道再过几天就是爷爷的葬礼,可是,现在无论派出什么人都找不到那份文件,我也知道事关紧要,可是,没有办法……”程谦的话里似乎是有一些愧疚的,毕竟,他从小就是在程家长大的,而程之又对程谦很关护,程谦愧疚也是理所当然。

其实,找文件内的遗嘱是个幌子。那份文件里的内容,才是最主要的。

称之死前曾发过一封邮件给程商,里面就包括了遗嘱。而现在程商找的那份文件,是关于整个程氏集团的安危。

“我知道了。”程商挂掉了电话,面对吴静静,程商觉得吴静静是知道的。

可诚然,吴静静什么都不知道。

他的疑心很重,他认为就是吴静静一定是在隐瞒着什么。

程商做事一贯不喜粗鲁,现在也是,可能,程商要在吴静静身上花些时间了。

程商刚挂掉电话没多久,就听见吴静静猛然一声:“我换好了!”

程商反应性的转过身去看着吴静静,似乎都没有正眼去看,也没有过多的停留,但程商还是一如既往的笑了一下,回答着吴静静:“很美,走吧。”

程商明显说的就是口不对心,吴静静此刻听见程商夸奖自己,高兴的都要飞起来一样,脸颊一红,点头回答着程商:“恩恩!”

可殊不知,吴静静身上穿的衣服是唐纳.卡兰,吴静静自己是全然都不知道的,她哪里知道,她身上所穿全部都是地摊货,不是地摊货,也是淘宝淘来的便宜货。

程商似乎已经为吴静静安排好了一切,很明显,程商就是故意的。为了能够从吴静静嘴里套出来话,程商是不惜一切代价的。

程商淡淡说:“走吧。”

“嗯。”

程商,在为吴静静下着一盘很大的棋。

出了酒店的房门,程商自然而然的带着吴静静来了电梯旁,吴静静一路上也没有怎么说话,她觉得气氛有些尴尬,问道:“那个……恩人,你叫什么啊?”

“程,陈寒。你呢?”程商也差一点就脱口而出了自己的名字,幸好及时改了过来。

吴静静即刻做出了一个要和程商握手的姿势,笑盈盈:“你好,恩人陈寒,我叫吴静静!”

程商是有一些小小洁癖的,和别人握手也是程商不可能会去做的事情,他只是笑了一下。这样显得吴静静是有些尴尬,她便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收回了自己的手,尴尬笑了笑。

等了一会,电梯才上来,程商和吴静静进了电梯以后,气氛是越来越尴尬了,几乎是无比尴尬的。

程商也没有和吴静静怎么说话,倒是吴静静一心想要同程商答言。程商,可能就是话题费了吧,但是,吴静静却很喜欢说话。

一想到刚才,吴静静就觉得自己很尴尬,此刻,吴静静也没有要和程商说话的兴趣了,或许也是吴静静不敢。

电梯停在了十七楼,并不是程商要去的地方。只见进来了一男一女,那个女人身上的烟味很重,但却不是怎么刺鼻,反而是一股淡淡的薄荷味,那女人瞄了一眼吴静静,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又看向了程商,冷笑了一声。

这个女人的冷笑似乎是发自内心的冷笑,像是嘲讽,又像是轻蔑。

可是,她为什么会这个样子呢?

而这个女人进来的时候,程商略微也是有所一惊,但他的眼神之中几乎没有过多的讶异,波澜不惊。

电梯内的气氛,又一下子古怪了起来。

终于,电梯停在了一楼。这尴尬又沉压的气氛终于是摆脱了,若不是仔细去看程商,肯定是不会发现他的脸上此刻是有所惆怅的。

出了酒店,程商打了一辆出租车,带着吴静静去了一家餐馆。

要知道,现在是在B市。程商也是不熟悉路,吴静静更就不知道了,吴静静就这样迷迷糊糊的跟着程商来到了一家餐馆。

似乎,这家餐馆很对吴静静的胃口。

也正是因为程商看过关乎吴静静所有的资料,所以对他而言,讨好吴静静是必要的,接下来的套话,也是不经意之间的。

程商不喜欢太过油腻的东西,他本人虽然很喜欢吃中餐,但也是偶尔。他不吃辣,不吃冷,不吃酸,不吃苦,不吃盐。忌冰,忌热,最主要的是,他从来都不吃外面的东西。可程商却是喜欢吃香菜。现如今,为了能够早日查出吴卫的下落,程商也必须这样。

虽然,他本人是极其讨厌的。
书阁管理员 2017-7-10
引用 6


第六章 吴静静的逼问

也曾经有人讽刺过程商,资本家的人就是不一样,就连胃口,都那么的与众不同。

也确实,程商的一些习惯的确是稀奇古怪。

程商找了一个位置,和吴静静坐下来以后,还没有等程商说话,吴静静便已经等不及了,叫道:“服务员!”

程商错愕了一下,他从来都不知道在餐厅居然可以这么大声说话。

但他没有说什么,只要吴静静高兴就好了。他只是静静的坐着,看着吴静静点菜,良久,吴静静好了,才注意到了程商。

“唰”的一下,吴静静的脸就红了,她把都埋得很低,都不敢去正眼看程商。程商也是注意到了吴静静有些不好意思,程商笑了笑,对吴静静说道:“没有关系的。”

良久,吴静静才把头抬了起来,可是她依然不敢去看程商,可程商却是一直注视着吴静静。他不明白,为什么吴静静要去包庇一个那样子的人,程商很费解,可他说出来的话却是口不对心:“吴静,你,现在做什么工作?”

“没有啦!我现在在A市的声乐学院就读,是大一新生。”说着,吴静静的脸上多了一抹红晕。

也许是吴静静说出来有些自豪,也的确就是这个样子。

能够考上A市最著名的这所声乐学院,或许是吴静静觉得最好最幸运的一件事情了。

程商明明就知道吴静静的所有资料,可是话说出来,就没有办法了,再加上程商就是一个话题费,对吴静静问的问题也是稀奇古怪,他又继续问道:“抱歉,我还以为你工作了。那么,学习怎么样呢?”

也是醉了,程商居然能够扯到学习上来,有谁又能够想到一贯沉默寡言的程商居然会主动问出这么幼稚的问题来,可怕的是,吴静静居然一本正经的回答着程商:“学习算是中上吧,我只是想好好学习,以后当一个大明星!嘿嘿,虽然我也只是想想罢了,其实,我还是想等到毕业了以后,找一份稳定的工作,让奶奶不要那么幸苦啦!”

程商皱了一下眉头,说道:“你是和奶奶生活吗?”

“恩恩!我奶奶可和蔼了!慈眉善目!在我们那个地方可是人人都尊敬的呢!别看我奶奶现在都六十多了,可是她依然还很健朗,满山满山的挖药材挣钱呢!我奶奶就是我的偶像!我能够有这么一个奶奶,我觉得是我吴静静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了,可是,”吴静静说着,不免鼻子就酸了起来,对于吴静静来说,自己的奶奶爬那么高的山挖药材,就是为了给自己挣取生活费,有时候一想,吴静静觉得挺愧对自己的奶奶。

程商不明白,有程臻那么有钱的一个父亲,为何吴静静会说来这些话?程商不仅有了一丝疑惑,他轻轻拍了拍吴静静的肩膀,安慰道:“都是我不好,让你想起了自己的奶奶,快上菜了,我想,将那些苦楚都当作是食物,全部都吃下去会好很多的。”

这个样子的吴静静使得程商有一些怜悯之意,她觉得吴静静是不可能会知道那么多的,或许,吴静静是真的不知道程臻的事情

程商现在心中有了一些否定的意思。

吴静静抹了抹泪水,笑中带泪的回答着程商:“我今天流了好多的眼泪,从前,都是一个星期才会哭一次的,可是那样吃,是会吃胖的!”

程商笑了一下,说道:“没关系啦,吃胖了会减下去的。”

渐渐的,程商和吴静静聊的热络了起来。等到菜上齐了,吴静静狼吞虎咽了起来,可是,程商却是连筷子动都没有动。

吴静静注意到了,一边吃还一边问着程商:“哎,陈寒,你怎么不吃啊?!”

程商似乎是有些尴尬,怔了一下,才回答着吴静静:“我……吃过了。”

吴静静一副不相信的样子,再次问道:“你真的吃过了吗?”

程商点点头,“嗯,吃过了。”

“嘿嘿!那我就不客气了,希望我吃饭的样子没有吓到你。”说着,吴静静又继续埋头大吃了起来。

说起来,吴静静也的确是饿了,她这几日都没有怎么好好吃饭。可对程商而言,他真的是一刻都不想要多待。

吴静静的确是个吃货,一桌子的菜全部都被她一个人吃掉了。程商的确是有所讶异,他也是第一次见一个女孩的饭量这么好,可到了付账的时候,吴静静却懵了,她翻遍了兜,一毛钱都没有,只见她,像个机械一般转过身,小声道:“恩人,你可不可以,先借点钱给我?你放心,我一定会还给你的!”

程商没有说什么,从钱包拿出钱付了帐,对吴静静说道:“是我带你出来吃饭。你无须在意付账的事情。还有,以后不要叫我恩人,叫我程,陈寒就可以了。”

程商又是差一点脱口而出,所幸,及时改了过来,才没有让那种事情发生。

这一刻,程商更是有所怀疑。程臻不是程氏家族的人,但却是程之二姐的丈夫。也算是出自名门,可为何,对这个私生女这个样子呢?

程商不敢相信,毕竟,他对吴静静还是有些怀疑。

“好,谢谢!我回去就会还给你的!可是,这里是什么地方啊?你又是怎么救的我啊?他们,为什么要绑架我?”吴静静吃饱以后,总算是意识起来了这个问题,她的样子很茫然,也很想迫切的知道答案。

此刻的程商,有些推翻了刚才的想法,因为吴静静才要想起来问自己是如何被绑架的,程商觉得吴静静有些装模作样了。

可是程商,根本就没有考虑过该如何来回答吴静静这件事情。

程商直接掠过了这个话题,笑了一下,对吴静静说道:“我送你回酒店吧。”

吴静静也是稀里糊涂的没有在继续问下去了,可是,到了出租车上面,吴静静又是忍不住问:“陈寒,究竟是怎么回事啊?这样子我心里好烦闷,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告诉我好吗?!”

的确,吴静静现在心里是很焦躁的,她就感觉这几天像是个噩梦一般,压的自己喘不过气来,如今,她很想要迫切的知道答案。


《沉沦豪门:总裁大人求轻虐》文心书阁书号:142


微信搜索公众号:wenxinshuge,关注文心书阁后,发送书号获取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wenxinshuge
关注文心书阁后回复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