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豪门溺爱:总裁的蛇女宝贝》南宫瑶 夏子太 疯丫头小说 书号:140

书阁管理员 2017-7-10 846


豪门溺爱:总裁的蛇女宝贝

作者: 疯丫头

字数: 442028

为达成母后所说,要让救命恩人江山美人在握的目标。某公主穿越报恩,命运待她不薄,那救命恩人,钱不缺了,只要给他找到美人就好。研究再三,某公主最终认为最美的人是她自己,由此开始了一系列挑逗的过程。可是终究没有敌过世俗的压力,蛇胆付,回忆尽,回到蛇国,某料,那人却千里追寻过来。可是遗失的爱情,怎么收回……


《豪门溺爱:总裁的蛇女宝贝》文心书阁书号:140


微信搜索公众号:wenxinshuge,关注文心书阁后,发送书号获取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8)
书阁管理员 2017-7-10
引用 1
楔子
十年前。

黑云压城,电闪雷鸣,蛇国小公主修炼千年,初成人形!

可爱的小公主—南宫瑶,褪去蛇皮,换上一身蓝装,快乐的穿梭在树林之间。恍惚之间,穿透人界和蛇界的结界,来到人间。

初到人界,茂密的丛林让她如鱼得水,正是嬉戏之时,尾巴突然被夹住,刺骨的疼痛传来,让她陷入昏睡之中。

醒来,一个俊俏的男人,拿着长棍子拨弄着夹着她尾巴的铁夹子,木棍让她的身子有些不适。身子劳累的蜷曲在地上。

瑶瑶蓝色的眼睛,盯着那个男人,注意着他的行为,她看着那个男人小心的走了过来,看着他边拨弄着她的身子,边小心翼翼的打开夹子?。

“啊……”那个夹子的倒钩,让她使劲的惊呼出来,惯性使然的咬向旁边的男人,松开夹子的一瞬间,她逃窜不见……

该死的,子太坐在医院,打着清蛇毒的预防针,今天去森林露营,居然看见了一条蓝色眼睛的蛇?他确定他没有看错,这个世界上居然有蓝色眼睛的蛇,它居然被森林里猎人布下的捕猎夹给夹住了,不知道什么原因,他跑了过去,想放开它,没想到这条蛇居然“不知好人心”的狠狠咬了他一口。

去医院,医生都认为他在胡言乱语,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蓝色眼睛的蛇,都认为他认错了,所幸那条蛇是没毒的,打点一般的预防针就好……

十年后

时间匆匆而过,子太坐在楠木桌后,扒开衬衫袖口,怔怔的盯着这个蛇牙印,十年了,他总是在梦中梦到那条蓝色眼睛的蛇,而这个牙印经久未消,好像是证明它来过的唯一印记!

蛇国宫殿,某条刚刚睡醒的小蛇,被母后叫到身前……

“瑶儿,你历经天劫之时,逛入人界被伤,幸得一人所救,所以,现在母后命你去人界报恩!”

“报恩?”古灵精怪的瑶儿拿了一颗果子放入嘴里,叽里咕噜道:“那要怎么做?”

“很简单,让他美人在旁,权势再握就好!”

“那他要是个穷光蛋我岂不是要耗费很大一番力气?要在不知不觉中,助他富贵?还有美人?怎样的人才叫美人啊?”

贤惠的皇后面对这个虽上千岁,却不懂男女之情的女儿,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看了看这如花似玉的女儿,灵光一闪,说道:“比你漂亮的,就是美人……”

“好勒!那我去了!”终于可以去人间玩了……蓝光一闪,南宫瑶已经离开!
书阁管理员 2017-7-10
引用 2
第001章:到你怀里
为什么所有人都在看着她?难道她没有变化成人形?没有啊!南宫瑶看了看自己奔跑的腿,确实是脚,不是尾巴!

南宫瑶疯狂的奔跑在大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对她露出惊愕的眼光。红灯视而不见,汽车的鸣叫,充耳不闻!她只是固执奔跑着,离那个人的气味越来越近!

司机疯狂的按下刹车键,唾骂一声,这个疯子。过路的情侣对她指指点点,绕道而行!好事的记者跟在她后面不住的追赶着,他们只是想知道,这个看着漂亮的从橱窗里走出来的女孩,为什么要……裸奔?

难道是现在社会上典型的虐待事件?难道这个女孩得了什么病?难道是……?不管是哪个结果,记者们都疯狂了,这绝对是一个街头上比“犀利哥”更红的人物!

子太劳累的从影氏大楼走出来,今天的头无故的有些晕,也许是昨天宿醉的结果,小侄女周岁生日,他确实疯狂了一把!想到曾经立志作为情妇的紫郁都结婚生子了,忍不住有些头疼,家里又得逼婚了吧!做为长子,迟迟未动,确实令家里有些担心。

想到那天,那个口无遮拦的紫郁公然的质问,他是不是不行?不行就该看医生的同情表情,他就一阵头大!唉……也不想解释什么,也许是真的缘分还没有到吧!

门口的保安尽职的向总裁敬礼,目送这个年轻有为的领导者出去。这个总裁在感情上“无绯闻”,品德上“无逃税”,工作上“无败绩”,是个典型的“三无产品”,值得所有员工钦佩!

外面的阳光有些大,子太拿手挡了挡眼睛,惯性的理了理自己西服的扣子,准备去车库开车!

突然间,一个幼小的身子撞了过来,牢牢的拉住他西服的下领,子太低头,就看见了一个粉雕玉砌的小女孩,张着蓝色的眼睛,小鹿般无辜的看着他!

像一道光砸入他的心脏,子太没有立刻叫保安拉开,而是拿开呆滞了几分钟……难道是向他乞讨的?在步行街,这样的可怜小孩多了!

子太边从口袋里掏钱,边想现在的人贩子也太猖狂了,抓了这么可爱的小女孩,还敢让人家在大公路上乱跑,也不怕别人家人发现!唉……造孽啊!

抓了抓口袋,子太变了脸色,糟糕……自己从来都没有带钱的习惯,总不能给她开张支票吧?

南宫瑶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忍不住扑在他怀里深嗅,没错,就是这个味道!她的救命恩人,就是他了!

子太尴尬的看了看这个女孩,真想告诉她,他没有钱。低头,看了看这个女孩,没想到却对上她如碧海蓝天般的眼眸,天真的微笑,灿如星辰!

这女孩傻傻的看着他笑干嘛?他有些心里发毛,总觉得有点不对劲啊!该不会真是个傻子吧?

跟着这个裸奔小女孩的记者远远的站着,准备好摄像机,这个男人他们是知道的,K市首富,举足轻重的人物!没有弄清楚事情的缘由,他们也不敢贸然上前采访!只是远远的看着影氏总裁在包里掏着什么!
书阁管理员 2017-7-10
引用 3
第002章:路上乱认爹
终于,子太低下身子,准备告诉这个小女孩,他没有钱这个残忍的事实时,才发现……天啦!这个小女孩居然是裸奔的!

有没有人告诉他是怎么回事?行为比思想更快,子太毫不犹豫的脱下西服外套,套住她的身子!看到这样的一幕,记者们明白了,看来是影氏总裁心疼这个女孩,准备施以援助吧!

这样的事件,应该大肆报道,有利于影氏的企业形象,夏总裁应该很乐意接受他们的采访。

于是记者上前,带好记者证,准备对这样的事大肆采访一番!

可是……那个小女孩的叫喊,将他们定在了原地!他们听到那个粉雕玉砌的小女孩说:“爹爹……?”

南宫瑶看着这个俊俏的男人,比她那些美丽的美丽的哥哥还漂亮,用手描绘着她的脸,看着他黑褐色的眼睛,眼睛中都闪出了耀人的光芒!

子太看着这个小女孩,眼神中惊奇的光芒,那只在他脸上游动的小手,居然没有让他觉得厌恶,就任由她在脸上游离了。

突然,那个女孩露出夺目的微笑,张口道:“爹爹……”

爹爹?子太神经一紧,她怎么叫自己爹爹啊?莫非是被遗弃的小孩?

“爹爹……”南宫瑶再一次叫道,为什么他不理自己?“救命之恩,如同生父”难道自几叫他爹爹有什么不对吗?为什么他好像变的紧张起来,连呼吸也不自然?

不行,自己要做一个知书达理的公主,于是南宫瑶固执的叫着:“爹爹……”

围观的记者沸腾了!原来这个小女孩竟然是夏总裁的女儿,怪不得长的这般可爱,围观的女人也沸腾了,原来夏总裁已经有了这么大一个女儿,围观的男人也沸腾了,那个该死的男人终于结婚了……

可是子太茫然了,有谁告诉他,他是哪里跑出来这个大一个孩子?

“小朋友,你弄错了吧!我没有孩子的!”子太试着和她沟通,希望她能够明白,自己并不是他的父亲,可是南宫瑶还是固执的叫道:“爹爹……爹爹……”

“没有,我不是你爹爹……”子太将她放下,来到记者面前,试图说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请媒体朋友帮忙,寻找小孩的父亲。

哪知道刚刚放下小孩,来到记者前面,准备说话时,那个一直笑颜如花的小孩突然就无声的哭了起来。

晶莹剔透的泪珠从她的脸庞滚过,蓝色的眼睛,盛满了忧伤,套着子太的大衣,越发显得娇小,白皙的肩膀垮在外面,犹如上等白玉,渐渐的泪珠越滚越快,肩膀一抽一抽的,无言的诉说着她的委屈。

“她的一滴泪,天上一颗星”连哭起来,也美成这样的小孩,记者也看不过去了,看子太的眼光也就变了,就那样简单的就认定了,子太一定就是她的父亲。

虽然这夏总裁虽然在外面名声不错,可是谁知道暗地里干的些什么勾当,这些有钱的人,花花肠子可就多了,搞不好就是他哪个地下情妇生的私生女,抛弃人家了,现在小孩找上门了,不然这样漂亮可爱的小孩,哪家舍得扔啊!
书阁管理员 2017-7-10
引用 4
第003章:我女儿
那些一心想爬山总裁床的女人也淡定了,看来这夏总裁不是所托之人啊,这样漂亮的小孩,想她的妈咪也该是个尤物,可是夏总裁仍是抛弃了,再看看自己有些肥硕的腰,算了吧!这样抛弃妻子的男人,光长一副皮相了!

那些男人突然就有了骄傲的资本,娘的,爷虽然没钱,可是对得住人啊!抛妻弃子的事,自己可做不出来,想着,腰板挺得直直的,带着幸灾乐祸的目光,看着子太如何收场!~

子太看着周围的人,眼光突然都变了,有些莫名奇妙,回头再看看那个孤单站在大街上的小孩,齐腰的长发摆在身后,白皙的小脚站在滚烫的地上,眼泪如水般滴下,所有人带着同情的眼光看着她,那么小的孩子,就一个人默默的承受着一切。

子太到口的话都说不出来了,只能呆呆的看着她,那个小女孩放佛感受到他的目光,抬起头来,梨花带雨,所谓的画中仙人也只该如此了。

蓝色的眼睛已经哭的有些红了,子太还没见过那么敏感的眼睛,几滴泪,就红成那样,看着她倔强的扬着头,不让眼泪再流出来的样子,心突然就那么痛了……

子太走过去,小心的蹲在她面前,看到这个小女孩泪眼汪汪的看着自己,到口的质问吞了进去,他很想质问她为什么要叫他爹爹?他很想质问她,为什么这样一幅样子跑到自己面前?他很想质问她,这样大庭广众之下的疯狂,是不是别有用心?

可是,看着这样的她,牵惹着他的心,一丝一丝,如同蚕丝将自己绑的透不过气,柔弱的她,好像只要他说一句重话就会消失不见!好吧!他夏子太不缺钱,养个女孩又如何?正好也可以阻绝那些疯狂的女人!

他伸出手,连同衣服将她抱入怀里,小声的询问道:“你叫什么?”

“#……%……※……”南宫瑶小声的回答,蛇国的语言让子太根本没办法知道她说的是什么?只能更加用力的报紧她,一阵感慨,真没想到这样可爱的小孩,居然神经有点问题,没事,只要能医,他就会医好她。

看着救命恩人疑惑的眼神,南宫瑶也一阵心悸,难道他听不懂自己再说什么?可是“爹爹”这个词语他不是听懂了吗?莫非蛇国和人界通用的只有“爹爹”这一个词?那也太……搞笑了吧?

那她怎么知道他的需求,怎样给他找美人啊?为了证实她的猜想,她有叽里咕噜的说了一长串,大意就是告诉他,他是她的救命恩人,她是来给他找美人的!

子太听着她一长串的“#……%……&……”之类的,忍不住将手摸上她的额头,天啦,她没问题吧?

周围的人也变了脸色,对子太的眼光又从不屑转变成同情,生了这样一个神经质的女孩,唉……也真是可怜。

南宫瑶感受到他们的目光,将自己的头埋的低低的,心像被石头压着那样难受,她本来就是蛇嘛,不会讲人话是自然的……

感受到她的委屈,子太更加用力的抱紧她,对周围的人解释道:“我女儿”
书阁管理员 2017-7-10
引用 5
第004章:夏家的异想天开基因
一路同情的眼光,子太见人就解释:“我女儿”。友好的态度,也让众人对这个小女孩重新燃起了希望,更有老人掏出名片给子太,解释道:“这个老中医对神经治疗,很有一套……”

南宫瑶……我才不是神经病呢!我是蛇国人见人爱的小公主,怎么沦落到人界就成神经病了?真是“落难的凤凰不如鸡……”

带着南宫瑶回到夏家,推开门,首先迎接他的就是妹妹暧昧的眼光,紫郁看着他怀中粉雕玉砌的小女孩惊呼道:“啊……带种的鸡也下蛋了?还是这么大个?”

紫郁夸张的比划着他怀中约莫十岁的小女孩,不会吧?难道哥哥和爸爸一样,被别人“带球逃跑”了?

子太看着紫郁骨碌骨碌直转的眼睛,就知道她想到别处去了,她的脑子大概都是那些“性虐待”?“家庭暴力”?“带球逃跑”?之类的恶俗剧情吧,一定为这怀中的小天使拟定了N种可能发生在她身上的剧情,天啦……他夏子太是那么不负责的人吗?

夏家的“异想天开”的基因,应该传给她的比较多,包养一个男人,她也真做的出来!幸好摊上了一个“死心塌地,无怨无悔”的妹夫!

现在,都是做妈的人了,怎么还是这么不淡定,子太无言,求救的目光,看向坐在沙发上的妹夫。自家女人,他也不管管,可是别人摇摇头,摊开双手,他也是爱莫能助啊!对于自己的娇妻,他只有求饶的份……

“哥,怎么只带宝宝回来,嫂子呢?”紫郁朝子太的身后望了望,确定没有人后,才不敢置信的问道。

只要孩子不要娘,她怎么摊上这么一个哥啊!

子太……返璞归真,联想丰富,且一般他在她脑中都是那种不负责任的形象,他怎么就摊上这么一个妹啊……

“她不是我孩子……”子太无奈的澄清事实,可是听到这句话,本来已经睡在子太怀中的南宫瑶立马清醒,甜甜的叫了声:“爹爹……”

眼神祈求的望着他,一副你怎么不认我的表情,委屈到极致!

子太……无言,怎么又是这样一种状态,这小家伙为什么就管他叫爹啊!可怜的是,她说的其它话……如果那能称作语言的话……抱歉的说,他是个没文化的人,完全听不懂!

紫郁看了看小家伙,再看看子太,一副我就知道是你孩子的表情。

子太……天啦,我比窦娥还冤啊!窦娥还有六月飞雪证明他清白,可是他夏子太……这未婚先孕,丢妻弃子的名声是坐实了!

算了,家里人还是要说清楚的,子太十分严肃的说道:“她是我捡的!”为了防止紫郁的反问,子太一股脑的全说出来:“我出影氏门,她裸奔到我怀里,叫我爹爹……我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

“捡的……裸奔……这么漂亮的小孩?那再给我捡几个试试?你以为是守株待兔啊?要真这么容易,大家都做人贩子去了!敢情你夏总裁不光电脑比较强悍,连拐卖小孩也是一把好手?”

子太……好吧!也许这难以置信,但是他确定加肯定的说,这就是铁一般的事实!
书阁管理员 2017-7-10
引用 6
第005章:惊人的美貌
正好这时,妹夫大喊一声,示意紫郁看,电视里正报道着今天在影氏大门外发生的一切:“裸奔少女认影氏总裁为父”?

裸奔的绝色少女,疑似神经病的脑袋,只叫夏总裁爹爹,骇人听闻的消息,终于让紫郁相信,这个小家伙,不是哥哥的孩子!

子太一副“真相”了吧的表情!

楞了半响,紫郁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但是看着这个女孩的眼光却没有一般人的同情,而是坚韧的鼓励!神经病又如何?她夏家的人从来都是要在绝望中走出坚强!

南宫瑶看着紫郁鼓励的目光,露出一个甜甜的微笑,其实她很想告诉这个漂亮姐姐,她没有问题,却怕自己正宗的蛇语让这个姐姐更担心,只能甜甜的笑着,蓝色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告诉这个姐姐,一切都很好!

接收到这个这个小女孩的信息,紫郁张开手,南宫瑶立刻从子太怀里坐起来,抱到紫郁怀里。子太目瞪口呆,这个除了他就不让人碰的小女孩居然接受了紫郁?也许真的是他们夏家命里的人吧!

等紫郁将换上她以前衣服的小女孩牵出来时,大家都被这样的美貌惊呆了,子太终于相信有种美不能用语言表达的,白色的丝质公主裙,泡泡袖的大裙摆,红色的小皮鞋,简单的装扮,却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白皙的皮肤让红色更加妖娆,白色更加纯情,魅惑的组合,配上她蓝色的眼睛,漠视天下的气质,才十岁啊,居然就有这样魅惑的力量?

子太狠狠的压下心中的悸动,楞了楞后,转过头不再看她,喝了茶几上的水,压下心中的那份心动!

见鬼了!自己居然会对一个十岁的小女孩产生悸动?是自己有恋童癖还是禁欲太久?没有多想,子太把结论归结到后者!

南宫瑶看了看低下头不再看自己的子太,小声的叫道:“爹爹……”。为什么爹爹都不看她?难道是自己长的太丑了吗?看着自己小了一号的身子,明明还是那个蛇国的自己嘛!大臣们不是都很喜欢她的吗?

不行,一定要让子太爹爹喜欢上自己,不然怎么给他找美人啊?自己说的话,他会听吗?

南宫瑶跑过去,小脸撑在子太的膝盖上,晃动着他的大腿,眼神渴望的看着子太,柔声的叫道:“爹爹……”

看着这样的她,暗骂自己无耻,居然对一个十岁的女孩想入非非,将南宫瑶抱在膝盖上,深埋心中的悸动……

这一幕看得紫郁目瞪口呆,还真是只认哥哥的孩子?

坐定,看着子太膝盖上的小女孩,她的归属就成了问题,是收养她,还是为她找回亲生父母?紫郁想听听哥的意见!

“哥,你打算养着她,还是找回她的父母?看她蓝色的眼睛,你说她父母应该是外国人吧?”

听到紫郁要将她送走,给她找父母,南宫瑶拉着子太的袖子,一个劲的摇头,她是蛇,才不是什么外国人呢!她是来找救命恩人的,现在找到了,还没报恩呢!她能回到哪去?
书阁管理员 2017-7-10
引用 7
第006章:我要留下她
子太看着她摇着他袖口的手,难道她能听懂他们的话?听力没有问题,只是不会说话?于是子太试探的问道:“你是说你父母不是外国人?”

恩,小女孩一个劲的点头!看到她的反应,大家都来精神了,看来她神经没有问题,这就好,这样给她找到亲人就很容易了!

紫郁兴奋的问道:“那你记得你父母吗?”问完,紫郁期待的看着小家伙!

恩,小女孩点点头后,手一摊,做了一个睡觉的动作,告诉他们,现在他们在蛇国冬眠了!

看着小女孩比划的动作,紫郁自动翻译成:手一摊……没救了!睡觉……已经死了!眼中充满成柔情,摸摸小女孩的头。

“哥,那我们怎么办?”这下子没办法了,一个孤儿,他们该怎么办?

南宫瑶可怜兮兮的看着子太,直叫道:“爹爹……爹爹……”然后砰然吻上子太的右脸颊!

在紫郁看来,这只是一般小女孩向妈咪撒娇的小动作,她女儿也经常做啊!可是,于当事人,她却永远不知道他们的感受……

子太愣在那里,刚刚她轻如羽毛的一个吻,像一道电流划过他的心脏,甚至激起战栗,似乎,初恋般的美好……好吧!他承认他有点装B,他过很多女人,但是却没有恋爱过,但是他肯定,这应该就是小说中初恋般的感觉……

南宫瑶也愣住了,只能呆呆的瞪大蓝色的眼睛看着他,在皇宫她也经常和哥哥们嬉戏啊!甚至化身为蛇互相纠缠,几千年来,这样的吻,不知道多少次了,可是却没有一次有这样的感觉,似乎她的心已经停止了跳动,只想化身为蛇,把他好好的包围住,好好的守护……

看着她蓝色的眼睛,有些熟悉,似乎有什么一闪而过,却在想抓住时,猝然消失……子太笑笑,也许是他多想了吧……

南宫瑶不好意思的看着他,尴尬的把头埋在他的肩上,用手抱着他的头,撒娇的叫道:“爹爹……爹爹……”她想说的好多好多,可是这蛇语,却无法和他交谈!头一次,那么恨自己,居然连正常的话也不会说!

抱紧怀中的小女孩,子太对紫郁认真的说道:“我要留下她……”

看着他们抱在一起的缠绵,紫郁看的有些不自然,却不知道哪里不对,再看看可爱的小女孩,什么也没说,无言的赞同了哥哥的安排。

“好吧!夏家又添新成员,给她取名吧!”紫郁大呼一声,开始张罗着给小女孩取名字。

“哥哥叫子太,我叫紫郁,妹妹叫紫林,妈咪好像偏爱紫,要不要给她也取紫的?”紫郁提议道,想到了妈咪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希望她的每个儿女都能和最爱的人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她就觉得这个字,是个好字!

紫郁的老公难得反对的发言道:“不好,大家看到这样的女孩,搞不好还认为是子太的妹妹呢!”

紫郁……汗……好吧!她承认她妈咪和爸爸是相爱了一点,今年已经是他们的第N次环球度蜜月了!可是妈咪应该不会再生了吧……
书阁管理员 2017-7-10
引用 8


第007章:注定属于夏家

那就“夏春”“夏夏”“夏秋”“夏冬”“夏风”“夏花”……

听着紫郁扳着手指头,说着春夏秋冬,风花雪月的成语,子太终于忍不住的阻止道:“停……还不如叫吓人呢!”夏花?怎么不叫如花呢?她家小宝贝能叫那么“通俗到恶俗”的名字吗?

怀中的南宫瑶被子太的声音惊醒幻想,给她取名吗?摇头看了看窗台上那盆莫名吸引她的花,跳下去抱在怀里,瞪大眼睛指给子太看!她就要这个花的名字……

子太看着抱着花的女孩,苦笑,原来连世间最吸引人的“罂粟”在她的旁边都会黯然失色啊!终是“人比花娇”!

才十岁就这样的女孩,以后该是如何的美艳不可方物,她若是妖娆世间,那倒真是比罂粟更毒的“罂粟”了,好吧!你那致命的吸引力,迷人心智,就取名“夏罂粟”吧!

于是子太看着抱着花的南宫瑶,一锤定音:“就叫夏罂粟吧!”

听到子太的话,小女孩使劲的点点头,看到这一幕,大家都笑了,看来她果真和子太有着莫名的默契。

很快,办好收养证,南宫瑶就正式成为夏家的一员,改名:“夏罂粟”。

紫郁婚后,子太也很少留在夏家大宅,而是独身住在山间的小别墅,只有周末才回夏家大宅,所以罂粟也被带到了山间别墅。

一路上,罂粟坐在车上,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好奇,趴在车窗,看着各色各样的人群!

有小朋友站在二个“圆圈”上滚的飞快。

有奇怪的女人,有着蛇国才有的白色头发,她激动了说了一大串蛇语,别人误认为她又“发病”了,有奇怪的男人,将手悄悄的伸进旁边姐姐的衣服里,满脸陶醉;还有蹒跚的爷爷奶奶牵手漫步在路上……

这里的人都那么奇怪吗?她不解!

别墅坐落在山顶,绿树成荫,鲜花丛丛,蝴蝶成群,白色的房间掩盖在绿树之间,很是别致,红色的瓦片,在阳光下闪着金光。

罂粟看着这样的美景,喜爱非常,又可以穿梭在树林中了!

两人下车,刚进门,一条白色的狗就冲出来,对着罂粟大叫,罂粟看着这条朝她狂吠的的藏獒,不自然间属于王者的气息散发,子太立马将罂粟藏在身后,大声训斥道:“雪儿……回去!”

听到子太的训斥,雪儿耸拉着耳朵,乖乖的趴在地上,暗自抬眼睛,看着这个对自己极具威胁性的生物!

罂粟从子太后面走出来,眼睛散发着幽蓝色的光芒,慢慢的走在雪儿面前,雪儿嘴里嘀咕着,身子不住的往后缩,罂粟上前,半蹲在雪儿面前,拿出子太给她的饼干,递给雪儿!

可怜的雪儿,看着这个让她战栗的女孩,只得乖乖的伸出舌头, 慢吞吞的舔着眼前的海苔饼干!呜呜……为毛不是骨头味的?

看着罂粟和雪儿的互动,子太大惊,雪儿什么时候变的这么乖巧了?自己还怕雪儿不认罂粟,准备送走它的,看来现在不用考虑了!连夏家的宠物也接受她,莫非她真是注定属于夏家的?


《豪门溺爱:总裁的蛇女宝贝》文心书阁书号:140


微信搜索公众号:wenxinshuge,关注文心书阁后,发送书号获取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wenxinshuge
关注文心书阁后回复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