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纯禽总裁的枕边甜宠》夏漓安 傅流年 森鹿小说 书号:5

书阁管理员 2017-7-10 655


纯禽总裁的枕边甜宠

作者: 森鹿

字数: 727319

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在喝下姐姐的那一杯酒之后她的命运就彻底改变了,那晚,他在她耳边淡淡的说,“你的这一夜,是我用钱买来的。”再见,她狼狈的在他面前摔了个狗吃屎,他冷漠开口,“等你主动来找我,事情就没那么容易了。”最后,他霸道的将她禁锢在身边,夜夜贪欢,“夏漓安,如果我不能说服你,那就睡服你。”而她的心脏为他跳动的那一刻她才发现,原来从始至终,她不过是一个替身而已。


《纯禽总裁的枕边甜宠》文心书阁书号:5


微信搜索公众号:wenxinshuge,关注文心书阁后,发送书号获取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6)
书阁管理员 2017-7-10
引用 1
第001章:你这一夜是我买的
哗!

冰冷的水泼在夏漓安的脸上,她猛地从睡梦中惊醒,偌大的卧室里,夏漓安的呼吸声格外明显。

清冷的月光洒进屋子里,她下意识的打量周围的环境。却因为喝醉酒的原因,夏漓安的视线有些模糊。

“再过三分钟,我就不等你了。”

一个冰冷的声音忽然响起,他的声音如地狱里的修罗,听得夏漓安背脊发凉。

床边,一个长相俊美的男人撞进夏漓安的视线。

男人穿着一身好看的黑色西服,一双清冷的眸子紧紧的盯着她看,他的身上散发着一种极其危险的气息,男人长得很帅气,脸颊俊美,高贵。可看着面前的男人,她就是莫名的害怕起来。

男人抬起手,看了看手腕上的名牌手表,“你浪费了我两个小时的时间,你准备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他的时间是宝贵的,两个小时,足够让他吞并一家中型公司。

夏漓安的思绪浑浑噩噩的,她听不懂这男人在说些什么。陌生的环境,陌生的男人,隐约让她不安起来。

她的额头上已经满是汗水,夏漓安胡乱的抓了抓头发,晕倒之前的场景不停的撞进她的脑海,为了庆祝姐姐找到新工作,她被姐姐带去酒吧喝酒。

“我姐姐呢?”

“姐姐?”白衬衫男子忽然冷笑一声,房间里昏暗的灯光照在他的脸上,竟显得有几分诡异,“还真是一个被人送上床还傻到找姐姐的蠢女人。”

“你是什么人?你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你不需要知道。”男子话语冷漠,全身上下散发出的强大气场竟压得夏漓安再说不出一句话来。

下一刻,男人忽然欺身而上,健硕的身子压在她的身上,“你只需要知道,今晚你得陪着我了。”

吱啦!

身上的衣服忽然被男人撕坏,夏漓安的心中一惊,因为身子很热,她的身上满是汗水。

两具身子贴在一起,湿漉漉的感觉和浓烈的酒味让他很不舒服,男人的眸光骤然一凛,寒光四射,下一刻,他忽然站起身,抓住夏漓安的胳膊,硬生生的将他拖下床。

夏漓安双腿发软,脚下一个酿呛,忽的就扑到了男人的身上。

“我不喜欢和一身酒味的女人做,把自己洗干净。”

男人将她拖进浴室,放水。夏漓安抓住了时间,转身就要跑,然而下一刻,她身上仅剩的胸衣忽然被男人从背后抓住。

“你敢出去一步,我立刻打断你的腿。”

男人的声音冷的要命,夏漓安不认识他,却感受得到他身上的可怕气息,他的一句话就让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她的身子僵在那里,说话的声音都带着颤抖,“你,要做什么。”

“一个正常的男人面对一个赤身裸体的女人,你说会发生什么?”他抓住夏漓安的胳膊,将她拽到花洒之下。

温热的水浇在夏漓安的头上,这让她瞬间清醒了不少。

她的面色绯红,胸前的风光呼之欲出,男人的眸光募得收紧,只感觉自己一阵口干舌燥,他的身体逐渐发热,全身的躁动都汇集在了一处。

下一刻,健硕的身子欺身而上,迫不及待的将面前的女人抵在墙上。

她的后背贴着冰冷坚硬的墙壁,瞬时让她打了一个哆嗦,下一句话还没说出口,她的唇忽然就被他吻住了。

花洒的水不停的浇在两人的身上,他的衣服也湿漉漉的,夏漓安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一处坚硬正抵在她的小腹上。

她已经意思到接下来回发生什么,夏漓安的双腿发软,身子忍不住颤抖。

他的大手在她的背上游走,夏漓安的脑子嗡的一声就炸开了,一瞬间,大脑一片空白。

男人能够感觉到她的青涩,随后他几乎可以确定了对方所说的话,她确实是第一次没错,而且有可能连吻都没接过。

他盯着她的脸,只想着把她压在身下狠狠的欺负一番。

像。

她和那个女人实在是太像了。

如果不是这张脸,他怎样也不会找上这样一个不出众的夏漓安。

夏漓安不安的想要挣脱,她不停的摇头,话语中都带着哭腔,“不要,放开我,求求你不要这样对我。”
书阁管理员 2017-7-10
引用 2
第002章:求你  放过我
男人禁锢住她的双手,双眸紧紧的盯着她,放开?他放开谁,也绝对不会放过她。

“疼!”她抓住男子的手,眼里的慌张无处掩盖,她夏漓安活了二十年,第一次被人逼成这样。

“更疼的还在后面。”男子话落,忽然将夏漓安打横抱了起来,她被吓得惊呼,下一刻,已经被他抱出浴室扔在了床上。

因为冲了淋浴,夏漓安清醒了不少。

男子的身子顺势压了下来,夏漓安闻得见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敢情她是遇到臭流氓了,“你放开我,否则我叫人了。”

“夏漓安,你是我花钱买来的,一千万。”话落,他丝毫不给夏漓安开口的机会,霸道的吻上她的唇。

听到这句话,夏漓安已经完全愣住了,这一夜是她卖给我的,一千万,矛头无一不指向了自己的姐姐夏意涵,她想说姐姐不会这么做,却只能发出支支吾吾的声音。

他微凉的手指让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夏漓安的心脏狂跳,脸色绯红,想逃,却被他压得死死的,那一刻,她的身子竟逐渐发热。

“夏漓安,若是怪,只能怪你的好姐姐,竟然舍得在你的酒里下药。”

“你记住我,我叫傅流年!”他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温热的气息扑在她的脸颊,夏漓安身子一抖,这种陌生的感觉让她慌张。

待她仔细去想傅流年这个名字,夏漓安的大脑嗡的一声就炸开了,在A市,怕是没几个人不知道傅流年,傅家太子爷,家世好,学历高,长得帅钱又多,是大多女人心中的梦中情人。

然而他并不是夏漓安的菜,而傅流年这个男人为什么偏偏找上了她,“傅,傅先生,你那么优秀,为什么要和我……”夏漓安头疼了,一句话支支吾吾的不知道如何去说,“你放过我吧,傅先生。”

“你要还钱给我吗?”傅流年嘴角邪魅的笑容散去,眼中是一种平淡如水的淡然。

一千万,她还不起!

“还是你觉得你有本事逃得掉?”

一句话听得夏漓安面红耳赤,她的思绪逐渐混乱起来,身体越发的发热,该死,姐姐给她下的药已经发挥药效了。

他的大手抚上她胸前的柔软,陌生的感觉让夏漓安既想逃,又期待着更多的到来。

傅流年霸道的吻上她的唇,他的身体压得夏漓安呼吸都困难。

身下不安乱动的女人,这张熟悉的面孔,姣好的身材,无一不让傅流年身子发热,面前的女人,竟然如此轻松的让他有了性趣。

“夏漓安,如果不是这张脸,你以为你会爬上我的床?”

“你不稀罕,我也不稀罕,刚好,你放过我。”是他在强迫她,而不是她主动爬上他的床。

夏漓安不明白,一直和她相依为命的姐姐为什么会做出这种事情。

压在他身上的男人不屑一笑,多少女人巴不得爬上她的床,而面前的女人说她“不稀罕?”

很好,他会让她知道,什么叫代价。

“唔……”撕裂的疼痛让她忍不住叫出声来,屈辱的眼泪顺着脸颊滑落,夏漓安的大脑,一片空白。

在她什么都没搞清楚的情况下,这个陌生男人毫不犹豫的夺去了她的贞操,“傅流年,你禽兽,我要告你。”

夏漓安疯了一般的抓着他的后背,指甲将她的后背抓出一条条的血痕,身体上的疼痛更加刺激着傅流年,他逐渐加快自己的动作,看着眼前女人痛苦的模样,他的心里忽然有了一种极其强烈的报复心里。

他逐渐失去理智,却完全忘记了,面前这个女人,不是她……

“告我?白纸黑字你姐姐签了字的,就看是你先把我告上法庭,还是我先让你姐姐进监狱。”他傅流年有着专业的律师团,而且无论警察局还是法院的人与他都有交情。

在A市,他就是王法。

说起她的姐姐,夏漓安的身子忽然一僵,忘记了反抗,他一次次的贯穿,让她忍不住全身颤抖,夏漓安紧咬着下唇,死活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你这个做妹妹的不乖,我是让你姐姐住进监狱好,还是让她,离开这个世界。”

低沉的嗓音带着一丝威胁的意味,夏漓安的心,猛地揪了起来,“不要。”

“不要?”

“不要伤害我姐姐。”

夏漓安的声音带着一丝祈求,眼神却坚定无比,这个男人就是个禽兽,他说的话一定会做到,尽管姐姐伤害了她,可她,又怎么能对姐姐不管不顾。

“好,求我,求的我满意了,我就放过你姐姐。”他的嘴角扬着一抹嗜血的笑容,身体依旧不停的贯穿着她。

他讨厌这张脸,这张背叛过她的脸。

“求你。”她抓住傅流年的胳膊,眼里的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

“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那些有求于我的女人,都会很主动的配合我。”他的眼里带着一种戏虐,他就是要让她求自己,要将她伪装的坚强撕碎。

他扯着夏漓安的头发,看着她的泪水一滴滴话落,夏漓安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为了一个曾经伤害过自己的女人,她把自己的身体出卖给了魔鬼。
书阁管理员 2017-7-10
引用 3
第003章:初夜被卖
夏漓安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阳光透过窗帘缝隙照进屋子里,或许是因为哭过的原因,阳光刺的她眼睛有些疼。

迎合着刺眼的阳光,傅流年的身影撞进她的视线,他坐在床边不远处的沙发上,全身上下只裹了一件浴袍,小麦色的肌肤倮露在外,头上还滴着水。

傅流年的双指间夹着一根烟,看见夏漓安醒了过来,他轻吐出一个烟圈,烟雾缭绕下,夏漓安没看清他的表情,却听见他问了一句,“醒了?”

身体上传来的疼痛清晰的让她记起昨晚发生了什么,床单上嫣红的血迹证明她珍藏了二十年的第一次给了一个陌生的男人。

具体来说,是被姐姐卖给了这个男人。

“你认清事实了吗?”傅流年冷笑一声,将手中的烟按在烟灰缸里熄灭,随后,他倒了一杯水,拿着一片药给她。

“吃药。”

“这是什么?”夏漓安拒绝结果他递过来的药片,如果她想毒死他他也要乖乖吃下去?

“你没资格怀上我的孩子。”

一想到自己和傅流年之间发生的事情,她就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她接过傅流年递过来的药片服下。

就是他想,她也不想怀上他的孩子。

门外,忽然就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夏漓安,滚出来!”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你姐跑了,你还想跑不成?给老子滚出来,别以为躲到这我就找不到你了。”

听到这一声喊叫,夏漓安的手一抖,手机瞬时掉在地上,发出啪的一声响。

夏漓安坐在床上,微微皱眉,傅流年的话一句句的撞进她的耳朵,“只能怪你那好姐姐,在你的酒里下了药。”

“你是我花钱买来的,一千万。”

只言片语在她的脑海中拼凑出一个事实,撞的她的头嗡的一声,姐姐欠债了,所以才把她的第一次卖给了傅流年,而姐姐没有用那一千万去还债,反而拿着钱跑了。

见她慌张的模样,傅流年皱了皱眉头,他走过去开了门,夏漓安本以为他会把自己交出去,然而事情的发展却出乎她的意料。

见门一打开,屋外站着的四个男人急忙就往屋子里冲,走在最前面的人却被傅流年抓住了手腕,随后屋子里的夏漓安只听“咔嚓”一声,紧接着就传来那男人痛苦的叫声。

那一声哀嚎让夏漓安都打了一个寒颤,对于傅流年的名字他早有耳闻,都说这男人做事决绝果断,这下夏漓安是见识到了。

“疼,放手。”

傅流年的气场太过强大,一个人堵在门前,所有人竟都不敢再轻举妄动,“你们当真要惹我吗?”

他缓缓开口,语气中带了几分萧杀,捏着那人手腕的手更加用了几分力气。

几个男人面面相窥,这个男人气度不凡,身上散发出的王者风范压迫的他们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片刻,这才有一个长了眼睛的认出了他,男子深吸一口凉气,慌张开口,“你是,傅流年?”

听到傅流年这三个字,被他抓着手腕的男人双腿一软,咕咚一下就跪在了地上。

“傅,傅先生,对不起,对不起,我们马上就走。”

如此一听,傅流年满意的松手,那几个男子屁滚尿流的逃走,整层酒店又安静了下来。

屋子里的夏漓安也松了一口气,她的衣服已经被傅流年扯得支离破碎,她也只能用被子将自己盖了个严严实实,傅流年走进屋子,斜靠在墙上,阳光照在他的脸上,没了那丝冷漠,“现在相信了吗?”

“她去哪了?”

“不知道。”傅流年声音冷漠,他又点了一根烟,短短几个小时的相处,他的性格夏漓安也抓清楚了几分,这个男人,是恶魔。

“刚刚的事谢谢你,我吃点亏,我们之间就算一笔勾销。”

“一笔勾销?”他似笑非笑的斜睨着夏漓安,“你的这第一次是你姐姐卖给我的,我们之间是买卖关系,我刚刚赶走了那几个男人,是你另外欠我的。”

傅流年这个男人太过聪明,她绕来绕去,还是没有绕过他,“可我已经说过谢谢了。”

“你没资格和我谈条件,我可以帮你还清你姐姐欠下的所有债务,但你要留下来,做我的女人。”

傅流年的面色忽然变得严肃起来,这让夏漓安瞬间感觉自己的头顶有一阵雷声劈过。

傅流年是什么人物?那是万千女人心中骑着白马的唐僧。而她夏漓安呢?平凡到丢到人群中都找不到的女人,傅流年的这句话让她觉得有些惊悚,他为什么会找上她?仅因为他们睡了一夜?

留在这个恶魔身边,她得不到什么好处。
书阁管理员 2017-7-10
引用 4
第004章:做我的情人
“傅先生,你确定你现在是清醒的?”夏漓安顾不得下身穿来的疼痛,不明所以的眯了眯眼睛,这男人,比她想象中更让人摸不着头脑。

多么奇怪的一件事,偏偏让她遇上了。

莫名其妙的被姐姐卖了第一夜,又莫名其妙的收到一句,“做我女人。”夏漓安觉得她真是走了狗屎运了。

“你在质疑我的决定?还是说你也觉得自己没什么地方足矣我做出这个决定?”傅流年的面上写着一种叫做’势在必得’的情绪,深邃的眼眸让夏漓安猜不出他的想法。

“我有男朋友了,如果我同意,那你就是第三者。”想到这一点,夏漓安的心中一阵酸楚,如今的她已经不干净了,她配不上韩哲,他们之间,似乎要结束了。

傅流年冷笑,这丫头让他做第三者?真是开天辟地头一个,“我最喜欢见不得光的恋情。”

有了男朋友还可以分手,何况这女人的第一次,是他的,而他在乎的,只是她的这张脸。

恋情?夏漓安嘴角一抽,见不得光的那是女/干情。

放在床边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傅流年走过去,接通电话,电话那边的声音夏漓安听不到,她只听傅流年应了一声好。

挂断电话,傅流年的视线再次落在夏漓安的身上。

“我可以给你时间考虑,如果你想答应这个交易,随时可以联系我。”傅流年从自己的外套里掏出一个钱包,抽出一张名片递给夏漓安。

名片上,傅流年三个字让夏漓安的眼眸微微收紧,那种心脏被人抓住的感觉闷得她呼吸都困难起来。

拖着疲惫的身体,穿着傅流年留给她的西服外套,夏漓安狼狈的走在街上,街上LED大屏幕上不停播报着产品广告。

夏漓安的脑子有些乱,一夜之间失去所有的痛苦折磨的她眼睛微微泛红,心中窒息一般的闷。

既然已经用她的第一夜换了钱,姐姐又为什么逃跑?姐姐遇到困难,为什么不和她一起商量,她们两个一起生活这么多年,竟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

泪水模糊了夏漓安的双眼,她站在街上,微风拂过她的脸颊,LED大屏幕一闪,画面立刻转变成一个她熟悉的身影,她的男朋友江帆。

江氏集团今日发布消息,江家公子江帆将于一周后与李氏千金订婚,豪门联姻,男才女貌。

主持人的几句话让夏漓安的脑子一片空白,男朋友要订婚,订婚对象却不是她。

夏漓安慌张的掏出手机,拨通了江帆的电话,眼前看到的一切,都那么让她不敢相信。

“漓安?”电话里,江帆的声音有些诧异,“我正要打电话给你。”

“我们分手吧,我要订婚了。”

“漓安,你在听吗?”

江帆的一字一句撞进夏漓安的大脑,尽管不是如此,她又有什么资格继续和江帆在一起?

“她什么都比你好,最重要的是我们门当户对,这场婚姻我不能拒绝。”

夏漓安的眼泪止不住的流,心脏如刀割一般的疼,一种无尽的孤独蔓延在她心头,说话的时候唇都微微颤抖,“江帆,祝你幸福。”

她的嘴角漫上一抹苦笑,刚要挂断电话,里面却再次传来江帆的声音,“漓安,如果你愿意,你依旧可以和我在一起,只是我给不了你名分。”

“江帆,你是让我做第三者吗?”夏漓安冷笑一声,这个世界是可笑的,上午她还让傅流年去做第三者。

“漓安,我知道你姐姐欠了债,我可以帮你还的。”

夏漓安一手撰着手机,一手紧握着拳头,指甲陷进肉里,鲜血直流,第三者这勾当她夏漓安做不来。

“无耻。”她咬牙切齿的咒骂。

“无耻?你不觉得这是一场很公平的交易吗?”江帆和傅流年一样,他们都是生意人,他更懂得用平等的交易来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夏漓安面色惨白,对于傅流年和江帆来说,或许她只是一件可以用钱买来的物品。

“江帆,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有了这种心思的?”在她的心里,江帆一直是个暖男,是她认为最好的男人,却没想到,他和傅流年并没有什么区别。

“男人花心纯属正常,做人总要识相啊!”电话那边的江帆忽然笑了一下,知道夏漓安单纯,却没想到她简直傻的可爱。

这么多年,她竟然才发现江帆是什么样的男人,这么多年,她瞎的也是够可以的,“江帆,我就是出去卖,也不和你在一起。”

话落,夏漓安毫不犹豫的挂断电话,如今她气愤的完全没了刚刚的伤心,江帆就是一个狼心狗肺的臭男人。

让她去给前男友做情人,那她还不如去做傅流年的女人。
书阁管理员 2017-7-10
引用 5
第005章:摔在他面前
夏漓安是一个接受能力比较强的女人,尽管现在的生活事事不如意,可她依旧要努力的活着。

两日之后,夏漓安找了一份服务生的暑期工作,地点是在黄金北岸。

A市黄金北岸是一家高档娱乐会所,聚集到这里的人非富即贵,会所的老板是唐家二少爷唐树,二十五岁,多金又花心,自是众多女人抱大腿拐上床的首选对象。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浪荡公子,却和傅家太子爷傅流年玩的极好,也正是因为如此,傅流年也是这家会所的常客。

“那女人还是个雏,滋味不错吧?”男人喜欢女人是天经地义,一千万买一个女人一夜,这他就不理解了。

“最差的一个。”傅流年点燃一根烟叼在嘴里,身材最差,脾气最差,最不禁折腾,却是他出价最高的一个女人。

“差?”唐树看着傅流年,无奈的摇摇头,“看你那一脸欲求不满的样,到现在还在找她,怎么?你真看上那女人了?”

“你以为我和你一样?是个女的就喜欢,母猪你都看得上?”傅流年轻吐出一个烟圈,但夏漓安这个女人,确实引起了他的兴趣,她是第一个让他傅流年去做小三的女人。

对于傅流年的话,姜宇哲并没有太大反应,他已经习惯了这样毒舌的傅流年,“这女人姿色还行,就是债欠得太多。”

“我差钱吗?”傅流年微眯着眼眸,熄了手中的烟,他买一件衣服的钱都比她欠的债要多。

身边,再次传来了傅流年平淡的声音,“夏漓安那女人有着一张我很熟悉的脸。”

“你的意思是,你认识夏漓安?”如果是这样,那么说他心甘情愿的给那女人还债,唐树就可以理解了。

“不认识?”他瞥了唐树一眼。

“流年哥哥,以后我要嫁给你。”

“流年哥哥,做我男朋友吧。”

“傅流年,你必须离开她。”

四年前的一幕幕依旧清晰的印在傅流年的脑海,那是他永远忘不掉的过往,是他憎恨的源头。

而夏漓安,是那场事故之后一个无辜的替代者。

唐树被这一句话堵得哑口无言,他双手抱拳,发自内心的表示自己服了,唐树摆摆手,唤来不远处的一个服务生。

“新来的夏漓安在哪?傅先生要找她谈情说爱。”唐树无奈摇头,A市谁还不知道傅流年和唐树的关系,夏漓安跑到他这里上班,不是自投罗网,而是欲擒故纵。

一听唐树的话,服务生瞬间惊愕的抬起头,视线定定的落在傅流年的脸上,他没听错吧?谈情说爱?

夏漓安看着普通,没想到却是颗钻石。

“傅,傅先生,夏漓安在二楼负责包厢。”

夏漓安是第一天上班,工作流程都不熟悉,负责带着夏漓安的是一个年近三十的女人,大家都叫她吴姐。

“我们的老板叫唐树,长得帅,学历高,至今没有女朋友,但是你别打他的主意,你这姿色……”吴姐上下打量着夏漓安,随后嫌弃的撇撇嘴。

“是,我记住了。”夏漓安并未因为吴姐的话生气,反而是甜甜一笑。

吴姐虽然已是中年,却依旧是貌美,身材有完美的S型曲线,皮肤也很好,可见她年轻时是怎样的美人,夏漓安的姿色只能算是普通,吴姐不放在眼里也是理所当然。

“来,把这酒送去3号包厢。”吴姐端来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一瓶路易十三。

夏漓安接过吴姐手中的托盘,第一次端着托盘,她的双手都微微颤抖,这么昂贵的酒,摔了她可赔不起。

正想着,夏漓安忽然绊到什么东西,她的脚下一个酿呛,硬生生的摔在了地上,这一摔,那瓶路易十三啪的掉在地上摔个粉碎,看着流在地上的酒,夏漓安心都跟着碎了。

丫的,谁绊她?

“姑娘为何行如此大礼?”夏漓安的面前忽然传来一声嗤笑,她诧异的抬头,撞进她视线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男子穿着一身休闲装,格外帅气。

而看了站在他身旁的人之后,夏漓安险些气的吐血,傅流年?真不巧,竟然在这遇到他。

夏漓安趴在地上,视线淡淡的扫向吴姐,什么仇什么怨?这老女人竟如此害她?

“唐,唐二少,您看这事怎么处理?”吴姐一看到穿着休闲装的男子,立刻一脸殷勤的迎了过去。

夏漓安心中嘀咕,原来他就是唐树!
书阁管理员 2017-7-10
引用 6


第006章:考虑做我的女人

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男人是很帅没错,但他和傅流年混在一起,自然也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还不起来?”傅流年面色难看的盯着躺在地上的夏漓安,躺在地上很舒服?丢人现眼。

看着那瓶惨死的路易十三,夏漓安本就不想起来,看见傅流年之后就更不想起来了,真是冤家路窄。

见夏漓安迟迟未动,傅流年蹲下身子,抓小鸡似得将她拽了起来。

“这位先生,谢谢你。”夏漓安掰开他抓着自己的手,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她这一句话,摆明了是要和傅流年撇清关系,傅流年的眼眸一暗,她的小心思他怎会不懂,傅流年长臂一伸,直接将她揽进怀里,他傅流年今天就要和她不清不楚了。

“这里的老板苛刻不说,工资给的又少,你为什么到这打工?你觉得我养不起你?”

傅流年此话一出,唐树的脸色瞬间一变,就连吴姐的脸色都黑了下去,她是傅流年的女人?那刚刚她抬脚绊倒夏漓安,岂不是在太岁头上动了土。

“这位先生,我听不懂你的话,我可以赚钱养活自己。”夏漓安不安分的想要挣脱,奈何这男女的力气本就有别。

“哦?”唐树的话语里满是惊讶,他意味深长的笑了笑,缓缓开口,“这位小姐,先把酒钱付了吧!”

“是吴姐害我摔倒的。”

“明明是你自己摔倒的,酒也是在你的手中,你怎么怪也怪不得我啊?”吴姐的面上闪过一抹慌张,这件事情她不能承认,赔钱事小,得罪了傅流年事大。

夏漓安冷笑一声,傅流年和唐树的身边果然没什么好人,“先从工资里扣吧。”

“这位姑娘,你的试用期还没过,而且这一瓶酒,至少要扣掉你半年的工资。”

唐树的面上挂着一抹人畜无害的笑容,明明长得那么单纯,做起事来怎么那么欠扁。

夏漓安倒吸了一口凉气,她出来打工本是要还姐姐欠下的债,却没想到这一摔把自己摔了进去。

“酒钱从我的卡里刷,你的人你自己处理。”傅流年视线冷淡的扫过吴姐,敢动他傅流年看上的人,绝对是嫌命长了。

傅流年完全不顾她的挣脱,揽着夏漓安的肩膀进了就下了楼。

傅流年拽着她一路出了酒吧,酒吧外的车位停着一辆豪华的兰博基尼,仅是流弊的车牌号就吓的夏漓安一愣。

瞧瞧,傅流年的那一句“酒钱从我卡里扣”说的那叫一个自然,仿佛在说“今儿天气真好。”

傅流年拉开副驾驶的车门,霸道的下命令,“上车。”

夏漓安撰着拳头,一动不动,傅流年是一个危险的物种,上了车就等于进了狼窝,这贼车她是死活不能上的。

“傅先生,很感谢你帮我解围,但现在我还在工作。”夏漓安扯了扯嘴角,甜甜一笑,面上虽然淡定,心里却已经一阵翻腾。

面对这个男人的时候,总让她想起那晚的屈辱。

傅流年皱了皱眉头,面色有些难看,“我打电话给姜宇哲,你就不是在工作了。”

他说着就掏出了手机,夏漓安心下一慌,这还了得,这一个电话过去她夏漓安就要下岗了。  

“傅先生,冲动是魔鬼,天这么冷,我们还是上车说吧!”

见她乖乖上车,傅流年心中满意,他绕过车头上车,点燃一根烟吸了起来,“你的决定是什么?”

夏漓安愣了一下,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指的是什么。

“傅先生做出这个决定,是因为那晚我是第一次吗?你说过,那是你和我姐姐之间的一场交易,你不需要负责的。”

傅流年打量着夏漓安,他睡过的处女不只是她夏漓安一个,没有赖上他的打算的女人,夏漓安却是第一个。

然而她这张让他熟悉的脸,却让傅流年有了赖上她的冲动。

因为这张脸,他想把她禁锢在身边,狠狠的欺负她。

他傅流年想要的东西,绝对不会再错过。

“我从未见过你这样不识抬举的女人。”面对夏漓安的一再拒绝,傅流年彻底没了好脾气,“夏小姐,等你主动来求我的那天,我可就没这么好说话了。”

他的眼眸中多了几分冷冽,像刚刚命令她上车那般霸道,“滚下去。”

听到这句话,夏漓安犹如听到了赦免令一般,屁颠屁颠的下了车,坐在这比她几辈子身家都值钱的车里,她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


《纯禽总裁的枕边甜宠》文心书阁书号:5


微信搜索公众号:wenxinshuge,关注文心书阁后,发送书号获取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wenxinshuge
关注文心书阁后回复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