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时光有点小悲伤》夏月季南川小说在线阅读 书号18669

书阁管理员 2019-1-28 346


时光有点小悲伤


《时光有点小悲伤 》文心书阁书号:18669


微信搜索公众号:文心书阁 或 wenxinshuge ,关注文心书阁后,发送 18669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5)
书阁管理员 2019-1-28
引用 1
“南川,我求求你,我求求你,你放了爸爸好不好?我求你了!”

夏月跪在地上抱住季南川的腿,哭得撕心裂肺。明明灯光那么亮,她却觉得周围尽是黑暗,让人止不住地害怕。

季南川眉头紧皱,满脸都是不耐烦,外加厌恶。

“滚!”

“啊!”

季南川一脚将夏月踢开,没有一丝怜香惜玉之意。夏月倒在地上,眼里尽是悲凉。

怜香惜玉?在他眼中,她只是毒妇,是个见不得光的恶女人。怎会怜香惜玉?

夏月手轻轻抚在肚子上,怕惊动了肚子里的宝宝。她已经怀孕两个月了,她本想给他一个惊喜的。

宝宝,现在,就靠你救外公了。

夏月眼里闪过一道希望,慢慢爬向了季南川:“南川,我怀孕了,你一定不想孩子出生没有外公对吧?南川,你放过爸爸好不好?求你了!”

季南川俊脸闪过一丝冷漠:“夏月,你真不要脸。”

又是一脚,夏月被踹向一米远处,头磕在了地上。脑袋晕晕的,可是她的手紧捂着肚子,肚子疼得她连嘴唇都变得苍白起来。

“你觉得,我会让你有怀孕的机会?你配生我的孩子?”

夏月满脸震惊。

泪无声地流下来,模糊了视线。

他就这么恶心她?就这么不相信他?就这么恨她?

哪怕她做了这么多,爱了他这么久,都得不到一丝一毫的爱?

季南川缓缓走向夏月,俊脸尽是冷漠。随手抓起她的头发,将夏月整个人都拽了起来。

“疼!”

夏月捂着肚子呲牙咧嘴,让整个脸看得无比滑稽。

可是季南川更加气愤,冷气直冒:“你有什么资格喊疼?你父亲,我的好岳父?嗯?走私毒品,你知道这玩意儿害死了多少人吗?远的不说,就光是他害死了南宁这一点,就该去死!”

“夏月,你从小的锦衣玉食,都是踩在别人的尸体上过来的!你以为你父亲真的是个暴发户?就算他死了,也是他罪有应得!”

说完,夏月整个人都被甩了出去。

“不!”

她已经不敢喊疼了。

“不会!爸爸不是那种人!你一定搞错了,爸爸不是,爸爸是被冤枉的!”

她不相信!

爸爸曾对他说过南宁的死很蹊跷,他一直在暗中调查,怎么可能是他害死了济南宁?

夏月趴在地上,一步一步爬向季南川。他的脸好冷漠,就像没有一点儿温度那样,就连空气都是冷的。

她好害怕。

“爸爸是好人,他是世界上最好的人!他做过很多好事,他是好人!南川,你不信你可以……”

“滚!”季南川实在是没有耐心了。

这辈子,他最讨厌这群祸害人的畜生!更何况,还害死了他那才十四岁的弟弟!

十年前,就因为毒品,南宁死了。他没用,到现在才找出真相。

“南川……”

“季总……”夏月嘴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匆匆赶来的王成打断,“监狱刚刚传来消息,夏老爷子他突发脑溢血,去世了。”

季南川惊讶,而后嘴角闪过一丝嗜血。

死了?死了也太便宜他了!

“不!不可能!”

同时,夏月大叫起来。

她像个疯子一般,一直摇头地看着王成。

“不!不是的。你骗我!你骗我!”

夏月猛地朝大门口跑去,却因腿软,整个人摔倒在地。

疼。

好疼。

整个世界,仿佛都静止了。

季南川看着这个女人,含泪爬向朱红色的大门,却怎么也爬不过去。

他闪过了一抹心疼,却很快被理智所战胜。冷眼旁观着这一切,心下却恶心至极。

“爸爸,我错了!你不要吓唬月月好不好,你快回来,月月以后一定听你的话,这都是假的对不对?”

“我不该,我不该嫁给这个人,我应该听你的话,离他远远的,是我,都是我害死了你!”

她没想过,会是自己最爱的男人,亲手把最爱他的男人送进监狱!

夏月发了疯地忏悔。

不知道为什么,当季南川听到她说不该嫁给自己的时候,他心里有抹别样的情绪,弄得自己心烦至极。

“王成,将夏月送进精神病院,对外宣称夏季的死造成夏月得了失心疯。”

夏月猛然抬头,因哭花了妆容整张脸显得滑稽可笑。

她不敢置信!

王成看了一眼季南川,有些不忍,但季总的话,他不敢违抗,只得大步走过去,直接将她拖走。

“为什么?为什么?”

爸爸明明就没有做过那些事情,爸爸明明就没有脑溢血!怎么可能会死!

是他!一定是他!

夏月吼得歇斯底里。

“你父亲害死了多少人,这是他的报应。而你,害得雅雅得了精神病,你也该受到惩罚!”

看着他冷酷无情的模样,夏月悲哀到了极点。

雅雅!他的雅雅!

“季南川,你的雅雅,哈哈哈哈!她根本就没有病,她是装的!你真愚蠢!我恨你!我恨你!”

夏月崩溃的模样像个疯婆子,使命挣脱,让王成有些招架不住。

季南川愠怒,眉角都带着恶心:“带走!”

她最后的期望,也这样破灭了。

她原本以为,她这么爱他,即便得不到他的爱,也会让他对她有所温情。

她错了!

爸爸,我对不起你!

夏月瞪着他,两只眼睛瞪得鼓圆,像是要掉了下来:“季南川!这辈子,做鬼我也不会放过你!”

她的话在空旷的夜里回响了好几遍,季南川摁住太阳穴。

他们都是罪有应得!
书阁管理员 2019-1-28
引用 2
太阳正好。

夏月站在精神病院门口,有些恍惚。

三年,她在里面含恨度过了三年。

终于,出来了。

和进去时不同,现在的她很瘦,皮肤也暗黄了不少。眼睛里失散了好多的光,头发也变得粗糙。

“月月,我接你回家。”

好友顾怡抱住了她,眼泪扒拉扒拉地掉了下来。

三年前,所有人都在传夏叔叔走私毒品在监狱脑溢血死亡,而夏月因夏叔叔的事得了失心疯被送进了精神病院。

可她不相信。

夏叔叔是什么样的人,相处了十多年,她打死都不会相信他会贩卖毒品。

夏月回抱顾怡,眼睛略微闪过酸涩。

家?

她已经没有家了。

“谢谢你,阿怡。”

这个世界上,除了宝宝,她就只剩下她了。三年前,她真的怀孕了。在院里生下了宝宝,托付给顾怡照顾。

这几年,若不是顾怡老是来打点,她估计,也不能活着出来了。

“你说的哪里话!”顾怡生气地锤了一下夏月,却不敢用力。她这么瘦,像是一阵风就能将其吹跑一般,她下不去手。

“我给你接风洗尘,准备了好多吃的,小家伙今天也出院了,咱们回家吧。”

说着,顾怡便拉着她,轻轻地拉着她,一步一步走向家。

看着她如今的模样,顾怡心疼得不行。她想哭,她不知道夏月在里面到底受了多大的苦难。

可她不敢,也不能。

季南川私人别墅。

“嗒嗒嗒……”

别墅里响起来的高跟鞋,让季南川一阵不爽。

“祥叔,怎么回事?”

还未得到答复,只听见高跟鞋的声音离自己越来越近,没过一会儿,停在了自己的跟前。

季南川抬头。

瞧见季南川眼里的诧异,夏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好久不见,季总可还认得?”

季南川放下手中的东西,脸上带着嫌恶:“你怎么回来了?”

“哈哈!”她干笑两声,妆容明艳动人,就连眼睛里都带着捉摸不透的笑:“是啊,我又回来了。”

未等季南川说话,祥叔赶紧跑了进来:“少爷,夏小姐……她,我拦不住。”

季南川皱眉:“连个疯子都拦不住,要你有什么用?滚。”

“是是是!”祥叔赶紧溜了出去。

疯子?

夏月闪过一丝苦涩。

这么久了,怎么还是会在乎他的想法?

夏月冷哼一声:“若是能拦得住疯子,疯子还叫疯子吗?”

“滚。”

季南川眼底的厌恶,将夏月的自卑尽数在心里吐露出来。

可她不能示弱。

宝宝,还需要她。

“季总,好歹还是你的妻子,最起码现在还没签字吧?刚出来,手头紧,给点花花?”

看着她惊讶地望着自己,她笑了起来。

现在的她,和从前相比,确实不一样。毕竟从前的她,说话温柔,小心翼翼,就像是所谓的大家闺秀?

夏月讽刺自己。在他的眼里,她只是个登不上台面的人。如他所说,她大不了就是个暴发户的女儿,或者,走私毒品的女儿?

“你觉得,我凭什么给你?”

季南川平淡地看着夏月。眼里的嘲讽,有些刺痛了她。可那有怎么样,如今只有他,能给得起她钱。

“季总,您将我爸弄死了,我又被送进精神病院,财产全部没了。我不问您要钱,我也没办法。您要是实在不愿意,我出去要点儿?”

夏月媚笑着,一切都说得云淡风轻。可她知道,她有多恨!

她恨这个男人的绝情,让夏家就此没落,还害死了爸爸!

整个W市,怕是不会没人认识她。

就算她是精神病又怎么样?至少现在还是他明面上的妻子,他这么爱面子,怕是丢不起吧?

想着,夏月仰着脸挺着胸一步步迈出去。如今的尊严,只得她自己一步步挣了。

“多少?”

季南川皱眉,眼底都是不耐烦:“进去三年,什么都没学会,会威胁人了?”

夏月抹掉眼角的泪,转身:“您让我学疯子发疯?这个不用学,我就是。”

看着眼前的女人逼紧自己,淡淡的香水味,让他没来由地烦躁起来。

不耐烦地将夏月推开:“说。”

夏月也不恼怒,起身拍了拍手:“二十万。”

季南川没问夏月要做什么,直接开了支票。在夏月去接的那一瞬间,将支票丢在了地上。

夏月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开捡起支票,开心地亲了一口。

而后朝他的脸上亲了一口,开心道:“谢谢季总。”

季南川有些惊愕。

没等他反应过来,夏月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道:“哎呀季总,我忘了,我得了艾滋病,季总现在沾了我的口水,还是去洗洗比较好。”

说完就走,却被他一把抓住。

“你说什么!”

夏月脸上露出微笑:“季总这几年耳朵有问题?”

看着他咬牙切齿的模样,她一阵爽快。

她所承受的一切,都是他送给她的。她不会独自承担,哪怕就算是他不在乎她,她也要膈应他!

“怎么回事?”

“哈!”

她一脸嘲笑:“季总莫不是生物不好?艾滋病三大传播途径,血液,母婴,还有性。您觉得,我是哪一种?”

说完挣脱掉季南川的手,拿着手里的支票,似风尘女子一般地走下去,只剩下季南川僵持在办公桌旁。

“嗒嗒嗒……”

高跟鞋的声音,在整个楼道里响起。

刚走出季南川的私人别墅,她没有出息地流下了眼泪。

他应该很厌恶自己吧?想着他眉头紧皱一脸恶心的模样。

她便一阵心酸。

三年。

她,终究是放不下。
书阁管理员 2019-1-28
引用 3
医院。

“医生,这是二十万,您看看够吗?”

夏月抓住医生的手,将支票递了过去。医生看了一眼,有些为难:“夏小姐,小孩儿的病反反复复,一时间真不好说。紫癜刚控制住,心脏问题又出现……”

医生说的委婉,可她知道,这钱是怎么都不够的。当初爸爸留下的钱,不也只撑了两年么?

若当年一切都好好的,宝宝也不会有这些事情吧。

夏月望着病床上的宝宝,眼睛涩涩的。忽而,她捏紧了拳头。不管怎么样,她一定会拿到钱。

街头。

夏月有些丧气。她问遍了所有人,没有人愿意买她的别墅。当初爸爸在的时候,这些人哪个不是巴结!

如今看见她就走,怕她么?她有什么好怕的,她会比那些人更可怕吗!

“嘟嘟嘟……”

她不快地转头,便见季南川的车子停在身旁。三年未见,他还是这辆黑色吉普车。

裂开笑颜,夏月挺胸:“哟,季总有何贵干?”

“上车!”

季南川冰霜脸,懒得讲废话。她也不含糊,直接坐了进去。说起来,她嫁给他两年,没坐过他的车子。

因为啊,他嫌弃她。

夏月勾起嘴角,这多么讽刺。

车子直接开进了别墅,季南川阴沉着脸拉着夏月走进了房间。

房间一尘未染。

夏月瞧着里面的装饰,竟然没有改变。心涩涩的,他这么厌恶自己,还保留着自己的东西?

“疯子的东西季总都还敢留着,不怕传染啊?”

她收起情绪,带着试探性地讽刺道。

季南川松了松领带,一把将推到在床上:“欠男人?”

夏月皱眉:“你发什么疯?”

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发什么疯。夏月没出来还好,他能够用工作上的事情麻痹自己。可她一出来,哪怕只是在自己面前晃动一下,他就控制不住地想她!

先前看她坐在那男人身旁,任由那男人在她身上揩油,他就没来由地愤怒!

“就这么缺钱,嗯?”

季南川俯身挑起夏月的下巴。

“是啊,缺,特别缺!”她恢复成笑眯眯的模样,脸上尽显妖艳,声音也变得妩媚至极。

季南川恼怒地将她甩在床上,她也乐呵呵的,他对她,已经算是温柔了不是吗?

最起码,床上还算软对吧?

想起三年前他一脚将她踢开的情景,夏月眯起了眼睛,他的温柔,她不奢侈。

“让我睡,我给你钱!”

“噗嗤——”

夏月嗤笑:“您是疯子还是我是疯子?”

季南川没有说话,她看着他认真的眼睛,一时间竟有些害怕。

她还是如从前一样,猜不透他。

夏月站起身想走,却被季南川一把拉住。

“不要钱?”

夏月捏紧双手。

要!她太需要了!

夏月转身,反握住季南川的手,修长的手指像跳舞般轻轻在季南川手心点动,眼睛笑成了弯月:“要,怎么可能不要?”

她还欲再说,却被他一把摁住。女人纤细的腰肢被他一把捏住,轻轻往上摩擦。

这么瘦?

这几年,她是怎么过的?

季南川闪过心疼。

这是季南川第一次吻她,夏月也热情地回应。他吻她的唇,耳朵,颈项……引起她的酥麻。

以前季南川总是很粗鲁地跳过前戏。

但如今,她内心却有些恐惧。

但她也只能一遍遍地告诉自己。

这是他欠她的!

即便被染上了艾滋,也是他欠她的!

季南川像是多年未进食的猛兽一般,大力扯开夏月的衣服,眼睛扫视着夏月。

夏月的身材依旧保持得很好,即使很瘦,可该大的地方也没有小。

看着他的视线停在自己的腹间,夏月别过头,咬住了嘴唇。

季南川轻轻触摸她的伤口,眼里闪过心疼:“怎么回事?”

夏月看着他的眼睛,娇声道:“怀孕难产,剖腹产,这不,就留下了疤。诶对了,孩子出生没三分钟,死了。”

“谁的?”

“或许是医生,或许是精神病人,或许……你猜猜可能是您的不?”

见季南川欲要发怒,夏月知道,自己的目的,达成了:“挺多的我也不清楚,反正也死了,不是吗?”

看着她说得如此轻松,他的心坎一阵怒火冲天,狠狠地咬上她的锁骨,疼得她直笑。

突然,他停下了动作,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她。

夏月看着他动作娴熟地带上了套,内心有些悲凉。

明明心下愤怒不已,明明告诉自己不应该要她,他却停不下来。

这副身子,如从前一般吸引着他。

“你告诉我,你被几个男人上过?”

季南川狠毒的话语像利剑般刺在了她的心上。

夏月笑了:“季南川,这辈子,我有过很多男人,可我保证,你最厉害。”

听着夏月如此不知羞耻的话,季南川更加愤怒,冷峻着一张脸,更猛烈地冲撞着夏月,像是惩罚她一般。

突然,门被打开了。
书阁管理员 2019-1-28
引用 4
“南川!你!你们!你们!”

女人一推开门,便见到两人赤裸相交,眼眶在瞬间便红了。

“南川……”

看了一眼季南川,刘梦雅的眼泪一下子掉了出来,转身欲跑。

季南川连忙抽身而下,用被子裹住了身体,速度之快,一把拉住了她。

她倒在季南川怀里,像个柔弱美人一般,梨花带雨。

夏月一阵心寒。

以前不就是这样吗?不管他和她正在做什么,只要刘梦雅出现,一切都得终止。

她怎么了,竟然还会为此心疼。

早该习以为常的,不是吗?

看着两人暧昧的姿势,夏月站了起来。像是实战了很多次一般,在两人面前从容不迫地捡起地上的衣服,一件一件规规整整地穿在身上。

如果生活将你逼成了疯子,不想疯的时候,也要记得优雅。

“夏月,你怎么出来了?”

看着刘梦雅眼里闪过的惊讶和狠毒,她好笑道:“疯子没几年活路,被精神病院放了出来,很意外?”

听着她说的话,季南川的脑海里,竟然闪过了害怕二字。

未等刘梦雅说话,夏月将修长的手摊在他面前:“季总也爽了,该付钱了吧?少了我可不依哦。”

说完,还俏皮地眨了两下眼睛。

他似乎从来没有看过她这么活泼开朗的一面。以前她总是小心翼翼地守候在他的身旁,要什么给什么,让她滚,她也总是站在后面默默地看着他。

如今,她的眼里,仿佛再没有他。而他唯一的价值,似乎只剩下了钱。

这种让他抓不住的感觉,逼得他有些崩溃。

“夏月!你真不要脸,你来勾引我男朋友!他是我的!我的!”

刘梦雅指甲陷进手掌心,朝着夏月歇斯底里地大吼。

“呵!”

夏月挑起刘梦雅的下巴,像高傲的女王在看恶女仆一般:“你男朋友?我跟他还没离婚呢。”

说着,夏月一巴掌扇向刘梦雅,清脆响亮。

以前任她欺负在她头上,是因为他。可是现在,她对付不了他,难道还解决不了一个只会装可怜的婊子?

“你打我?”

似是没有想过夏月会打人,刘梦雅震惊不已。明明恨不得手撕了她,她还是装回了可怜的模样。

泪水,含苞待放。

夏月好笑:“刘梦雅,我就算是死了,也是他户口本上的妻子,打小三,怎么了?”

“够了!”季南川冷冽着脸,怒声道:“夏月,你长本事了?”

夏月摇摇头,笑意盈盈地看着两人。她恶心这样的情景,让她仿佛回到了三年前。

他处处维护她,而她处处陷害她却在大家面前装单纯天真善良。

若不是当初亲耳听到她亲口说出自己装疯这件事,若不是当初被送进精神病院,没有看见她来找院长,让院长多多‘关照’自己。这辈子,夏月都会以为刘梦雅是个好人。

“刘梦雅,跟你说两件事。”夏月眯着眼,嘲讽地看着她:“第一,我是他明谋正娶的老婆,至今都还在他的户口本上;第二,你不要惹我,你要知道,疯子杀人,是不犯法的。”

说完,她挑衅地看着季南川。

他眼里明明什么情绪都没有,脸上什么都没有。可她依旧感到寒冷。

冷得她,明明是在大夏天,却觉得窝在厚厚的棉被里也不会暖和起来。

“麻烦季总将钱给我送过来,我呢,就不打扰二位恶心人了。”

“哈哈哈……”

说完,夏月便大笑着,踩着高跟鞋,一步步地走下楼。

她也觉得自己是个疯子。

是个十足的疯子。

是个哪怕被伤透了还要自取其辱的疯子!

“南川……”

刘梦雅委屈兮兮地抓住季南川的手,防止他离开。

季南川显得有些不耐烦:“雅雅,我说过,不准你进这间屋子,不记得了?”

“我……”

刘梦雅欲解释,却被季南川打断:“祥叔,带刘小姐出去,以后没我允许,不管里面什么情况,都不准进去。”

说完,他胡乱套起衣服,赶忙追下楼,只留得刘梦雅在楼上哭泣。

“刘小姐,季总说……”

“滚!”

刘梦雅撒泼,却见是祥叔,立马解释道:“祥叔,对不起,对不起……我气糊涂了……”

祥叔微微叹了一口气:“我扶您吧。”

楼下。

“夏月,你给我站住!”

“哟,季总,您不温存了?”

天空阴沉沉的。

像是稍不注意,便会下起一场大雨。凉风吹向夏月,轻抚起她的头发,竟格外的美丽。

“不要了?”

他将钱夹在手里,示意夏月。

夏月接过钱,心里明明很苦涩,面上却笑开了颜。

“谢谢季总。”

用手弹了弹支票,她假意开心地亲了一口。她知道,酒吧的风尘女子,几乎都会做这种动作。

她只想告诉自己,再难过,也不能给别人看到。

亲完,她便拍拍屁股扭着水蛇腰离开。

没走两步,她又被他叫住。

“季总还有事?”

他看了看夏月手上的支票,又看了看夏月,指了指自己的脸。

她没明白。

见季南川脸色越来越阴沉,夏月心里更加疑惑。鬼使神差地,夏月竟蜻蜓点水般地在他的嘴上啄了一口。

还未撤离,夏月整个人被他禁锢住。原本只是浅淡的一吻,却是被季南川狠狠地像是在掠夺一般。

这个瞬间,两个人都心噗噗直跳。

那个吻,很长。长到,夏月以为过了很久。久到她以为,爸爸还在,他会爱她。

这是她曾经幻想的未来。

直到夏月快要呼吸不了,他才放开了她。

看着她眼里的泪花,他很是心烦。

被他吻这么不心甘情愿?

季南川捏紧拳头,眼里都是狠劲:“滚!”

“谢谢季总的赏赐,下次还有服务,请记得再叫月月。”

夏月拿着支票,在他面前摇晃了两下。转身就走,泪直接滴在了拿支票的手上。

再不走,她真的快要熬不住了。她不孝!她该恨他的,她是要为爸爸报仇的!

怎能一次次,为他迷了心。

刘梦雅在楼上看到了整个过程,一边暗骂夏月不要脸,一边又害怕季南川会喜欢上夏月。

眼里,狠毒一闪而过。
书阁管理员 2019-1-28
引用 5
季南川那日给的钱还算多,有足足五十万。是啊,她就值五十万。

夏月苦笑着走在街头。

顾怡这两天没有理她,因为她知道自己去找了季南川。她也是为她好,她知道。

可是她没有办法。

她总不可能一辈子拖累顾怡吧?一个精神病院出来的人,即便她的资料都非常完美,也不可能有公司愿意要她。

她只能从季南川那里拿钱。

突然,一辆车子停在夏月面前,她还未反应过来,便被车上下来的人迅速捂住嘴巴塞进车里。

“唔……”

夏月慌乱地扭动着,用手掰开男人的手,怎么也掰不开。

“砰!”

男人没有一点犹豫,一掌朝她打过去。

车子里的几个男人邪笑地看着她两眼闭了过去,将车子开往目的地。

“季总,咱们的产业有毒品出没。”

季南川皱眉,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在桌子上敲动。手指极为修长,明明很是赏心悦目,众人却像见着了恶魔一般,惶恐不安。

“查!”

慢慢的,从他嘴中淡淡地吐出了一个字,众人松了一口气。

毒品这个东西,害人。不仅如此,他的产业有这东西出现,警察查到,怕是不好说。

“还有……”

季南川刚要说话,电话铃声响了起来。男人眉角微皱,明眼人也看出来他十分不高兴。

空气也在瞬间,像是停滞了一般。

“喂——”

“少爷,刘小姐不见了!”祥叔在那头汗流浃背,他已经找了一天,该找的地方都已经找遍了:“我怀疑,我怀疑小姐被绑架了!”

“你说什么!”

季南川一巴掌拍向办公桌,会议里的人们都屏住呼吸大气也不敢出。

“你最好祈求她平安无事!”

威胁意味十足,祥叔在那头腿都软了。见季南川挂了电话,祥叔直接瘫软地坐了下去。

“王成,给我查雅雅的位置。”

王成立马点头:“是!”

季南川焦急地离开会议室,众人眼里闪过疑惑,却也是松了一口气。

别墅。

男人翘着二郎腿神色凝重地坐在沙发上,养尊处优的模样让人觉得其高贵而冷艳。

祥叔却像临近死路了一般。看着他一点儿情绪都没有,大气也不敢出。

该是什么人敢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绑架人?

季南川冷峻着脸思考。

“少爷,少爷,电话,刘小姐的电话!”

突然,祥叔大叫道。

季南川连忙夺过电话,一脸着急:“喂,雅雅,你在哪儿?怎么样?有事没有?”

“呜呜呜……南川,你来救我,救我,夏月要杀我,她要杀我,我好怕……”

“嘟嘟嘟……”

“夏月!”

季南川直接将电话甩在地上,吓得祥叔直哆嗦。

竟然敢绑架雅雅?

他连眼睛里都是厌恶。

才放出来没几天,又兴风作浪了?难道想再进去?

“祥叔,给你个将功补过的机会,把夏月找出来。”

“是是是!”

祥叔抹了额头上的汗,一大把年纪了被吓得不轻。

季南川走出别墅,猜想夏月出来没有房子住,肯定会去她以前的别墅。

“季南川!”

“砰砰砰!”

他刚坐进车里,便听见有人在外面使劲拍打自己的车窗。

摇下一半的车窗,顾怡一脸愤怒地看着季南川,若不是旁边有人拉着,她就像是会钻进来咬他一般。

夏月的闺蜜?

他隐隐有些印象。

夏月能够出来,也是多亏了她。

季南川勾起冷笑:“什么事?”

“什么事?”顾怡气疯了:“月月呢!她来找你没有!她人呢?”

“你问我要人?”

季南川好笑,也不知道她又在耍什么把戏?

“她敢绑架雅雅,你告诉她,若是雅雅出了什么意外,我定将她剥皮抽筋!”

“去你大爷的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顾怡顾不上矜持了,旁边的男人索性抱住了她,害怕她真的会撒泼!

“我告诉你!我他妈告诉你,夏月不见了!她不见了!监控里被几个男人绑走的,这W市谁跟她有仇?谁他妈敢光天化日在大街上绑架人?”

“砰!”

顾怡被男人抱着,直接飞身踢碎了车窗的玻璃:“季南川,你给老娘把夏月交出来!”

“老婆,别激动,肚子里还有宝宝!”沈艾额头上出了汗,紧张得好像是自己怀孕了一般。

听到这么一说,顾怡才勉强让自己平顺下来。

季南川好笑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眼底都带着让人看不透的笑意。明明在笑,却让人觉得甚是寒冷。

熟悉的人都知道,他已经处于愠怒的地步了。

“你们又在搞什么把戏?嗯?”

说完,季南川直接将刘梦雅在电话里哭喊的声音放了出来。商场如战场,在这里打拼那么多年,他早已习惯了接听电话时打开录音。

顾怡气得脸铁青:“她刘梦雅一句话,你就相信是夏月绑架了她?”

“你是傻逼吧?”

季南川从未被人这么骂过,一时间脸色不好看。

手指搭在破碎的玻璃上,心脏却在一瞬间皱缩。

她不会被绑架。她只会绑架别人!

想完,季南川脸上尽显不耐烦。

王成适时跑了过来:“季总,找到刘小姐的定位了!”

“走!”

说完,他直接启动车子。

顾怡见情况不对,立马挡在了车子的前面。季南川狠辣一闪而过,若不是看在她是沈艾妻子的份上,他真的不介意手上沾一条人命。

“让开。”

他不想再多说话,一贯的冷冽作风,让所有人都感到寒冷。

顾怡冷得全身发颤,她好害怕,好害怕夏月会出事情。

“天底下哪有这么巧的事情,两个人同时被绑架?”

季南川板着一张脸,冷笑:“呵!你问问夏月又在耍什么手段!三年前的惩罚是不是还不够?”

“耍手段?”听着季南川的话,她一个局外人都感到心寒:“季总,您信吗?刘梦雅不会有事,有事的那个人只会是夏月!”

顾怡怒吼:“你不是常说夏月是个贱人吗?我也觉得,他妈的她就是个贱货才会喜欢你这个傻逼那么多年!”


《时光有点小悲伤  》文心书阁书号:18669

微信搜索公众号:文心书阁  或  wenxinshuge  ,关注文心书阁后,发送  18669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wenxinshuge
关注文心书阁后回复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