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萌宝杠上瘾,爹地你出局了》小说在线阅读 书号19818

文心小编 7月前 122


萌宝杠上瘾,爹地你出局了


《萌宝杠上瘾,爹地你出局了 》文心书阁书号:19818


微信搜索公众号:文心书阁 或 wenxinshuge ,关注文心书阁后,发送 19818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6)
文心小编 7月前
引用 1
第001章:措词,丢出去喂狗
“嗡嗡嗡……”

时初夏看准时机,‘啪’地一下打下去,手臂上恍然躺了一只惨死的蚊子尸体。

“第102只。”

将蚊子尸体弹飞,时初夏扭了扭酸疼的脖子。

她容易么她,蹲在金博雅大酒店外,从白天等到了晚上八点。

等得头发都快白了,还是没有看到陆琰的身影。

没错,作为三流报刊的八卦小记者时初夏,她今天的终极任务,就是采访M市的权贵,神秘莫测的陆琰!

M市上下皆尊称其为陆先生,而这位被传得神乎的陆先生却从未在媒体面前露过面。

如果能采访到他的头条新闻,时初夏就不担心被炒鱿鱼的问题了。

蹲得腿脚发麻,正打算调整姿势的时候,忽然,前方传来了动静。

先是五六个保镖跑出来,在两边列队,而后,有声音最先响起:“先生,礼物都已经准备好了。”

卧槽卧槽,根据她多年的狗仔经验,这么大的阵势,一定是陆琰!

时初夏立马拿出了相机,对准大门口的方向。

出现在摄像头中的,首先是两条大长腿,目测,应该有一米八五以上。

这简直是应了一句话:脖子以下都是腿!

只是因为有保镖挡着,时初夏的镜头只捕捉到一些模糊的背影。

为了拍到更清晰的正面照,时初夏不断地往前挪,再往前……

镜头定格,男人如冰雕玉啄般的侧颜,出现在了镜头中。

虽然只是侧脸,但这无形之中,散发出的强大气场,简直是三十米外秒杀四方!

同时,时初夏看到,在这个男人的身边,还跟着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

陆门掌舵人陆先生深夜私会貌美女子,疑似坐实结婚传言。

这可是一条大新闻!

时初夏正好要按下快门,忽然,突兀的铃声响起。

“大王叫我来巡山,我把人间转一转……”

时初夏呆愣了两秒,在被一个身材魁梧的保镖单手拎起来的时候。

她简直是要抓狂,我勒个去,不是弄了静音吗,什么时候变成响铃了!天要灭她啊!

“先生,抓到了一个偷拍者。”

说着,保镖就粗鲁地把时初夏扔在了地上。

虽然被摔得头晕眼花,但时初夏还是挣扎着辩解:“我不是偷拍者,我是记者,请注意你的措词!”

那个年轻貌美的女人捂嘴笑了声,“阿琰最讨厌记者,看来,你是真不怕死,敢埋伏在这儿偷拍呀。”

什么鬼,陆琰讨厌记者?怪不得身价千亿,都没在媒体上露过脸。

可是这条关键新闻她不知道啊,求放过呀!

“我我……我不是在偷拍陆先生,其实……其实我是陆先生的迷妹,我只是想能拍一张陆先生的照片,回家裱起来,时刻激励自己,向励精图治的陆先生学习,嘿嘿!”

时初夏觉得,自己这马屁,绝对是拍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哪知,陆琰高高在上地看着趴在地上的时初夏,凉薄的唇只吐出几个字眼:“丢出去,喂狗。”

“是,先生。”

我靠,不带这么玩儿的!
文心小编 7月前
引用 2
第002章:救你,咬死这两个坏蛋
时初夏想也没想,一下子就跳了起来,果断地抱住了陆琰的大腿,“陆先生饶命啊,我上有老下有小,还有八十岁的老母需要我养老,我的命好苦啊……”

生怕陆琰会不信,时初夏还狠心地在自己的腿上拧了一把。

哭得可谓是一把鼻涕一把泪。

时初夏哭得那是是动情动理,以至于完全没注意到,她的眼泪落在了陆琰整洁的西裤上。

陆琰的身子猛地一僵,原本冷峻没有什么表情的面容,在刹那间有一种风雨欲来的趋势。

薄唇微抿,瞬间阴沉下来的脸色,足以显示他此刻心情的不悦!

保镖一瞧,赶忙上前,把这个赖在陆琰身上,哭哭啼啼不要命的女人给扒下来。

但就在保镖要将时初夏拎下去的时候,有电话响起,助理立马恭恭敬敬地把手机递上去,“先生,是小少爷的电话。”

而后,助理侧身,瞥了时初夏一眼,果断下令:“这个疯女人弄脏了先生的裤子,还愣着干什么,拖下去,先剁手,再喂狗!”

我去,这陆琰不仅残暴,他身边的人更变态啊!

“我不走,放开我放开我……”

因为时初夏挣扎得太厉害,两个保镖一起上,直接把她给架了起来。

时初夏眼睁睁地看着,陆琰在一帮保镖的簇拥之下,进了车子里。

今天时初夏可是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出师未捷身先死了。

难道,是天要灭她么?

保镖一路把时初夏拖到了小树林,时初夏哪儿肯乖乖就范,一扭头,狠狠地咬中了抓着她的那个保镖。

在保镖因为吃痛而松手的时候,时初夏拔腿就跑,但在下瞬,却被另一个保镖抓住了头发,用力往后这么一拽。

同时,保镖就抬起了手,朝着时初夏的脸打过去!

时初夏几乎是在同时,闭上了眼睛。

却没有意料之中的疼痛,而是听到‘嗖嗖’两声响。

“小夏夏,大白白来救你了!”

一个肉团团的小身影在杀出来的同时,大喊道:“公主,咬死这两个坏蛋!”

“汪汪!”

庞然大物扑了过来,一口,就咬中了其中一个保镖的手臂。

而杀出来的小奶包,也在同时,举起了手里的弹弓,瞄准另外一个保镖。

‘啪——’地一下,就听那保镖捂着眼睛惨叫了起来。

“小夏,还愣着做什么,快跑!”

从另一边,一个年轻的女人狂奔了过来,抓起时初夏,同时抱起小奶包,叫上还咬着保镖手不放的公主,拔腿就跑。

把时初夏和小奶包都塞进了车子里之后,这个女人脚踩油门,飞也似的就没影儿了。

小奶包伸出肉嘟嘟的小手,在时初夏的跟前挥了挥,“小夏夏,你是不是吓傻了?”

时初夏握住小奶包的胖手,“岚岚,你怎么带着大白过来了?刚才太危险了!”

没错,此刻窝在她怀里,扑闪着水汪汪的大眸,长得如精雕玉啄般的小奶包,就是她的儿子,时晋白,今年五岁。

而在开车的,则是她的闺蜜,米岚。

两个人风风火火地杀出来,在千钧一发之际救下了她。
文心小编 7月前
引用 3
第003章:忘记,绝交十分钟
“不是大白给你发了短信,你没回,电话也不接,就担心你出事了,锁定了你的位置之后,就带着我杀过来了,怎么样,我们来得还是很及时的吧?”

时初夏将小奶包举起,吧唧亲了一口,“还是我家大白最贴心了!”

“汪汪!”

后座的公主不甘示弱地叫了声,也把狗头凑了过来。

公主是一只成年雌性藏獒,是时晋白在狗贩子手里把它解救出来的。

救出来的时候,还是一小只,可爱到爆炸,而短短两年的时间,就狂长肉。

到现在,跳起来比时初夏还高,她根本就抱不动了。

“好好,公主今天也表现不错,回家奖励一块肉。”

公主立马高兴地摇头摆尾,双手交叉,做起了拜年的姿势。

小奶包仰着头,充满期待地看着她,“小夏夏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时初夏故作疑惑地问道:“今天晚上要给大白讲睡前故事?”

小奶包噘嘴,“不对!”

“啊,今天要给公主买狗粮?”

“也不对!”

“嗯……我想起来了,今天发工资了,我可以带你们去大措一顿!”

小奶包气得腮帮鼓鼓,“大白白要和小夏夏绝交,绝交十分钟!”

时初夏一个没憋出,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捏了捏他的小鼻子,而后从包包里拿出了一个礼盒。

“妈咪当然没忘记,今天是我们家大白的生日了,生日快乐,我的小宝贝儿。”

小奶包大眸一亮,在把礼盒捧过去的同时,吧唧一声,就在时初夏的脸上亲了一口。

“大白白最爱小夏夏!”

闻言,米岚哼唧了声,“大白,在出门之前,你还说最爱我了,你竟然当着我的面有了新欢,忘记我这个旧爱!”

小奶包大眸一转,同时也在米岚的脸上吧唧亲了一口,“大白白也爱美美的小岚岚。”

“哎哟你这小甜嘴儿,长大了不知道要祸害多少小美女呢!”

小奶包搂紧了时初夏的脖子,“大白白就祸害小夏夏一个人。”

拍完了马屁,小奶包就迫不及待地拆开了礼盒。

“是最新版的遥控飞机,好棒!”

时初夏看小奶包笑得那么开心,一扫之前的不悦,“大白喜欢吗?”

“喜欢,谢谢小夏夏!”

开车直接回了公寓。

时晋白拿着遥控飞机,一下就冲了进去,“公主走咯~”

在时晋白和公主在客厅里上蹿下跳的时候,米岚走了过来,“小夏,你把这个月发的工资,都拿来给大白买生日礼物了吧?”

“钱没了可以赚,重要的是,今天是大白的生日,他开心最重要。”

米岚抱着手,挑眉:“今天大白是开心了,那你这个月的房租怎么办?对了,你今天是去偷拍陆琰吧,拍到了吗?”

被米岚这么一提醒,时初夏忽然想起件事情来,往包包一摸,“我的相机呢?”

找了一圈,也没有翻到相机的影子,米岚忍不住提醒:“小夏,不会是丢在那片小树林了吧?”

“嗷呜!主编本来就看我不爽了,没了相机,她一定会趁机炒我鱿鱼的!”

时初夏抱头哀嚎,米岚拍拍她的肩膀,“就你那三流报社,一个月能赚多少钱,不如跟我到酒吧当驻唱吧?”

米岚人美歌甜,是K吧里当红的驻唱歌手,每次演出,至少能拿个几千块。

时初夏白了她一眼,“你要是不怕我把酒吧的客人都吓跑,我就跟你去。”

她的五音不全,也是出了名的。

“不行,我一定要把相机找回来,岚岚你帮我看着大白,我去去就回。”
文心小编 7月前
引用 4
第004章:骗子,不是我爹地
江山华苑。

陆琰刚从车上下来,管家立马就迎了出来:“先生您回来了,小少爷以为您今天不回来,正在发脾气呢。”

门都还没进去,陆琰就听到里头传来了哀嚎声。

“哎哟我的小祖宗,这可是价值五百万的花瓶,不能砸!”

啪嗒一声碎响!

“哎哎那是三百年的红酒,不能砸呀!”

啪嗒又是一声!

“嗷呜,小祖宗,那是你和你爹地的相框,砸了会出人命的!”

举过头顶,正要往地上砸的时候,一道冷冽的声音就传了过来:“陆星辰,闹够了没有?”

看到陆琰出现在门口,此刻怀里正抱着被砸得仅剩一瓶的罗曼尼红酒,热泪盈眶的年轻男人哀嚎着:“哥,你终于回来了,你要是再不回来,我这一条老命得折在这小祖宗的手上不可!”

没错,此刻被折磨得老泪纵横的年轻男人,正是陆琰同父异母的弟弟,陆明非。

而正把一个相框举过头顶,长得如粉雕玉琢,眉宇间和陆琰有六七分相似的小奶包,就是陆琰的儿子,陆星辰,陆家上下的宝贝疙瘩。

“骗子,不是我爹地!”

小奶包气得不行,鼓着腮帮,虽然没有再把相框给砸了,却别过了头,不去看陆琰。

陆琰走过来,在他的面前蹲了下来,从他的小手里把相框拿了过去,紧随着,就从助理的手里把礼盒拿了过去,递到陆星辰的面前。

“星辰,生日快乐。”

陆星辰睁着水雾雾的大眸,有些别扭地把头转了回来。

正打算把礼盒接过去的时候,忽然,从陆琰的背后传出了一道声音:“星辰,这份礼物,可是你爹地亲自在商城,挑选了一个小时才买下的,你爹地可是非常关心你的。”

陆星辰一抬头,就看到了站在陆琰身后的美貌女人,唐家大小姐,唐思语。

小手一抬,啪地一下,就把礼盒从陆琰的手里拍落,“坏女人挑的礼物,我不要!”

闻言,陆琰的眸光骤然冷了下来,“陆星辰。”

奈何,他的威慑在陆星辰的面前根本就不起作用,小奶包一转身,蹬蹬蹬地就往楼上跑了。

唐思语眼中闪过一丝狠辣,但脸上却保持着柔软:“对不起阿琰,是我多嘴,让星辰不高兴了。”

陆琰不急不缓地站了起来,嗓音冷淡:“你可以走了。”

唐思语楞了一下,想做最后的挣扎:“阿琰……”

“我说唐大小姐,星辰横竖看你不顺眼,今天是这小祖宗的生日,你就别在这里添堵了,从哪儿来,回哪儿去呗?”

陆明非一针见血的话,让唐思语的表情有一丝的龟裂,但最后,她还是保持着豪门大小姐该有的气度。

“时间不早了,那我就先走了,替我和星辰说一声生日快乐。”

陆明非翻了个白眼,这唐思语还真是想做陆太太想疯了,都被陆星辰嫌弃到姥姥家了,还恬不知耻地上门来。

“哥,你知道星辰讨厌唐思语,干嘛还把她领到家里来?”

陆琰蹙了下冷眉,瞥了陆明非一眼,陆明非赶忙举手投降:“算我多嘴,当我放屁。”
文心小编 7月前
引用 5
第005章:气度,真是悲了个催
因为小祖宗闹脾气,这准备好的满桌子丰盛晚餐也是吃不成了。

陆琰上楼的时候,女佣正在房门口敲门,看到他走过来,赶紧低头,“先生,小少爷把门给锁了。”

“让厨房煮一碗长寿面,做好了到书房叫我。”

吩咐完,陆琰转身就去了书房。

助理领着两个一身狼藉的保镖敲门进来,“先生。”

陆琰抬头,就瞧见,一个保镖的右手被打上了石膏,而另一个的左眼被贴了块纱布,样子十分狼狈。

“怎么回事?”

一个保镖回答:“先生,是我们办事不利,让那个女记者给跑了。”

陆琰转着手里的钢笔,声线不清不淡:“两个身材魁梧的大男人,打不过一个瘦弱的女人?”

“不是的先生,是有两个人冲出来,我们一时没有防备才……”

手里转动的钢笔被男人扣在桌上,“我的身边,不留无能的人,可以滚了。”

等两个保镖垂头丧脑地出去之后,助理才把一个相机递到陆琰的面前,“先生,这是在现场遗落的相机,还有一个工作牌,是那个女记者的。”

陆琰接过去,工作牌上,是一个女人笑得格外灿烂的脸,以及……她的名字:时初夏。

眯了眯冷眸,把相机丢给助理,“删掉所有照片。”

陆琰的脑海里,一闪而过,时初夏抱着他的大腿,哭爹喊娘的画面。

不知为何,在这个女人向他扑过来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竟然并不是厌恶。

反而,还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让他想起了,五年前的那个女孩儿……

——

时初夏顶着两只黑眼圈,站在爱尚报社门前。

昨天转头回去找相机的时候,时初夏悲催地发现,自己不仅丢了相机,而且还把工作牌给丢了!

找了一大圈,就差掘地三尺,时初夏终于认命,她的相机和工作牌,应该是被陆琰的人给拿走了。

真是悲了个催!

把工作牌给丢了,这报社的门,她都进不去,所以时初夏今天来得特别早,趁着别人刷卡进去的时候,时初夏跟着一起闪进去。

结果才在办公桌前坐了没多久,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出现在她的面前,“时初夏,主编让你去她办公室。”

这个女人叫金瑶,从时初夏入职第一天起,就和时初夏不对盘。

时初夏认命地敲响了主编办公室的门,“进来。”

“主编,早上好呀,我今天早上是第一个来公司的,绝对没有迟到!”

曹主编抬头,将眼睛一瞪:“我问你上班迟到的事儿了吗?反正你迟到三次,这个月的奖金也扣完了。”

“哎呀主编,你今天的耳环真好看,在哪儿买的,我也想去买一副呢,太有女人味了!”

被时初夏夸奖了一道,曹主编翘起兰花指摸了下自己的耳环,“就是在世纪广场的永恒珠宝店……咳咳,别给我岔开话题,就你每个月一点破工资,连耳坠都买不起,还买耳环!”

时初夏在心里翻了个大白眼,但表面上还是应和道:“主编说得是。”
文心小编 7月前
引用 6
萌宝杠上瘾,爹地你出局了



《萌宝杠上瘾,爹地你出局了  》文心书阁书号:19818



微信搜索公众号:文心书阁  或  wenxinshuge  ,关注文心书阁后,发送  19818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wenxinshuge
关注文心书阁后回复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