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皇城根下小卖部

文心 2019-6-12 170



皇城根下小卖部(书号:24573)
频道:女频
类型:长篇

简介:堂堂玄术师,沦落到买菜为生,该是怎样的惨绝人寰?QAQ贺兰决:媳妇儿,我给你杀猪炖肉。堂堂爱美之人却喜欢上个身材完美但满脸大胡子的男人,该是怎样的惨无人道?QAQ贺兰决:媳妇儿,我胡子刮干净了,特别干净!贺兰决你给我关注重点好吗?重点是这个吗?(╬ ̄皿 ̄)贺兰决:重点是,我很帅,夜已深,床也已经铺好了!每天走心又走肾的夸一百遍相公你真帅!

点击阅读《皇城根下小卖部》

最新回复 (1)
文心 2019-6-12
引用 1

你一言他一语,争锋相对的争吵声被塞入木琉烟的脑子里,似是生生要将她的脑子撑爆一般。

来不及等她撑开像是涂了胶水的两片唇瓣,呵斥他们安静点,她便又觉得手臂上传来一股掐疼,紧接着被人拖起来。

应该是从床上摔下来,却没有软和的地毯,是坑洼不平的泥地,疼的她屁股发麻。

木琉烟眼皮沉重,根本睁不开来看看此刻趁她病,欺辱她的人是谁。

不过她心中也多少明白几分,敢这么对她的,无非就是那两个巴不得她死的母子,柯敏晨和木蔚林。

想来这次导致她进阶失败的‘植种’上的手脚,也跟这母子脱不了干系。

上不得台面的第三者和私生子,即便玄术一道的修者都格外重视难能可贵的子嗣又如何?木蔚林还不是天赋欠缺,不能修习玄术,对她只有羡慕妒忌的份。

木琉烟心中咒骂自己这次大意,又想这家中又不知有多少人成了这对收买人心的母子的耳目和爪牙。

无穷的怒火从心底生起,她似猛然浑身充满了力气,撇开耳边的嘈杂,还眯瞪着眼睛,手上已经用尽全身的力气对着一个模糊黑影扇了出去。

哪怕她这次进阶失败,哪怕会因此修为尽散,甚至哪怕会落下后遗症,她也决不能任人欺辱。

木琉烟踉跄着站稳,一个小身子三两步扑过来扶住了她,口中再压抑不住的哭腔爆发出来,一声声嘶力竭的姐姐,喊得木琉烟怔愣不已。

她这才模糊着看清四周情形,身边站着七八个穿着质朴的妇人,荆钗布裙,满面风霜的脸上怒火腾腾。

天气微寒,这些妇人都裹着夹袄,而被拖出来的木琉烟,只着单薄的里衣,忍不住瑟瑟发抖。

一个年轻妇人连忙用手中的破棉袄将木琉烟裹了起来。

正面是以一个五十多岁老妇人为首的五人,人多势众。

她身前的这一方,明显对她成保护姿态,但势单力薄。仅两个三十上下的少妇和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

此刻小孩满脸泪花还故作坚强,用力撑着木琉烟虚软的身子,细瘦的两条手臂用尽力气紧紧将木琉烟的腰身箍住。

一个妇人捧着嘴角凑到老妇人身侧,嘶呦嘶呦的吸着气,刚刚木琉烟那一巴掌说是用尽全身力气,但其实重病之人能有几分力气?

可偏偏好巧不巧,木琉烟的指甲划到了她的嘴角,木琉烟的指甲此刻已经劈了,她的嘴角还能落下好?

那妇人又在那老妇人面前故作姿态,如何还不表现的更加伤重一点?

木琉烟打量了一圈情况,却更加闹不明白此刻自己的处境,这些都是什么人?这般打扮,就如她曾去过的几个古城似的,但那些都是旅游景地,此处看着荒凉的很,会有人穿着布衣襦裙来这种地方?

又或者,是那两母子的算计?

木琉烟沉着脸思索,那老妇人却怒火腾腾的开口,“这怎的就病重了,不是厉害着吗?连她婶娘都敢打了,简直反了。”

又似提醒似威胁的对那两个少妇开口,“周家媳妇,齐家媳妇,这小妮子既是我大儿捡回认作女儿的,那就是我这个老婆子的孙女,今日我给她定下一门亲事,就是我们的家事。老婆子劝告你们一句,为人媳妇子的,就好好的,莫要对别人家的事情多管了。”

本来都已经把人带出院来了,却不想半路还杀出陈咬金来,怎叫常赵氏不着恼?

木琉烟听的更有些莫名,那两母子不至于找人来演这么一场荒诞的戏码吧?

那两个媳妇平时虽也较为彪悍,但往往都是在自家事上,那说起来不管怎么说都在理。

这老婆子虽说做事让她们心中不耻,却也有一点戳中她们的痛脚,他们是别家媳妇,算起来还是这老妇人的晚辈,若是这老妇人往他们家安人那里胡说几句,只怕回去又是不安宁。

可是看看这一大一小的孩子,想想尸骨未寒的常家大儿大媳,她们又实在是不能忍心看着这姑娘被……

这时小男孩叫嚷道,“奶奶,求你放过姐姐吧。我爹,我爹虽是救了她,当她做女儿,但……”

才十岁大的小男孩,平日又对这个泼辣的奶奶惧怕三分,这会儿心中虽恼虽恨,可反驳的话在对方怒火滔天的眼神之下,还是磕磕巴巴的说不下去。

老妇人冷哼一声,“桦小子,你可年岁不小了,该明些事理了,说话也更该懂些分寸,你这是于奶奶说话的态度吗?就是个不上进的东西,没你杉堂兄一分的长进。”

骂完小孙子,她似是想起正事,又尖着嗓子道,“你这小子也该知道你爹娘治病买药和白事上欠了一大笔银子,这银子足近二十两,你要如何还?”

“今儿奶奶给你们指条明路,镇里来了一个富商,那可是有十几辆车的商队的有钱老爷,许了你这丫头片子去,那是让你吃香的喝辣的过好日子去的。那富商给了礼钱,你家这债便也能还上了。还说不定能有点余钱,到时候桦小子你也可不必住这破院子了。”常赵氏想起那些银子,脸上不禁荡开了笑意。

常桦当然知道常赵氏说的都是真的,他年岁虽小,懂事却早,对他这奶奶更是了解。

那富商给的银钱再多又如何?又能落入他手中一分不成?他如何也干不出卖掉姐姐的事情来的,他答应过爹娘,他是男子汉,要信守承诺。

木琉烟这时也听了个七八分意思,虽还有些疑惑未解,却也不能让这老婆子三言两语就把她给卖了。

只是她还未开口,就见几个小萝卜头匆匆跑来,身后还跟着一个脚步匆匆的高大身影。

常桦终于顶着常赵氏的眼神压力也敢开口了,“欠的钱我可以慢慢还,我们家欠的钱,跟姐姐没关系,我爹说了,姐姐的户口还没有落下我们家来,奶奶,奶奶你不得给姐姐做主亲事。”

“所以,你不能卖了姐姐给人家当小妾。”最后两个字声音之大,让人怀疑常桦是否喊破了喉咙。

而另一道沉稳的声音随之响起,“我已替常桦还了几家银钱,余下常二婶家与常婆婆您家的银钱,共一两七钱,具在此处。”

“既只还欠我银钱,要嫁,便于我为正妻,非妾。”



点击继续阅读《皇城根下小卖部》(书号:24573)

返回
发新帖
文心
主题数
17509
帖子数
17509
注册排名
5

扫码或微信搜索:wenxinshuge
关注文心书阁后回复书名或书号

扫码或微信搜索:wenxinshuge
关注文心书阁后回复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