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与鬼同眠:凶猛鬼夫不好惹

文心 3月前 85



与鬼同眠:凶猛鬼夫不好惹(书号:23824)
频道:女频
类型:长篇

简介:据说,通灵村里的人在将死未死之际,是要坐在镜子前自己动手将头发梳理整齐,再被人抬进棺材,趁最后一口气儿还未完全咽下之前,须将棺钉钉死。待停尸七日七夜之后,再由当初的人重新启开棺钉,往棺材里面泼一盆冰水,寓意永世隔绝。但是,通灵村百年的规矩有朝一日被打破,惹来了一众的祸端。而作为顾家三代的独女后人,又该如何将一切收场?

点击阅读《与鬼同眠:凶猛鬼夫不好惹》

最新回复 (1)
文心 3月前
引用 1

村东头一棵老槐树下,此时正围着一群小朋友。

人群中间,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奶奶佝偻着腰背坐在槐树下的大石头上,双目浑浊不堪。

一则诡异且勾人心的陈年小故事,说出来,引得一群小朋友安安静静,个个瞪着大眼睛听着。

又是害怕,又是好奇。

突然间,老奶奶那浑浊的眼睛一沉,眼眸之中迸射出一道凌厉的目光来。

“那女孩儿被大家活活地钉死在漆黑的棺材里,十根手指头没一处好地方,仔细一瞧,还能看到白骨头呢!”

围观的小朋友们,惊叫着四下里窜了出去,吓得纷纷往家里跑。

老奶奶那浑浊的目光在暮色下变得晶亮了起来,但是很快,便再次浑浊。

“您的故事其实一点儿也不可怕。”

一道靓丽且轻快的声音响起,老奶奶一愣,扭头往村口石碑望去。

随即一愣,笑着点了点头。

顾知微也不知道这个老奶奶到底在通灵村生活了多久,只是听大人提起过,她是个外来人。

当年因为逃难逃到了通灵村,村民比较和善,她便留了下来。

从小,每次顾知微放学回家,路过村口老槐树下的时候,总是能够看到这老奶奶的身影,雷打不动。

但是今儿个,顾知微却觉得老奶奶似乎有些不同于以往。

“您这个故事已经讲了十年了,现在也就是哄骗一下小孩子的伎俩了。”

顾知微一边说着,一边走到老槐树下,一边将手里的手提包往旁边一搁,便坐了下来。

老奶奶那浑浊的眼睛再次亮了亮,落在顾知微身上,突然问道:“孩子,你今年多大了?”

顾知微也不在乎,直接回答说道:“十八,今年刚好十八岁。”

老奶奶的眉头紧皱了起来,抬头望向山头那刚刚落下去的太阳。

叹了口气儿,说道:“十八年华,正值顾家换代之际,天理昭昭,命格强硬,生死在天了。”

老奶奶的一番话说得没头没脑,听得顾知微心里的火气直网上窜。

“一天到晚竟说鬼话!”

顾知微拿起手提包,抬了屁股便往村子里走去。

老奶奶望着顾知微的背影,使劲地摇了摇头,喃喃自语说道:“生死在天了,生死在天了,顾家人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顾知微的父母在城里面打工,正巧是星期天,顾知微便得了空回奶奶家里探望一下。

父母也因为工作的原因,这次不能够陪同顾知微一起回通灵村。

顾知微也没有多想,她自己也是许久没见奶奶了,也不知道她老人家一个人在通灵村过得怎么样。

想到这里,顾知微便加快了步伐。

但是,当顾知微走到房廊后街的时候,遥遥望见奶奶的家门外挤了一堆的人。

心中好奇着,便走上前凑了过去。

一瞧倒是惊了一身的冷汗,当顾知微看到木门上挂满了的白布条的时候,顾知微浑身的鸡皮疙瘩便立了起来。

挤进人群,看到了坐在门外的奶奶,一脸怅惘。

“知微?”

奶奶目光很快便锁定在了顾知微的身上,随即脸色便黑了下来。

顾知微虽然很想知道家里发生什么事情了,但是在看到许久未曾见面的奶奶,仍旧是高兴地跑上前。

“奶奶,我好想你。”

奶奶却在这个时候将顾知微推开,可以保持了一段不小的距离,冷言说道:“谁让你这个时候回来的!”

顾知微愣在了原地,心中画满了大大的问号。

“奶奶?”

“顾知微?”

一道苍老的声音,惊奇之中却又充满了喜悦在身后响起。

回头,顾知微淡然一瞥,她见过这个男人,小时候曾来过奶奶家里借过钱。

那个时候,顾知微便对这个男人没什么好印象。

“你可回来了,我们还以为老不死的把你给藏起来了呢!”

男人说罢,一只大手便将顾知微那细弱的手腕给死死钳住了,一副生怕顾知微会逃走的模样。

奶奶却在这个时候挡在了顾知微的身前,语气之中带着一抹的哀求,“我们家知微其实并不适合当祭祀,我跟你们说过多少遍了!”

“走开,老东西!”

男人将奶奶往旁边一推,顾知微瞬间火大,“干什么!有什么冲我来,欺负一个老人家显得你有本事?”

“呦,小妮子脾气还不小?”

男人全然没有放过顾知微的意思,反倒将顾知微拉进了门,临走锁上门之时,说道:“再大的脾气,只要是进了这门,就算是插了翅膀也难飞出去了!”

慌乱的顾知微,全然想不明白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奶奶的老房子里面已经被人给搬空了,顾知微很担心外面奶奶的状况。

但是,强烈的好奇心,仍旧驱使着顾知微抬脚往房间里面走去。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空荡荡的房子在幽静之中更显沉闷。

顾知微不知道她到底是做错的什么,被人关在奶奶的空房子里面。

推开熟悉的屋门,空荡房间的正中央墙壁上悬挂着一面大大的镜子,光线投射到上面,让刚进门的顾知微在看到镜子中自己的时候,赫然吓了一跳。

大镜子下面摆放着一张小桌子,桌子上两只诡异的红蜡烛流着长长的蜡烛泪。

除此之外,再无其它。

这个时候的顾知微,赫然想起了傍晚在老槐树下那老奶年的话,不由得心头一颤。

院子里响起了一阵儿骚动,顾知微立马跑了出去。

只见众人抬着一个大大的棺材走进院子,通红的火把将整个院子照得光亮一片。

“被钉死在棺材里面的少女,十只手指头白骨森森……”

老奶奶当年重复不断在她耳边讲起的笑话,如今,却格外后怕。

顾知微不自觉地往后退了退,本能地想要躲进房间里,不料却被人及时抓住。

“放开我!”

顾知微挣扎着,被通灵村里的几个本家的男人齐齐按住,押送到棺材边。

“知微呐,你可是咱们顾家几代的独女了,念在你母亲有功的份上儿上,今天就没有通知她。”

说话的是顾知微的二叔,脸上阴沉阵阵,眸中狠厉万分。

顾知微怒瞪着眼睛,在看到人群中被人按倒在地上挣扎着的奶奶的时候,顾知微红了眼眶。

“你们到底要干什么!”

二叔微微一笑,说道:“本来我跟你奶奶商量是不要告诉你的,但是二叔于心不忍呐,怎么也得让知微死个明白不是?”

二叔一边说着,一边将身后漆黑发亮的棺材让了出来,绕到顾知微身后。

说道:“咱们顾家老一辈儿上就流传下来一个祖规矩,凡是辈儿里的女孩儿,就得祭祀。”

说罢,二叔仿佛突然间想起什么一样,补充说道:“哎,村头那疯婆子不是常跟你们孩子讲一个故事吗?我告诉你吧,那故事是真的。”

顾知微赫然一颤,眼睛死死地盯着近在咫尺的大棺材,心中一遍遍重复着那个恐怖的故事。

难不成?

二叔在这个时候一招手,人群里边跑上来一个妇人,手中端着一碗黑色的汤药。

顾知微待看清那汤药之后,频频摇头拒绝,眼眸之中布满了腥红的血丝。

“不,不要,不要!”

无论顾知微如何挣扎,那妇人手掌粗糙大力,直接将碗中的汤药兜头灌了下去。

顾知微被人丢在地上,得了空儿,抬手便使劲儿抠着嗓子眼儿。

“赶紧摁住她!”

二叔见此,急忙招呼大家伙儿。

顾知微只觉五脏六腑都如同被火烧了一般,痛苦难耐了起来。

不出十分钟的功夫,顾知微气若游丝,却仍有力气站在地上,耳边嗡嗡直响,感觉七魂丢了六魂,身体无法操控着。

顾知微颤巍巍着走进屋子,坐在大镜子前,拿起桌上的木梳子。

一下,一下,动作僵硬且莫名地给自己梳起了头发。

披散着头发,仿佛又被人牵引住了一般,走出了屋子,直奔那口不知道何时已经被人打开了棺盖的漆黑大棺材。

躺进棺材,顾知微仿佛能够听到奶奶的嘶吼声儿,微弱,无助又迷茫。

直到头顶传来一阵儿阵儿锥心般的响声之时,顾知微方才回过了神儿来。

猛然惊醒,瞪大眼睛,分辨出了这种声音正是外面钉死棺材的声音!



点击继续阅读《与鬼同眠:凶猛鬼夫不好惹》(书号:23824)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wenxinshuge
关注文心书阁后回复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