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陌上花又开,何日卿归来

文心 8天前 9



陌上花又开,何日卿归来(书号:23829)
频道:女频
类型:长篇

简介:陌上花开一年又一载,周转经年缓缓归来,物是人非寻何人,独留相思在茫茫人海。大顺叱咤风云的四皇子靖宁王轩辕朗,在陌上花海还为她系上一树的红绸,为她写上一树的‘何日卿归来?’而她在失踪的十年里,陷入地狱,变成朝廷处心积虑要覆灭的黑暗杀手组织,鬼门的五方鬼帝之一的冥幽大人,擅毒。他霸道执拗的等着她十年,深情至死方休,她却躲在大漠鬼门不愿再回中原,再去面对她国舅府三小姐的身份,她对情一无所知。他一朝寻获芳踪,对她言听计从,只愿她乖乖待在他身边,陪他看陌上花再开。

点击阅读《陌上花又开,何日卿归来》

最新回复 (1)
文心 8天前
引用 1

万丈悬崖的半空中,一位发髻绾起,面容娇好的夫人倒挂着,她的一只脚被藤蔓死死的缠住。

此刻她正紧紧咬着牙关,额头大颗大颗的汗珠垂落,她的两只手分别紧紧的抓着两个十岁大的孩子,男孩似乎已经昏迷了,女孩颤抖的不敢低头看那深不见底的崖底,藤蔓微微松动的声音那么的刺耳。

悬崖底下的风呼呼吹着刺骨的寒意,那夫人许是终于做了决定似得,她眼睛泛着泪花看着那个女孩,“萱灵,娘亲对不起你,娘亲只能救一个,萱灵,对不起,对不起……!”她咬牙闭眼狠下心松开了一只手。

“为什么……!”一声惊呼。

冥幽猛的睁开双眼,呼吸急促,鼻尖微微细汗,眼白泛着淡淡的红丝,她刚刚又梦见十年前悬崖边的那一幕了,她心中暗恨着,噩梦,真是没完没了的噩梦,缠着她这么多年了,她无数次的告诉自己,她不是蓝萱灵,她不是。

她看着桌子上凌乱邸报,不知自己是何时睡着的。她气息混乱,脑子里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她现在是冥幽,她在大漠,她是大漠鬼门的冥幽大人,是五方鬼帝之一的冥幽!

听到声音,门外的鬼使领着几个鬼差冲了进来,神色惊慌,“冥幽大人!”

“滚!”

突然的一声呵斥,鬼差们背后一凉,心惊胆战的退了出去。

五方鬼帝之中脾气最好的冥幽大人一定是又做噩梦了,若不然她不会这般厉声呵斥,语气充满了愤怒和不悦,发出阴森森的寒意,就好像一只自尊心极强的狮子,突然被人发现它躲在阴暗的角落里,孤独的舔着自己的伤口且露出害怕的神情。

这是她的弱点,在这样一个嗜血的杀人组织里,千万不要试图去窥视一个鬼帝级别的弱点,因为即使在她虚弱的时候,碾死一个鬼差依旧是轻而易举的事。

冥幽将桌子上的邸报规整,抬手狠狠的拧着眉心,气息缓缓平复,刚刚的噩梦,让她情绪失控,甚至有些心有余悸。

她越是害怕就表示她真实实力的脆弱,十年了,她再也没有靠近类似悬崖的地方半步。

悬崖一幕,否定了她十岁之前所有的美好,所有的快乐,她性子就是这么偏执,即使她身在富贵显赫人家,即使她坠崖九死一生,她仍旧无法接受被亲生母亲舍弃的事实,眼睁睁的看着被她舍弃的命运。

十年了,她从起初的恨慢慢变成怨愤,最后是虚无的恐惧,和不安的心。

她稳了稳心神,对着门外的方向,“让落樱来一趟。”

那声音又恢复了往日那般,低调谦和又极其的随意,似乎很容易从那声音里分别出说话人的情绪,只是这些看到的都是表面上伪装,五方鬼帝,十殿阎罗,哪个都不是善茬,门口的鬼使恭敬的点头飞速出了万毒斋。

不稍片刻,便有一阵淡淡花香飘进万毒斋,似有似无,伴着花香一个好听的似夜莺鸟在欢唱的声音响起,悦耳至极,“主子,中原来了消息,说您上次没有研制出解药,又舍不得您那宝贝冰蟾,这不,人已经送到交界附近了,那边可说了,救不好,您的冰蟾可就别想要了。”

进来的是一位粉色罗衫飘纱的女子,面容娇美,黑发绾起,发间樱花盛放,就连耳饰亦是一朵樱花,手里摇着一把粉色折扇,上面绣着朵朵桃红,听她那说话的语气十分的古灵精怪,性子十分活泼。

冥幽摇头神色淡淡的,心中却有些哭笑不得,阿姐真是财大气粗的主,要是一般的毒,冰蟾她早就给出去了,可是那样的剧毒,冰蟾一出,怕是有去无回了,她哪里舍得。

挑眉心中琢磨着,阿姐倒是一番好谋划,只是不知道这姑娘究竟是个什么角色,竟让她信中三番两次的叮嘱,务必解毒,可是用那冰蟾一命换一命的法子,岂不是割她的肉么。

冥幽放在眉心的食指移到额头,在额头轻轻敲点着,她极少离开鬼门,尤其是现在这非常个时候,得寻个名正言顺的理由,一边琢磨着法子一边漫不经心的问了句,“这姑娘是何许身份,和她的春秋大梦有何干系?”

她要造反拆鬼门,她便鬼使神差的给她做内应,大家都是为了将来好从良,给自己一个重新做人争取一次机会,她阴司敢胡作非为,她冥幽又岂会是鼠辈。

其实她是真看好阴司能把这事干成!毕竟她是五方鬼帝之中最会算计人心,步步为营的主。

落樱低眉嘴角抿着浅浅的笑意,她原本是阴司大人的阎罗之一,两个老大明明是一起做的春秋大梦,神不知鬼不觉的将她和封羽换了过来,真是为难他们这些做下属的,操碎了心。

“好像是朝廷的人,具体的……属下可没有打听,不过是封羽亲自送回来的,主子出了鬼门想必很快就会知道的。”依旧是那好听如夜莺歌唱的声音,清脆幽静。

落樱说话极随意,说到封羽回来的时候眼睛都是明亮发光的,似乎一点也不怕冥幽,这个主子做起事来阴毒狠辣,其实性子还是不错的,做事和为人毕竟是两码事,比她原来的主子要良善多了,也极好伺候。想起她那原先的主子,脑海里就七个字形容,笑面虎,笑里藏刀。

冥幽缓缓起身,慢步踱行,一身墨紫色长衫配着黑色腰带,外面是一件墨色纱衣,脚下黑色长靴,腰间垂着一块白玉,玉佩下面垂着紫色流苏,头上黑发束起一个简单精致的发髻,没有半丝凌乱,黑发盘起间点点装饰,简单精致,发髻上垂下几条墨紫色的发带在脑后,耳垂上是墨紫色的流苏耳坠。

可见,她是极爱墨紫色的!

她长得虽然不是绝美,却很是赏心悦目,一双杏眼,纤长的睫毛,薄唇粉红,总让人看着有一种千金小姐入狼窝的感觉,唯一与那千金小姐不和谐的就是那一双黑眸,即使她偶尔笑着,那眼底依旧幽深死寂。

那眼底扫不去的死寂,是她这十年嗜血聚集的怨灵,也是她之所以能稳坐鬼帝的因果。



点击继续阅读《陌上花又开,何日卿归来》(书号:23829)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wenxinshuge
关注文心书阁后回复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