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纸上令:娘子要离家

文心 9天前 6



纸上令:娘子要离家(书号:22943)
频道:女频
类型:长篇

简介:豆蔻是个穿越的姑娘,有心眼有眼力见,就是怂!她看着别人家三妻四妾争斗,怂!看着亲戚邻里间勾心斗角,怂!甚至是自己种点啥,卖点啥,都偷偷,还是因为怂!但是这都是假象!二柱一点不信,他这媳妇压根就是个笑面虎。“这房子,这田,这些牛羊……”“你拿着就是,把章盖了,这些都给你留下,我净身出户。”“哦,章丢了。”“明天是市集,我陪你去再刻一个。”“哦,我是举人,印章不能随便刻。”“那,我改天陪你去衙门挂失。”“嗯,正好去找师爷,该给你要个正房的文书。”“……”“再把你带回来那姑娘送衙门去,好好的姑娘脑子坏了,不记得自己家,正好让师爷帮忙找找她家人。”“夫君!”吃着白面馒头,猪肉粉条香气呛得他直流口水,坐在才盖好的大房子里,热乎乎的大盆菜堆一桌子。二柱又吃了一大口菜下去,隔着热气看媳妇,越来越好看啊……

点击阅读《纸上令:娘子要离家》

最新回复 (1)
文心 9天前
引用 1

叫我豆蔻,也可以叫我王传君。

就是这么一个跟某大明星撞了名字的,同名同姓连每个字母都是一模一样。

可是他是男我是女,他作为明星出人头地,而我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女孩。

如果严格意义上讲,现在要叫我豆蔻,不为别的,因为老娘已经穿越了,也没有很多情节里写的那种各种狗血的,跳个井啊,或者是跳个楼,就穿越了,我连脑电波被撞出来都没有。

我只是因为感冒的时候,买到了没有什么用的假药,当时那家黑漆麻乌的小店,我就看着不靠谱,可是自己兜里没有钱,这么重的病又不想去医院打针,可不就得将就,结果满脸胡子皱纹的老头给了我一盒,不知道哪年抠出来的氨酚黄那敏胶囊,看着那花花绿绿的胶囊,跟从来没听说过的厂家,我居然也是鬼迷心窍心头一热,就把这药给吃了,结果好,吃完没用十几分钟,倒头睡过去之后再醒过来,天翻地覆。

“哎,我跟你说啊,张老太太,你们家整的这个童养媳,没有什么大用,你看看你们家二柱,现在这出息,怎么可能会以后要这么一个不知名没地方来的野丫头,要依我说,你还不如听我的,把他丫赶紧的,风风光光的找个人家先弄出去,这样子等明天二柱当上秀才时候,这小丫头也不会成为他的黑面儿啊。”

艳红艳红的小花裙,加上随风飘扬的那绿绸的上衣,隔壁黄二寡妇,今天的妆面可真是美,虽说不是什么有名的饰品,可是这小镇上最好的银铺里打出来的单子,还不是被他带了满头涂着蔻丹的手指甲,鲜红鲜红的配上,才不知道想好从哪儿找来的胭脂,更衬得她这一张明明二十多岁,看起来却三十多岁的脸,无限风情。

现在已经快入夏了,地里的苗正在疯长,豆蔻从田里,抱着一篮子除草时候,在杂草里捡出来的能吃的野菜,往家走,隔着远远的,他就从风声里听到了自己家泥坯墙外面那个死老太太和黄二寡妇的窃窃私语。

这黄二寡妇嘴里所说的二柱,就是她现在名义上的夫婿,年纪不大,十四岁,在县城里正在学堂读书,而她这副身体已经到了十七岁,也就是人们最推崇的女大三抱金砖的年纪。

秉承着穿越过去一定要恪守妇道,规规矩矩,否则作妖的话活不过三集的真理,豆蔻苏醒的那一刻,真的啥也没敢做,依旧延着原来模糊的那点记忆,天天割猪草,打扫屋子伺候大人,地里干活,里里外外转的风车一样,可是她心里却很清楚,自己,可不是原来那个受气小媳妇,什么气现在受过后都要百倍还,更何况现在黄二寡妇已经明目张胆跑到她家来,想要把人撬走,她自己心里特清楚,指不定这寡妇又搞了哪个相好的,家里缺个干活的,把主意算到老张家身上了,可是老张家孤儿寡母,这么多年老太太一直是懦弱无能,儿子又是一个纯粹的书呆子,能够撑起这个家的本来不就是这个在外面捡来的野媳妇。

黄二寡妇那嘴脸,放以前豆蔻的身上,不知道是个什么待遇,但是在她这儿,如果换成现代,早被她一盆硫酸毁了容,什么东西?

男盗女娼不断的情况下,还总看着人家隔壁的闺女好。

在隐约的记忆里,豆蔻总觉得自己穿越过来的那一刻,应该是这个豆蔻最倒霉的一天,她只能隐约的看到几张模糊的脸,至于他们具体做了什么,已经不记得,莫不成给他灌了百草枯,不能啊,那东西这年代没有。

要是勒死什么的,自己醒过来的时候,身上总得有点痕迹,偏偏又什么痕迹都没有,本来在现代她也没学出什么大的学术来,到了古代更是睁眼瞎,什么东西都是陌生的,所以这边想刨根问底的心一直都按耐不住,但是也没啥实质进展。

可是这黄二寡妇的举动,却一直让她觉得,丫的,莫非不是这个贱人背后搞的鬼。

地里的秧苗已经开始开花结穗,用不了多久,第一茬的荞麦就能收了,看着别人田里一亩一亩上好的稻苗,正在可劲儿的吸水准备着到秋天,有一个丰硕的收获,豆蔻就羡慕的一口银牙快咬碎了,可有什么办法,她家这几亩薄田,属于蚊子腿那类型的,给啥号粮食也白扯,浇又浇不上,旱又旱不死,也只能种点荞麦豌豆什么的粗粮。

亏得自己本来也是一个住在山里,家里有田的农村女孩,所以做起这些农活来,也驾轻就熟,甚至还因为降生的年代提前了这么长的时间,让她对于做活的窍门比这地方的人都多了不少,所以两三亩的田不至于把她累死,平时做活也很快就能做完,这让她有很多闲暇的功夫去干别的。

就比如此刻,猫着腰提着粘了泥之后变得脏污的裙角,她像个做小偷的,偷偷蹲在墙角,找一个晒不着她又背风的地方,安安静静的听黄二寡妇继续在那儿忽悠张老太太。

黄二寡妇的吊梢眉,每挑一下那都代表一个心眼儿,这女人也是个奇葩,自己嫁过来的时候,黄二就已经是一个四十多岁的老光棍,她却年方二八,正值好时候,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嫁过来,可人家就是不嫌弃,直接下嫁,最有意思的就是她过门之后没用上四年,这黄二就从一个身强体壮的老光棍,变成了一个风烛残年的破老头,直到去年两腿一蹬上了西天。

豆蔻过来的时间晚,这事儿已经过去了,只是到了今年清明的时候,她们去上坟的时候,才从老太太嘴里套出来一句半句,当时她就脑补出了一副潘金莲给武大郎喂药的情景。

死女人自己指不定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构得最后才躲到乡下来比呢,避难就避难吧,还不安分,现在家里就她跟老太太,怎么老太太平时足不出户,又开始看着她前窜后跳碍眼了。

【本章完】



点击继续阅读《纸上令:娘子要离家》(书号:22943)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wenxinshuge
关注文心书阁后回复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