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情深岂敢与君绝》苏千雪傅远小说在线阅读 书号21976

书阁管理员 6月前 116


情深岂敢与君绝


《情深岂敢与君绝》文心书阁书号:21976


微信搜索公众号:文心书阁 或 wenxinshuge ,关注文心书阁后,发送 21976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5)
书阁管理员 6月前
引用 1
帝都。

晋王府。

苏千雪一身嫁衣坐在喜房之内,脸上胭脂浓重,却是遮不住底下的惨白。

涂着丹蔻的手更是紧紧握拳,几乎要将她的手心戳破,她都浑然不觉得疼。

今日,她将自己卖了。

为了一千两银子,将自己卖给晋王做小妾。

妾即是仆,堂堂丞相府的千金本不该如此命运,可为了塌上重病的母亲,她别无选择。

她从未见过晋王,传闻他残暴冷血,对女人不感兴趣……

浑身止不住的颤抖,直到——

门外传来一阵清冷的脚步声,苏千雪的身子这才骤然绷紧。

她听见房门吱呀一声被人打开,下一刻,头顶的红盖头被人粗暴的掀开,她慌乱的抬眸,可在看清面前的男人时,她如遭雷劈,脸色在瞬间惨白。

“傅远之?”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脱口惊呼,可下一秒,她的下巴就被一把擒住。

下一刻,她整个人被生生提起。

“傅远之?”眼前的男人眉眼英俊无双,薄唇勾起一抹冰冷的弧度,“是了,本王都差点忘了,自己还曾有这么一个名字。”

本王……

苏千雪看着眼前男人华贵的蟒袍,终于反应过来什么,抬眼看向眼前的男人,颤声开口:“你……你是晋王傅远?”

大殷王朝,只有王爷,方能在袍上锈蟒。

而此时又能出现在这喜房,也只有晋王。

“不错,本王就是晋王傅远。”

男人冰冷的话语,让苏千雪脸上最后一丝血色褪去。

傅远,傅远之,明明不过一字之差,却是天差地别。

她低下头,虽然拼了命的忍耐,可泪水还是不由夺眶而出,“你……你为什么要骗我……”

“本王为什么骗你?”傅远好似听见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冷笑起来,他一把捏住苏千雪的下巴,逼迫她对上他阴冷的眸子,“本王如果不是隐瞒了王爷的身份,三年前怎么能看清你这种爱慕虚荣的女人的本质!”

三年前,他在游湖时遇见苏千雪。

一曲《蝶恋花》,让他迷上了这惊才绝艳的女子。

可从小皇族的明争暗斗让他早已习惯防备,因此他并未揭露自己的真实身份,而是用傅远之这一名与她交往,并骗她说他是上京赶考的书生,父母双亡,家境落魄。

可那时贵为丞相之女的苏千雪却是毫不在意,只是答应他,待他金榜题名那天,她便与他一同向父亲提亲。

他曾经以为自己是遇见了此生的真爱知己,正准备告诉她自己的真实身份,可不想就在那日,她却告诉他要分手。

他记得他在雪地大吼的问她为什么,可她却只是冷漠的让马夫用鞭子抽开他的手。

“因为你穷。”事到如今,傅远都清清楚楚的记得苏千雪那一日所说的每一个字,“我堂堂丞相府嫡女,怎么会看上你这么一个落魄书生?”

回想起当年的种种,傅远眸里的冷意骤然更深,他一把将手里的女人甩到榻上,欺身而上,手上一个用力,那一身殷红的喜袍就在刹那间被撕成了碎片。

“苏千雪!”他恨恨的看着她,宛若盛怒嗜血的兽,“当年你不是觉得自己是丞相府嫡女高高在上么?好,如今你沦为妾室,本王倒是要看看,你哪里还有曾经骄傲的资本!”

铺天盖地的占有在瞬间落下来,仿佛恨不得将身下的女人撕裂一般的,将她死死按在被褥之间羞辱侵犯。
书阁管理员 6月前
引用 2
这一场近乎折磨的洞房花烛夜,直到深夜才停止。

傅远从苏千雪身上起来,由侍女服侍着换好衣服,正准备离开房间,可不想这时——

“等一下。”

轻柔的声音突然从身后的榻上响起,傅远脚步顿住,转过头,脸上神色冰冷一片,“苏千雪,你又想干什么。”

苏千雪忍着身上被碾压过一般的疼痛,咬着牙跪到地上。

“王爷,我入门前就跟媒人说过,我做妾室可以,但前提是需要一千两的银子做聘礼。”

傅远的瞳孔,在瞬间缩紧。

他看着眼前这个女人,此时真的是恨不得掐死她!

银子!

这女人眼里,难道就只有银子和权位么!

当初嫌弃没钱没势的他而分手,而如今,只是为了一千两银子,她就可以嫁给一个陌生男人做妾室!

墨眸里闪过冰冷的怒火,他猛地抓起旁边桌上早就准备好的一箱银子,狠狠砸到苏千雪的脸上。

“苏千雪,你不就是要钱么!好,本王给你!”

冰冷的银子砸到脸上,将苏千雪那张苍白的脸都磕出了血。

可苏千雪却好像感觉不到疼一样,只是低头行了个礼,“多谢王爷赏赐。”

说着,她就这样跪在地上,仔仔细细的将地上的银子捡起来。

看她这般模样,傅远更是怒极。

“苏千雪,你真是贱到骨子里!”

愤然丢下这句话,他只觉得多看眼前这捡银子的女人都让人作呕,拂袖离去!

而苏千雪,在听见房门被重重关上的时候,手里捡银子的动作才终于顿住。

“咳咳!”

她猛地咳嗽起来,手里刚捡起来的银子都掉到了地上她仿佛都顾不得,只是撕心裂肺的咳着,身体都蜷缩作一团。

不知道咳了多久她才终于安静下来,颤抖的低头,就看见手里帕子上一抹触目惊心的红。

她的眸子不可抑制的暗下去,嘴角勾起一丝自嘲的弧度。

贱到骨子里么……

或许吧。

但远之,你知道么,在生命的最后时间里还能遇见你,我真的好高兴……

-

王府妾室是奴,按道理来说洞房隔日连回门的资格都没有。

苏千雪好一番哀求,又给王府的管家塞了五十两银子,才终于得到机会回门。

回到丞相府,她不敢耽搁,立刻来到母亲的院子里。

“小风。”一进院子,她就赶紧将银子递给自己一母同胞的弟弟苏千风,“你拿着这个钱,去买天山雪莲。张大夫说了,只要用雪莲做药引,母亲的恶疾就可以解除。”

可苏千风拿着手里的银子却是许久没有动弹。

他的眼眶发红,看着自己眼前美丽的姐姐,“姐姐,你真的……真的去做了晋王的妾室?”

晋王当然是极好的人家,可苏千雪去做的却是妾室。在这大殷王朝,妾就是奴,不仅主人有随意打骂处置的权利,甚至死后,都是不能进祖坟的。

曾经堂堂丞相府的嫡小姐,竟然做了别人的妾室,这早已成了京城的大笑话。

苏千雪手一僵,随即,她低头苦笑。

是啊,她的确是丞相府的嫡小姐,可那又如何?

母亲的娘家如今没落,父亲早已不待见他们母女姐弟,而是专宠侧室的王氏,如今母亲重病,急需昂贵的药材,他更是连一千两的银子都不愿意拿出来。

“没事的,虽然是妾室,但晋王他……对我很好,如今还是先救下母亲的命最重要。”

说着,苏千雪算算时辰也该赶紧回王府了,便慌乱的赶紧起身。

“好了,小风,姐姐要回去了,你可一定要看好母亲。”

说着,她匆忙的准备离开,可不想这时,一道尖锐的声音从她身后响起——

“苏千雪,谁允许你走了!”
书阁管理员 6月前
引用 3
听见那道声音的刹那,苏千雪的身体骤然僵住。

她转头,就看见父亲的侧室王氏带着她的女儿苏馨儿走进院子。

她几乎是本能的护住身后的母亲,眼底满是防备,“王姨娘,你来干什么!”

“哎哟,这话说的,我们家大姑娘出嫁回门了,我这个做姨娘的,当然要来看看啊。”王氏开口,但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用帕子捂着嘴笑起来,“哦不对,我可是说错了,千雪你是去给晋王做妾室,根本不算嫁,只能说是卖。”

“姓王的!”一旁的苏千风怒极,冲过去就想揍王氏,但被苏千雪一把拉住。

“王姨娘。”她冷冷看着眼前这对夺走父亲宠爱的母女,声音极冷,“我做妾还是做妻,跟你们有什么关系?”

“谁说没有关系了?”王氏嘴角的弧度愈发得意,她拉住自己身旁的女儿,悠悠开口,“刚才晋王府可是来下聘礼了,说要立我们家馨儿为晋王妃。”

苏千雪听见自己脑子里嗡的一声。

“不可能!”几乎是想都不想的,她脱口而出。

“怎么不可能?”王氏冷笑,“聘书可都下来了!是晋王亲自上门提的亲,难道还会有假!”

苏千雪踉跄倒退一步。

傅远他……竟然要娶苏馨儿?

“姐姐?”苏千风关切的抬头看她,看着弟弟忧虑的眼神,苏千雪只能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挤出一抹笑容。

“千风,姐姐没事。对了,银子收好了吧?足够了吧?”

苏千风眼底闪过一丝犹豫。

他不想再给苏千雪压力,但事关母亲的生死,他也不敢隐瞒,只能实话实说:“张大夫之前说雪莲的价格的确是一千两,但后续母亲还需要调养的药物,可能还需要一千两银子。”

苏千雪一个脚步不稳,险些跌倒。

还要一千两?

难道她还要将自己再卖一次么?

“哎哟,是夫人的医药费不够了么?”虽然苏千雪和苏千风都特地压低了声音,但王氏还是猜到了他们在说什么,只听见她假惺惺的开口,“需不需要我帮忙啊?”

苏千雪猛地抬起头,看向眼前这对母女,眼神锐利的可怕。

“不用。”她缓缓起身,神色冰冷,“我母亲的病,我自己会想办法,不劳王姨娘费心!”

说着,她头也不回的离开,可就在和苏馨儿擦肩而过的时候,她听见苏馨儿轻笑的开口道:“姐姐,过几日在王府见啊。”

苏千雪脚步猛地一顿,但下一刻,她还是头也不回的离开。

苏千雪离开丞相府之后并没有马上回王府,而是来到了帝都最有名的乐坊清翎坊。

“我只卖艺不卖身。”她苍白着脸色,对乐坊的管事开口,“弹琴可以,但不可以让我去给那些公子哥喝酒赔笑。”

清翎坊是帝都最负盛名的乐坊,平日里王公贵族甚至圣上摆宴都会请他们。苏千雪以前也是在宴会上见过这清翎坊的管事几面,万万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来这里讨一口饭吃。

“放心。”管事笑的见牙不见眼,“能请到苏小姐这样的才女是我们的荣幸,您琴技名胜帝都,自然是弹琴就足够了的。”

苏千雪苍白着脸,点了点头。

弹琴卖艺,这是她能想到唯一一个给母亲攒药费的法子了。

管事安排的很快,苏千雪这边刚调好琴,那边就来消息说让她去给天字号房间的客人弹琴。

她抱着琴从侧门进来房间的屏风,可还未来得及坐下,就听见一道男声嬉笑——

“阿远,听说你新纳了个妾?竟然还是丞相府的嫡小姐?”

苏千雪脸色骤然惨白,手里的琴都差点掉到地上。
书阁管理员 6月前
引用 4
屏风后绰约的能看到几个男人的身形,虽看不见面容,但苏千雪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坐在最中间的那个男人——

是傅远。

她做梦都没想到,自己好不容易鼓足勇气来乐坊卖艺,可好巧不巧的,竟然第一次的客人就遇上傅远。

她的第一反应就是要逃。

可已经来不及了。

屏风外的人已经注意到了她的存在,只听见其中一个公子哥儿嚷嚷着,“诶,今儿这抚琴的姑娘怎么回事,这都多久了,怎么还不开始弹琴?”

苏千雪落荒而逃的脚步一下子僵在原地。

她知道,现在如果跑出去,反而是更加突兀。

罢了。

反正是有屏风的,傅远也未必认得出她。

抱着这样的想法,苏千雪深呼吸一口,在琴前缓缓坐下,纤细的手指抚上琴弦。

而与此同时。

屏风外。

傅远原本漫不经心的在饮酒,可在听见屏风内琴声响起的刹那,他身子蓦的僵住。

“今日这弹琴的姑娘技艺不错啊。”身侧的好友感叹,突然意识到傅远的不对劲,不由微微蹙眉看向他,“阿远,你怎么了?”

可傅远却是没有回答,只是蓦的起身,走到那屏风之前。

屏风后那纤细的身影一如他梦境里出现过无数次的影子,这一瞬,他眼底宛若有狂风暴雨闪过,猛地将手里的酒杯掷出。

砰的一声!

酒杯精准的落在屏风的支架之上,哐当一声,那屏风便落在地上,露出后面女子惊慌失措的脸。

琴声在刹那间戛然而止,苏千雪的第一反应就是跑,可不想刚起身,下巴就被人一把捏住。

下一刻,她整个人被男人粗暴的力道重重的摁在了墙上。

“苏千雪。”看见屏风后的女人的确就是自己所猜测的那个人,傅远眼底的怒火在刹那间更甚,“解释一下,作为本王妾室的你,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听见“苏千雪”三个字的刹那,傅远的那些公子哥儿也总算是反应过来,难以置信的面面相觑。

这个抚琴卖艺的女子,竟然就是傅远新纳的妾室、丞相府的嫡小姐苏千雪?

而苏千雪,在看见屏风倒下的刹那,心就已经跌倒了谷底。

她咬着唇,不敢去看眼前傅远那双盛怒的眼睛,只是轻声道:“我需要银子。”

“银子?”短短两个字,却是让傅远眸里最后那点理智在刹那间游走,他捏着苏千雪下巴的手骤然用力,怒吼,“苏千雪,你到底是有多缺银子!之前给你的一千两不够,还要来这种地方卖艺!”
书阁管理员 6月前
引用 5
此时的傅远,真的是怒到了极点。

他至今都忘不了当年湖上初遇苏千雪的景象,那抚琴的女子是何等出尘清冷,何等惊才绝艳。

可如今,这曾经让人恨不得捧在手心疼爱的女子却是在这烟柳之地,为了区区几百两的银子为他人抚琴!

今日如若不是他恰巧来乐坊,她是不是就在为别的男人抚琴?抚着抚着,她是不是还会为了钱做出更过分的事?

只要一想到这个可能性,傅远就只觉得气的五脏六腑都在疼!

他手上一个用力,重重的将苏千雪摔在地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眼神冷的可怕,“苏千雪,你说你缺银子是么?好,那本王可以再给你一千两银子。”

一千两银子?

在听见这个数目的刹那,苏千雪的眼底不由冒出光来。

如果有这一千两银子,那母亲的药钱可是彻底有了着落。

可当她抬眸看向眼前神色冰冷的男人,她却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傅远。”她小心翼翼地开口,“你真的要给我银子?”

看出女子眼底遮掩不住的渴望,傅远嘴角冰冷的弧度不由更甚。

“当然不是白白给你的。”他回到座位坐下,慵懒的往后一靠,神色讥讽至极,“听闻苏小姐能歌善舞,今日本王要你跳一支舞,舞的好了,便给你一千两银子。”

“舞?”苏千雪脸色微微一白。

跳舞不比抚琴,不仅没了屏风遮掩,更是以身姿悦人,虽都是卖艺,但终归是比抚琴要露骨的多。

说实话,给陌生男人抚琴已经是苏千雪的极限,让她在这里跳舞,她真的做不到。

“怎么?”似是看出了苏千雪眼底的犹豫,傅远眼底的讽刺更甚,“不愿意?不会吧,你都来这清翎坊卖艺了,这时候反而做出贞洁姿态来了?”

这极尽讽刺的话语,让苏千雪脸上最后一丝血色褪去。

她看着眼前自己曾经挚爱的男人,看着他眉眼里的不屑,想到病榻上昏迷不醒的母亲,最终是缓缓闭上了眼。

“好,我跳。”

三个字艰难的从唇齿间吐出,苏千雪便示意旁边的婢女寻来了别的乐师,随着琴声响起,她便准备翩然舞蹈。

可不想这时候——

“等等。”

座上的傅远又缓缓开口了,苏千雪抬眸,就看见他此时正冷笑的看着自己,眸色冰冷一片。

“苏小姐似乎是误会什么吧。”只见他摇晃着手里的酒杯,似笑非笑的开口,“我想让苏小姐跳的,可不是这种寻常舞蹈,而是烟柳之地的艳舞。”

“艳舞?”苏千雪的脸色顿时就白了,“傅远,你什么意思。”

“本王什么意思你不是应该很明白么?”傅远嘴角冰冷的弧度更甚,只听见他一字一顿的开口,“苏千雪,本王是让你跳的是那种一边脱衣服一边跳的舞。”

《情深岂敢与君绝》文心书阁书号:21976

微信搜索公众号:文心书阁  或  wenxinshuge  ,关注文心书阁后,发送  21976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wenxinshuge
关注文心书阁后回复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