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陪你走到时光尽头》穆希瑶云策小说在线阅读 书号20600

书阁管理员 3月前 65


陪你走到时光尽头


《陪你走到时光尽头 》文心书阁书号:20600


微信搜索公众号:文心书阁 或 wenxinshuge ,关注文心书阁后,发送 20600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5)
书阁管理员 3月前
引用 1
夜,别墅的浴室里,水雾蒙蒙。

“咚!”

穆希瑶又一次被扔出了浴缸。

云策躺在浴缸中,精硕的身材,性感的薄唇勾起,“在欧皇就是这么勾yin男人的?再来一次!”

穆希瑶的身子瑟瑟发抖,再次进入浴缸。

“哗啦——”

雪白的胴体在温热的水中,像羊脂玉一般光滑。

“啊......”云策一脚狠踹,穆希瑶狠狠地撞在浴缸边缘,痛的眉毛都皱在一起。

骨头都要散架了,穆希瑶咬了咬唇,今晚是三年协议的最后一夜,不管云策怎么侮辱,都要忍受,然后结束一切......

下定决心,向云策坚实的胸膛贴去,穆希瑶双手轻轻勾住他的脖子。

这一次,云策没有拒绝,他用力的掐着穆希瑶柔软纤细的腰身,“不愧是大名鼎鼎的ruo体画模,天生尤物!”

“同样也是你云家大少的妻子!”穆希瑶从云策黑色的瞳仁里,看见自己的赤身贴在他怀里的样子,忍着屈辱的眼泪。

云策冷峻的五官瞬间冰冷,大手掐住穆希瑶的脖子,“你只是个挡枪的幌子!用来反抗与夏氏联姻的工具!对抗奶奶的一枚棋子而已!若不是避免像父母一样被家族拆散,你有机会成为我云策的妻子?做梦!”

“咳咳......放开我......”穆希瑶纤弱的手指极力掰开他的大手。

“放开?”云策眯起眼,手中的力道反而收紧,“当初你们穆家背叛云家的时候,我就该斩草除根!

穆希瑶脸色涨红发紫,死死盯着云策,“云家大少手段狠辣,短短三年,就带领云氏由破产的边缘涅槃重生,却偏偏不让我死,难道不怕我卷土重来?”

“死?你以为我会这么便宜你?”云策的双目变得猩红,咬牙切齿,“ruo画事件、算计彤彤、......你都要偿还!”

一个满眼利益,自己堕落还要拉着别人一起死,连闺蜜都不放过的女人,让他痛恨到无以复加!

穆希瑶从云策的眼睛里看到了浓烈的恨意,那双深邃眸子里曾经的温柔缱绻,至今她就再也没有看到过......

而现在云策对她的厌和恨,早已经到了恨不得将她杀死的地步,可是,却偏偏不让她死!

心底涌上苦涩,穆希瑶喉咙发颤,“无论是以前的事情,还是三年前的事情......呃......”

话还没说完,云策掐着穆希瑶脖子的力道又紧了一分,不想听到她任何辩解的声音,尤其是对发生在彤彤身上的那件事!

强烈的窒息感,穆希瑶发出嘶哑的呜咽声。

这一瞬间,穆希瑶真的想到了死,心甘情愿的沦为他保护心爱女人的工具!三年,他的目的快达到了吧!

也该面对他早就不爱她的事实!

眼泪夺眶而出,一颗颗的,落到男人的手背上。

一瞬间的触感,云策的手一颤,好似被烫到,猛地一把松开,获得解脱的穆希瑶,无力的瘫坐在浴缸里,急促的喘息。

她湿热的气息洒在男人的胸膛上,酥麻的感觉,两人赤裸的身体在温热的水中,触碰在一起,没有丝毫的不适应。

肌肤贴合的温暖,让云策不由得搂住穆希瑶的细腰,双手在她身体上游走起来,眼中开始燃起火焰,搵怒的口吻道,“当初作为放过穆家的条件,你的身份只是个女pu!”

说完,他粗暴地将穆希瑶按倒在浴缸边缘,重重压在她身上。

“别妄想云太太的身份!你不配!你就活该被人嘲笑!”

穆希瑶死死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发出一丝的声音。

穆希瑶很清楚,云策是把对她的恨,以这种原始又极端的方式发泄出来,从来都是......
书阁管理员 3月前
引用 2
奶妈陈曼抱着白色的贵宾犬进来,小贵宾犬一落地,就朝着卧室的方向跑去,发出呜呜的叫声,似乎是想解救正在遭遇折磨的主人。

两鬓灰白的奶妈看着卧室的方向,浑浊着泪眼:“为什么老天爷要这样残酷对待他们?难道我的悲剧又要重演?”

浴室里水雾蒙蒙。

浴缸里的水已经冷却。

云策冷漠地跨出浴缸,把自己清洗的干干净净,仿佛刚才碰了什么肮脏的东西。

顺手扯过浴巾,裹住下半身,向门外走去。

半点余光都不曾看向浴缸中,瘫软的像个泥娃娃一样的穆希瑶。

拉开门,闹闹原本趴在门上的小爪扑空,按在男人的脚上,云策怒气上升,“死狗!”

一脚将闹闹踢开。

穆希瑶孱弱的撑着身子,从浴缸里翻爬起来,忍着下半身的剧痛光脚跑到墙边,心疼地抱起闹闹。

闹闹发出小声地呜咽,蜷缩在主人的怀中,眼泪汪汪。

它是穆希瑶心灵唯一寄托的小伙伴,最好的朋友,却遭到了云策的讨厌。

穆希瑶深吸一口气,对着黑暗中挺拔高大的身影道,“云策,你有怨气,冲我来就好,不要殃及无辜。”

“呵!”云策讥诮的笑出声,“这句话你也配说?”

一个无所不用其极,利欲熏心,差点断送了好朋友青春和未来的女人,有脸冠冕堂皇地跟他说别伤害无辜,简直可笑到了极点!

“虎父无犬女,你得到了你爸的良好遗传,为了钱可以不择手段!”下一秒,云策猛地逼近,穆希瑶耳边一阵风,他的拳头重重击打在墙上!

云策愤怒的眼神,恨不得把她撕碎在这个黑暗的房间里。

穆希瑶的身形猛然一颤!心里遍地凄凉!当初为了融化他心中的仇恨,心甘情愿的跳进这个地狱牢笼,三年里承受着无止境的身心折磨和羞辱......

一滴泪从眼角滑落,穆希瑶闭上眼,声音带着一丝苍凉,“至少彤彤的那件事情真的跟我无关,我根本就不知道,也不可能做出那样的事情......”

“把你编造谎言的本事,留给那些被你哄骗的男人吧。”

云策不耐烦的打断,根本不想听她解释,他只相信自己的看到的事实。

彤彤为了生计不得已在会所上班,始终清纯善良的女孩,绝不会做出那种肮脏不堪的事情。

更不会和眼前这个女人一样不择手段。想到这里,他厌恶的皱眉,抑制不住心里的怒气。

“你根本就不配提起她,从你嘴里说出的每个字,包括你这个人,都让我感到无比的恶心、肮脏、恶毒。”

云策说的每一个字,都像一把刀无情的扎在穆希瑶的心上,她的心一滴一滴的淌血。

青梅竹马,结婚三年,既是爱人又是丈夫的男人,对她的感觉,是憎恨,是厌恶。

还有继续爱的勇气吗?

“你还记得我们认识多久了吗?”房间里的空气凉飕飕的,穆希瑶怔怔地开口。

借着窗户透进来微弱的光,云策自顾地在衣柜里寻找衣物,对于穆希瑶的话像是没有听到。

与他而言,根本不愿想起与这个女人有关的任何过往。

云策的视若无睹,穆希瑶自嘲的笑了笑,房间里昏暗一片,她走向桌边。

在这栋别墅生活了整整三年,穆希瑶能像白天一样自由行走,根本不需要借助光亮,更何况,云策因为不想看到她的样子,整栋别墅根本就没有安装电灯。

拿起桌上的电子手表,轻轻按了下,表盘上的荧光,将她身上暧昧的痕迹,十分清晰地照进云策回过头的视线里。

“三岁相识,至今,我们认识二十年,7300多个日夜。”穆希瑶走近云策,想看清楚他脸上的每一个表情。

“那又如何?”云策的语气没有一丝温度,陌生的令人压抑,“如果可以重来,我宁愿从来都不认识你,因为认识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耻辱。”

穆希瑶的呼吸一滞,盯着床头上挂着的巨幅人体画,一刹那间,巨大的羞耻感犹如无数根细细的针,刺痛着她全身的每一寸皮肤!

即便是这样的黑暗里,也让她无处遁形!那些不堪的往事,被这个男人时时刻刻拿出来讽刺!

他从未想过放下那些过往,更从未想过和她重新来过!

穆希瑶僵硬着身体,拿起电子手表旁的一份文件,离婚协议。

薄薄的一张纸,却像拿着锋利的刀子。

云策立下三年之约,穆希瑶曾经抱着幻想可以融化他的心,努力这么久,终是白费。

她深呼吸,“今天协议的最后一夜,和我主动做一次,做完,我立马走人。”
书阁管理员 3月前
引用 3
云策的心隐隐一颤,冷厉的眼神闪过一丝迟疑,他倒是忘了,三年之约,就要结束了。

云策眼眸微垂,透着幽暗的光,看着这个比自己矮了整整大半头的女人。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从上到下,都被上帝赐予最完美的模样,无论是脸蛋,还是身材。

如果,她不是那么贪慕虚荣的女人,不是那么恶毒无情的女人,不是那么精于算计的女人。

他们之间或许早就......

脑海里,飞快闪过那幅不堪入目的ruo体画像,以及那个角落里,被欺凌侮辱女孩儿无助的脸庞,云策冰冷的心底泛起的那一点点涟漪,瞬间再次凝结。

他点起一支烟,浅浅吸一口,微眯缝着眼,徐徐地将烟雾吐到穆希瑶的脸上。

烟味刺激泪腺,穆希瑶眼眶微疼。

“你那个遭到报应的植物人老爸,要是知道他的女儿为了救他,像个伎女一样,尽情讨人欢心,会不会后悔当初背叛云氏?”

她雪白的身体就这样大咧咧的暴露在面前,男人的眼底隐隐涌动着情欲。

穆希瑶心底一寒,仰着头紧紧盯着他,“那也只能证明,你只是一个轻易被我拉上门的嫖客,而且并没有带给我快感,只能说你各项能力全都不达标。”

果然,她的挑衅成功激起云策的怒火,手一扬,把她怀中的闹闹打落在地,落地瞬间,闹闹赶紧跑开了。

砰——

剧烈的关门声。

云策以极快的速度逼近,直接将穆希瑶按倒在桌上,扯掉下身裹着的浴巾,将所有的怒火生生发泄在她身上。

“既然你这么饥渴难耐?我就满足你!”男人的动作暴戾的像一头发疯的野兽。

这一次,她不再忍耐,睁眼端详着那张,深深烙印在她整个心里的冷峻面容。

寂静寒冷的夜,屋外的雪,纷纷扬扬。

黎明就要来临,离别就要开始。

穆希瑶贪恋地看着熟睡中的男人,手指不自觉地划上他浓密的眉毛。每次天黑他才会来,来了以后就像嫖一样,做完就走,丝毫不拖泥带水,所以,她很少有机会这样好好的看他。

结婚证被捏在手上,在这个证件面前,她是那样卑微的爱到尘埃里,满心期待着这个男人放下所有的仇恨,重新来过。

三年之约,也是穆希瑶给自己的期限,她所有的赌注,就是她自己。

最后,她输了,输的一败涂地。

“云策,不管你信不信我,那些事情我从来都没有做过,更没有想过要伤害你。”穆希瑶的眼睛看向墙上的那副人体裸画画,又看了看窗外白色的世界。

轻轻翻身下床,捡起地上的衣服穿好,留恋的最后看了一眼云策,在他的唇角轻轻一吻。

“云策,生日快乐!”穆希瑶笑着祝福,眼角却落下了一滴泪,“从此以后,你再也不用看到我了,再见了!”

转身离开,没有犹豫。

云策缓缓睁开眼,看着那道纤细的身影消失,目光扫过桌上那份离婚协议,思绪一滞。

当初逼着穆希瑶领证的时候,正是为了她当枪使,来反抗奶奶为他定下的商业联姻!三年后再让她落魄的滚出去,不也是自己当初要折磨她的目的吗?

如果不是穆希瑶和她爸,他又怎么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还没完呢,真以为我会这么轻易地放过你?”忽然,云策一把掀开被子,狠狠地,将手中的协议撕成碎片......
书阁管理员 3月前
引用 4
屋外银装素裹,雪花落在穆希瑶的后颈,刺骨的寒意,都不及她痛彻心扉的万分之一。

寒风侵袭,她用厚厚的毛毯将闹闹包裹得严严实实,闹闹是妈妈临走前留给她的宠物,更是一直陪伴她的最好朋友。

穆希瑶回过头,看着她住了三年的地方,在这里她受尽身心折磨和屈辱,如今终于获得解脱,应该高兴的,可是为什么心口好痛好痛......

早该清楚,自己和云策之间横亘着那么多误会,再也不可能回到当初,可是偏偏不舍得。

就像冰与火交融,注定是毁灭的结局。哪怕火燃烧地再烈,最后的结果,也只是熄灭的无隐无踪。

罢了,全都是命......

穆希瑶站在大门口,瘦弱的身子几乎要被寒风吹跑,奶妈陈曼,忍不住劝道,“希瑶,外面大雪纷飞,天气恶寒,你快回屋......”

这场暴风雪,下了整整一天一夜,院里的大树都被压倒了,现在风雪下得正猛,出去一定有危险!

“我,没关系的。”

穆希瑶看了一眼两鬓灰白的奶妈,深深鞠了一躬,以谢三年来的照顾。

穆希瑶坚决地跨出门,冲进了暴风雪中。

“希瑶......”陈曼看着那道寒风中萧瑟的身影,顿时担忧的不行,急急忙跑上楼,找到还在卧室里面色阴沉的云策,“少爷......”

“什么事?”烟雾缭绕的卧室,云策靠在沙发上,满地的烟头。

“希瑶她走了......外面风雪这么大,我担心她的身子吃不消,您还是快去把她找回来吧......”

云策冷眉,神色透着一股戾气,“我倒要看看她是不是真的走。”

“少爷,您别再开玩笑了,希瑶她是认真的,真的出去了,她一个女孩子不容易,父亲又病得严重,您还是......”

“不用管她!”云策打断陈曼的话,烦躁地扯了扯衣领的扣子,“她是死是活跟我有什么关系?”

云策根本就不信,那个不择手段的女人,会这么轻易地离开。

“外面风雪很大......我担心她的身子吃不消......”

奶妈的话一直在耳边回响着,云策睁眼闭眼都是那个女人决

然离开的背影,他的心里隐隐产生一种莫名的烦躁。

三年来第一次,因为这个令他痛恨和不齿的肮脏女人,云策的心,产生了除憎恨以外的其他情绪......

穆希瑶一个人走在风雪中,衣服已被融化的雪弄湿,手脚冻得僵硬。

闹闹在她怀里瑟瑟发抖,小小的身体蜷缩成一团,穆希瑶像抱着自己的孩子一样,小心呵护着。

她忽然发现自己很没用,连这么弱小的生命都保护不好,以后,她要拿什么守护病重的父亲.......

穆希瑶抬头看向远处,风雪打进眼睛,热泪刚滚下就带着寒意流进脖子,心中充满了悲伤,命运与她,开了一场又一场玩笑。

青梅竹马的地下恋情,因为一副莫名其妙的裸画,被曝光于媒体之下,切断了来往,而后,又因为一场商业角逐,他们彻底成了仇人!

她拼命想要握在手中的缘分,终究是如水一般从指尖流走。

云策的放手,让她也彻底绝望了。

眼中的视线逐渐模糊,甚至出现了重影,有些让她分不清,哪些是雪景,哪些是幻觉。

穆希瑶哆哆嗦嗦地向前走着,直到视线的前方出现云策的身影。

她感觉那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身影,正慢慢地,向自己走来......

大概......是幻觉吧,穆希瑶想。

可是,心里却是那么的欣喜,哪怕是幻觉,穆希瑶也觉得足够了。

这一刻,克制已久的决然思绪,因为眼前的幻象,而全部溃不成军。

她抬眼望向灰茫茫的天空,少年的承诺在耳边响起:希瑶,等你长大以后我就娶你,给你一场盛世婚礼......

穆希瑶凄凉地笑了笑,眼睛里流下了泪,云策,我等你的承诺,终于等到关上了心门......

高大的身躯定格在泪眸里,穆希瑶缓缓闭上了眼睛,倒在地上......

从毛毯里爬出来的小狗,焦急地伸出舌头去舔穆希瑶的脸,感觉不到任何反应后,可怜巴巴地朝着对面的男人,呼叫了起来。

雪中的男人不急不躁,看到那女人躺在冰天雪地里,反而止住了脚步。

她在演戏?还是真的晕倒了?
书阁管理员 3月前
引用 5
复杂的情绪涌上心头,云策的内心翻起层层涟漪。

手里,还有最后一张能控制她的王牌,就算这个女人真的走了,他也有的是办法逼她乖乖的回来,自己为什么还这么急着出来找她?

云策只知道自己的报复还没有完,哪怕是当初自己说的三年时间结束了,他也不会轻易地让那个女人离开!

若不是她,她们穆家的错......

自己也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她欠他的,远没有还清呢!

三十秒,一分钟,云策数着秒,想看那个女人是不是在耍什么苦肉计,可是,风雪中的女人,一动不动,就像是死了。

“该死!”云策猛地将手中的伞扔掉,大步跑向躺在雪地里的女人。

完全顾不得狂卷的暴雪,把早已经全身冰冷,昏死过去的穆希瑶,抱到停在不远处的车上。

闹闹的动作很利落,小小的身体轻轻一跃,就跳进了车里。

云策看着穆希瑶,惨白的脸色,冻到发紫的嘴唇,完全一具毫无生气的尸体。

他的眸底隐隐闪过一丝不安,穆希瑶你最好给我醒过来,否则后果绝对是你承担不起的!

猛踩油门,向着别墅疾驰而去......

风雪终于止歇。

穆希瑶睁眼,已经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看到的是熟悉的房间,以及窗边熟悉的背影。

云策把她带回来了?她恍惚了半天,才张了张口,喉咙里肿痛的厉害,沙哑的喊出云策的名字。

那个时候,她看到的,不是幻觉?

“我说过的,你连死的资格都没有!”没有嘘寒问暖,也不是责备呵斥,云策一开口,如地狱使者,掌控穆希瑶的生死。

“我只是按照当初的协议,离开而已,这三年,欠你的,也还清了。”穆希瑶嗓子干哑,疼的厉害。

云策背着光,穆希瑶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只看到他夹在手中正燃着的香烟,微弱的星火,却格外刺眼。

三年前,他说,想救人,就要服从命令,三年后,再像个落魄的狗一样滚远,是这个男人的惩罚报复。

“还清了?穆希瑶,你还得清吗?”云策的情绪忽然暴怒,阴鸷的冷眸,迸发出一股无法遏制的火焰。

“我堂堂云家大少当年沦为世人笑柄!云氏百年基业,差点毁于一旦!父亲在车祸中丧生......这些都是拜你和你那个野心勃勃的爹所赐!”

“你以为区区三年,还得清吗?穆希瑶,你欠我的,欠我们云家的,这辈子都还不清!我为什么和你领证,我就是要折磨你!让你痛不欲生!我不爱你,早就不爱你了!”

云策歇斯底的吼出来,双拳紧握成拳,拼命压制那丝穆希瑶昏迷带来的恐慌。

他疯了,魔怔了,只想把这个满眼利益算计的下作女人绑在身边,狠狠的折磨她,凭什么,她凭什么能够带给自己那么多痛苦,在心房里扎下一刀又一刀!

穆希瑶被云策的怒吼震懵,她盯着云策那双黑色的瞳孔,深邃的像漩涡,在云策一遍又一遍强调不再爱她的时候,她感到自己的心被他血淋淋的层层剥开。

云策说的每一句话她都无法反驳,可难道就只有他们云家是受害者吗?

父亲当年也因为受到了良心上的谴责,加上媒体的舆论攻击,从15层楼跳下,不幸成了植物人。

而自己也从父亲的掌上明珠,沦落到在欧皇会所当DJ还债,甚至将身体卖给了云策,在这三年遭受着他残酷的折磨。

“你想害彤彤,她受的苦,也该让你尝尝。明天晚上欧皇会所的酒局,你必须准时到场!”云策恶狠狠的,丢下一句,大步离开。

“我不去......”

床上,穆希瑶的眼睛酸涩起来,这个男人,到底想做什么?穆希瑶不知道,也不敢往下想,可是欧皇,她真的不想去......

云策头也没回,他高大的身影站在门框下,一句话,把穆希瑶打入了深渊,“你可别忘了,你那个半死不活的老爸还在医院里躺着,只要我一句话,医院立刻停了他的药。”

“云策!”穆希瑶颤巍巍的起身,因为浑身无力重重的摔下了床,空荡的房间里只有她的喊声。

怎么可以?他竟然用父亲的命来威胁她!

以为他会按协议放过父亲,穆希瑶千算万算,也没有想过云策会出尔反尔,那个男人,变了,真的变了。

穆希瑶只能认输!

《陪你走到时光尽头  》文心书阁书号:20600

微信搜索公众号:文心书阁  或  wenxinshuge  ,关注文心书阁后,发送  20600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wenxinshuge
关注文心书阁后回复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