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奈何情深缘浅》叶浅浅陆南朝小说在线阅读 书号22274

书阁管理员 6月前 108


奈何情深缘浅


《奈何情深缘浅》文心书阁书号:22274


微信搜索公众号:文心书阁 或 wenxinshuge ,关注文心书阁后,发送 22274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4)
书阁管理员 6月前
引用 1
“叶小姐,恭喜你,你怀孕了。”

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宣布喜讯,但是脸色却依旧沉重。

眉眼浅淡的女人眼底一片欣喜,她抬手,温热的掌心覆盖在平坦的小腹,声音激动,“医生,真的吗?我真的怀孕了?”

她的语气里透着难以掩饰的兴奋,她怀孕了,她怀上了陆南朝的孩子。

“但是,这个孩子我们不建议你要。”

医生叹了口气,拿出另一份检查报告,缓缓递给眼前的女人,“这是你的身体检查报告,你的癌细胞已经扩散,这个孩子生下来,对你没有好处,甚至,会加速癌细胞扩散的速度。”

“扩散了吗?”怔怔的开口,听见这个消息,叶浅浅似乎并没有多大的反应,她无力的笑了笑,“没事的医生,你告诉,我还能活多久。”

“一年左右。”

医生看着眼前这张苍白的脸庞,心也在隐隐作痛。

“一年。”弯起惨白的唇角,叶浅浅起身,向医生致谢,“那我还有机会把孩子生下来,谢谢你医生。”

走出医生的办公室,叶浅浅悲喜交织。开心的是她终于有了他的孩子,难过的是她竟然只有一年左右的时间了。

呵,一年,她从来没想过,她要这么快尘归尘,土归土了。

回到家之后,叶浅浅扫视了一眼空荡荡的大厅,忍住内心的落寞,她挑选了一件最美的长裙,化了一个最精致的妆容。

镜子里的自己,面庞清丽淡雅,水润的双唇涂上浓重的红色,整个人的气色才稍微好了一些。

她冲着镜子里的女人笑了笑,红唇轻启,声音苦涩。

“叶浅浅,祝福你。”

祝福你怀上了陆南朝的孩子。

她下楼,煮了一桌子的菜,紧张的给陆南朝打去电话。

“干什么?”

对方的语气显然很不耐烦,叶浅浅心尖抖了抖,她努力让自己语气保持温柔冷静。

“南朝,你今晚回来吃饭好不好?”

“你在家吗?”

陆南朝挑眉,语气变了变。

叶浅浅不明意味的回答:“我在家,我在家等你回来。”

“叶浅浅,以后你在家,就不要给我打电话!我看到你就觉得恶心!”

他迫不及待的挂断电话,冷冽的语气让叶浅浅肩头微颤。

握紧手中的手机,她抿唇,拨打第二遍,声音清冽,“陆南朝,如果你不回来,我就去爷爷那里吃饭,我一个人去!”

“你居然威胁我?”他的声音陡然抬高,伴随着玻璃破碎的声音,陆南朝的声音冰冷的低吼,“叶浅浅,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你除了威胁我还会做什么?”

“没错,我什么都做的出来,你最好赶紧回来,我只给你十分钟的时间。”

隐忍住眼里的泪水,叶浅浅的身子止不住的发颤,她没有时间了,她只想让陆南朝陪她吃顿饭,她只是想好好的跟他宣布这个好消息。

就算,他讨厌自己。

“南朝,是浅浅打来的吗?你别这么生气,她要是让你回去,你就回去吧!”

一阵甜腻的嗓音在电话那头响起,叶浅浅双眸微睁,腹部一阵疼痛,冷气从心脏的位置开始蔓延,蔓延到全身的每一个角落。

“陆南朝,你又和苏荷在一起是不是?”

她厉声质问,却只听见他冷漠至极的声音。

“我和谁在一起不用你管,十分钟是吧,你有种!”

电话被人猛然挂断,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忙音,叶浅浅几近崩溃的将手机扔在地上,看着手机在地上碎成两半,眼里的泪水决堤。
书阁管理员 6月前
引用 2
十分钟左右,大门被人“砰”的一脚踹开,叶浅浅抬头,陆南朝修长的身影逆光而来,阴郁的脸庞在昏暗的灯光里,却蒙上了一层致命的诱惑。

他的眼底汹涌着怒火,看着地上碎了一片的碗碟和乱成一团糟的饭菜,他冲着眼前的女人发火,“叶浅浅,你又发生什么神经?”

叶浅浅坐在沙发前的地毯上,她双手环肩,看见他站在自己面前,她微勾唇角,眼底波澜不惊,“陆南朝,我不是跟你说过不准再和苏荷见面吗?”

“你有什么资格命令我?你明知道我不想看见你还逼着我回来,叶浅浅你他妈的是不是犯贱!”

他一手掐上她的下颚,手上的力道不断加重,看着女人不断皱起的眉头,脸上的怒气未减丝毫。

他的手掌温暖干燥,动作却极其粗暴。

叶浅浅没有制止他的动作,只是微微抬眸,眼眶泛红。

“陆南朝,我们去旅行好不好?就我们两个人。”

“我说了我讨厌你,你是聋了是不是?”所有的耐心都被眼前的女人折磨的消失殆尽,陆南朝陡然将身前的女人拽了起来,嗓音冷漠,“旅行?你配跟我一起去旅行吗?”

“那你别和苏荷见面了好不好?”

她不死心的继续开口,清丽的眸子里溢满悲伤。

“我说了我的事情轮不到你来管!”

用力将身前的女人狠狠甩向一边,眼睁睁的看着她跌倒在地,陆南朝冷言开口,“离婚吧,叶浅浅,我们离婚。”

“为什么?”叶浅浅终于忍不住,她趴在地上,胳膊被地板摩擦出血,浑身断了骨头一般的疼痛。

陆南朝的话就像是一把尖刀,狠狠地戳在她早已千疮百孔的心上。

冷笑着逼近地上的女人,陆南朝弯腰,垂眸嘲讽道:“你还敢问为什么?你害死了我妈?还指望我跟你过一辈子吗?叶浅浅,我早就已经不爱你了,从你害死我妈的那一刻,我就已经不爱你了!爷爷相信你,我不会信你!”

叶浅浅摇头,心早就已经裂成碎片。她晶亮的眸子湿润一片,即使如此,她还是倔强的抬头,声音哽咽“我说了你妈妈不是我害死的,你为什么不信我?”

“信你?除非你去死,你去死我就相信你!”

他抬手,捏住她精致小巧的下巴,眼底的恨意似乎可以将眼前的人撕成碎片。她小半个身子靠近他,因为痛意,浑身上下止不住的颤抖。

“南朝,我不想和你吵架,我,其实我——”

她蠕动着颤抖的双唇,想要开口,她想说她怀孕了。可是在看见他眼底恨意的那一刹那,叶浅浅犹豫了,目光渐渐转成无尽的悲伤。

不行,她不能说,如果她说自己怀孕了,他会不会逼着自己把孩子打掉?

眼神里有一瞬间的恐惧,叶浅浅垂眸,趴在地上的双手不断握紧,她咬紧双唇,不再说话。

“哼,无话可说了是吧?叶浅浅,这辈子都别指望我原谅你!”

他用力甩开她的下巴,修长的双腿从她身上跨了过去,没有一点犹豫和决绝,反而带着一丝凉意。

他上楼的背影冷硬,叶浅浅扬起一张满是泪水的脸庞,颤抖的双唇苍白。

她心目中的陆南朝,早就已经不爱她了。

从他看着自己把他妈妈推下楼梯的那一刻,就已经不爱她了。他娶她,只是为了折磨她,日日夜夜的折磨她。

可是她没有做过的事情,为什么所有人都要逼着她承认?推他妈妈的人明明就不是她!

她默默地将地上的一片狼藉收拾好,等到她上楼的时候,陆南朝已经睡着了。
书阁管理员 6月前
引用 3
他说过,禁止她进他的房间。

但是叶浅浅很想他,她现在很没有安全感,似乎只要陆南朝不在身边,她就难以入睡。她的时间不多了,她很想时时刻刻的待在他身边。

蹑手蹑脚的推开房门,叶浅浅赤着脚走到床边。

陆南朝睡得很沉,呼吸沉稳而舒缓,叶浅浅站在床前,看着他紧皱的眉眼,高挺的鼻梁和紧抿的薄唇,不自觉的开口,瘦削的身子站在床前,低声道:“南朝哥哥。”

她五岁那年认识了他,他说会一辈子疼她,爱她。

他十岁那年向所有的小朋友宣布,陆南朝长大以后会娶叶浅浅,会呵护她一辈子。

她二十五岁那年,他将她娶进陆家,向全世界人宣布,老婆就是用来折磨的,他要折磨叶浅浅一辈子!

她的南朝哥哥,恨她如同厌恶蛇蝎。

可是她很痛,她很不安,因为她只能陪他一年了。

“南朝哥哥,对不起。”

她的声音轻不可闻,他却陡然睁开双眼,借着青白色的月光,可以清晰的看见他眼底怒不可遏的阴沉。

“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了,不准进入我的房间!”

他毫不犹豫的起身,一把抓住她纤细的胳膊,眼神冰冷至极。

忍住手腕上传来的痛意,叶浅浅抿唇,眼底忧伤一片,“我只是想来看看你。”

“看看我?我知道了,你饥渴了是不是?”嘴角划开一抹嗜血的笑意,下一秒,叶浅浅的整个身子已经被陆南朝健硕的胸膛压在身下。

“不行。”

身上的重量过重,叶浅浅皱着眉头,下意识的要去保护自己的腹部。她现在怀了孩子,所有的事情都不稳定,他不可以这样对她。

“不行?”他冷笑着开口,一只手便轻而易举的将她不安分的手禁锢在头顶,另一只手探入她的裙底,看见她眼底的惊恐,他深邃的眼眸微眯,“跟我玩欲情故纵是吗?”

他的话音刚落,身体已经粗暴的进入她的。

痛!

叶浅浅死死咬住嘴唇,不安的扭动着身子,声音颤抖,“南朝,你不要这样,不要这样好不好?”

她的声音更像是一道道热烈的焰火,在他耳畔绚烂四起。

陆南朝低头,猛烈的封住她的唇,不准她再开口。

她不能说话,她每次一开口,他都会沉迷,会沦陷,他不准她开口。

他的攻势太过粗暴猛烈,禁锢住叶浅浅的手缓缓松开,粗糙的大手划过她的每一寸肌肤,引起她的丝丝战栗。

他真是疯了,为什么每次接触她的躯体都会情不自禁的不受控制。

他恨她,他明明是恨她的!

叶浅浅心痛的闭眼,她不再说话,只要陆南朝开心就好,她只要陆南朝开心。

再次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浑身断了骨头般的疼痛,等她彻底清醒睁开眼时,映入眼帘的是竟然是苏荷那张笑容阴险的脸庞。

恢复惯有的警惕,叶浅浅立刻坐直身子,厉目直视着眼前的女人,“苏荷,谁让你来这里的?”
书阁管理员 6月前
引用 4
她的戏演的太快,叶浅浅根本来不及反应。

陆南朝推门推门而入,看见躺在地上哭的梨花带雨的苏荷,第一反应就是恶狠狠地看向站在一旁的叶浅浅。

“你对她做了什么?”

他扶着苏荷微微颤抖的身子,冲着叶浅浅厉声质问。

看着两人依偎在一起的身影,叶浅浅已经没有任何力气解释了。

“南朝,你别怪她,是我不好,浅浅跟我说不知道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我不信,想要问问她,她就一把将我推倒在地上!”

“你血口喷人!”

叶浅浅恨不得上前撕烂苏荷的那张脸,她心中发苦,但是嘴角却勾起高傲的笑,她定定的看着陆南朝,轻声开口,“陆南朝,你究竟信不信我?”

“告诉我?你怀了谁的孩子?”

他的话在她耳畔炸开,心中大骇,她后退一步,看着眼前的男人,一阵恍惚。

她突然在怀疑,眼前的这个男人还是她爱了二十年的男人吗?他可以不询问一句,直接质问她,他对她,真的一点信任都无吗?

“你的,我怀的是你的孩子。”

她怔怔的开口,不管他信不信。

“南朝,刚才浅浅说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的,现在怎么又说是你的了呢?你不是跟我说她每次跟你发生关系之后都会吃避孕药的吗?”

伸手抚上陆南朝温热的肩膀,苏荷一脸委屈的贴住他的胸膛,还在低低抽泣着。

“苏荷,你给我闭嘴!”

叶浅浅站在原地,头很沉,身子忍不住的晃动,她不想再看见眼前这两幅讨厌的嘴脸。

她绕开陆南朝和苏荷,抬脚朝门外走去。

她浑身无力,每走一步似乎都踩在刀尖上。

“你去哪里?”他一个转身,拽住她的胳膊,逼迫她与自己直视,他的动作粗鲁,似乎只要轻轻一松手,眼前的人就会倒在地上。

“告诉我,你肚子里的那个野种是谁的!”

她无力的抬眸看他,声音平静,“我说是你的,你信吗?”

她的眸子清明异常,看的他心尖发颤,缓缓松开她的身子,他冷声道:“不信。”

胸口传来阵阵钝痛,不能呼吸。

叶浅浅苦笑着转身,不信,他不信,陆南朝从来都不相信叶浅浅!

她回到房间收拾东西,拎着行李箱准备离开。

陆南朝三步并作两步的跑下楼,脸色差到了极点。

“你想去哪里?”

她拎着行李箱,清冷的回他,“我去爷爷那里!”

“你又想去告状是不是?”一把夺过她手里的行李箱,陆南朝脸色阴霾,“叶浅浅,你跟我去医院!”

“陆南朝!”她终于忍不住开口,气的浑身颤抖,脑子处于缺氧状态,她冲着眼前的男人歇斯底里的大吼,整个胸腔里都是怒气。

“她说什么你都信是不是?你是猪吗?你没有自己的想法吗?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是你的!你要我说多少遍你才会相信!”

她疯了,气的发疯!她恨自己瞎了眼,会爱上这样一个男人,她要死了,他居然还在跟别的女人暧昧,想要联手打掉她的孩子。

陆南朝被眼前女人的咆哮镇住,他盯着女人怒不可遏的脸庞,眼底的情绪莫名。

下一秒,大门被人推开,一抹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两人面前。

《奈何情深缘浅》文心书阁书号:22274

微信搜索公众号:文心书阁  或  wenxinshuge  ,关注文心书阁后,发送  22274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wenxinshuge
关注文心书阁后回复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