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凤逆九天

文心 9天前 9



凤逆九天(书号:22111)
频道:女频
类型:长篇

简介:黄泉路上一脚踏错,成了被毒害的胎儿,不但要扮作男儿身,更耍泼骂街扮纨绔,怎么得瑟怎么来!片段一:凤凌看着凭空出现在自己大床上的绝世美男,干渴的咽了咽口水,两串嫣红,不争气的从鼻孔中窜出……“你若碰我,定让你生不如死!”美男怒然。“哦!够味,爷,就喜欢这样够呛的味儿!来人,把爷的鞭子拿来!还有昨日才买来的蜡烛,爷要好好疼这个小美人,咩哈哈!”片段二:金碧辉煌的龙宫中,大红的床单上,“放手!”她凤目圆睁,看着抚在自己胸口上的大手,气息紊乱。“手感不错,只是,单单这样玩,似乎少了点乐趣!”龙掣邪邪一笑,从戒指中掏出一条鞭子。“这么长时间了,你居然还没有忘?”凤凌蓄力掌中,准备趁其不备偷袭,却被龙掣一指封住功力。“本王此生还不曾被人如此对待,怎会忘记,今日,必将一切,百倍还之……”这条鞭子他收藏至今,就是为了此刻。

点击阅读《凤逆九天》

最新回复 (1)
文心 9天前
引用 1

阳春三月,碧空如洗。

暖暖的阳光普照着整个苍月大陆。

群山环抱,溪水归处,一鞠碧潭隐于密林间,深潭圆似月,碧如玉,映照着日光,那股绿就仿佛透出了灵犀一般,将这四面环山的小山谷晕染出几分梦幻。

“哗啦!”水面荡漾,一个曼妙的身姿钻出水面,轻甩螓首,长发如上好的丝缎般披散于胸前。

莲臂轻抬,十指轻轻梳理着湿发,水珠顺着发丝从指尖滑过,淙淙落入水中,水的润,发的滑,丝丝入心,平抚了凤邪因功力终于突破第七层而激动的心情。

停留在鸿蒙舞梦功法六层已经有三年了,自从到突破了三层后,每要突破一层都费时甚久,若非在无意中发现这幽深潭对自己的修炼有助,只怕她现在还在为突破五层而苦恼。

只是……

凤邪轻鞠起一捧水,轻睐明眸,感受水中的灵气后,叹息一声,看来,这水中的灵气,给自己的帮助是越来越弱了。

今后自己的功力进展,只怕要慢上许多了!

罢了,这种机缘之事,强求不得。

将烦恼之事抛之脑后,凤邪转过头来,朝着潭边的草地上勾了勾手指头,展颜一笑:“火儿,真不下来洗澡吗?”

笑靥如花,衬着那纯洁如天山雪莲的容貌,却生生多了几分地狱曼陀罗的妖娆,让人在心神荡漾之际,又暗恨自身的邪念唐突了仙子。

“不下去,就不下去!该死的凤邪,你别给我那样笑!”一道声音闷闷的响起,只闻其身,却不见其人。

凤邪幽深如鸿蒙初始的眼风情万种地挑了挑:“确定不下来?那么,我上次剩下的浊阴草还有很多……”

余音未出,一线红光自草丛中电闪而出,窜至凤邪手上,绕成臂环,仔细一看,竟是条一尺来长的红蛇,红蛇摇头晃脑,憨态可掬地撒娇,口吐人声:“小凤凤,小邪儿,人家很乖的,你看,你看,我洗澡了……”

说着,自凤邪手中滑下,浮在水面上,尾巴献媚地摆着,作摇尾乞怜状:“人家很爱干净的哪!是你最乖乖的双生妹妹小火儿”

凤邪嘴角微微抽了抽,摇头无奈地看着面前这条有着谄媚如哈巴狗的红蛇,半晌,保持风度地抬首看天:“给你十分钟!”

若不是这条红蛇自生下来就与她同食同睡,她又有轻微的洁癖,以她懒散的性子,哪里有那个外星时间管它是否洗澡了。

当初在黄泉路上,她怎么就昏了脑子,偏生为了抓它玩耍而一脚踏空,来到了这个世界的娘胎肚子里。

若是一人来便也罢了,让她想破了脑袋也想不明白的是,这条红蛇怎么也跟着自己来了,若不是因为生下来的时候,它才如同一条发丝一般大小,藏在了自己的发间,只怕要吓坏了娘亲了——一个人类,一胎生下了一个女孩和一条蛇!

机遇就是如此奇妙,她——21世纪的顶级特工,为了追回华夏国早年流失在国外的一颗奇异明珠,而送了性命。若是这般去投胎便罢了。偏生又因为这么一条不知品种的蛇,而带着记忆来到了隐凤国。

“轰!”

巨响声传来,打断了凤邪的思绪,凤邪素手一伸,将火儿抓起,身形一闪,已来到岸边将衣服套上,隐于岸边郁郁葱葱的树林中,敛去了浑身的气息,与身旁的树木融为一体。

而火儿也默契十足,闪电般将自己环成臂环,附在凤邪的上臂,一动不动,宽大的衣袖一遮,半丝痕迹不露。

一人一蛇方藏好,天际已传来呼啸声,五道身影出现在凤邪的面前,一青四黑,阵仗分明。

“想不到,堂堂龙王,居然会藏于这最低贱的人类小国练功,真是丢尽我高贵的龙族之脸面了!”最右边的黑衣男主开口,话语中的讥讽,让凤邪煽了煽羽扇般浓密的睫毛,眸中幽光一闪。

人类,低贱?龙族?

“龙昀的下属?!”青衣龙王龙昊开口,声音低沉无波,霸气浑然天成。虽是问句,却已然带上了肯定。

王族功法,每升一级,都需要闭关全力突破,不进则退,非王族之人不得而知。而族内,只剩自己和龙昀,答案,已不需要猜。

“这个问题,你带着下地狱去吧!”见龙昊气息波动巨大,黑衣男子心知机不可失,不再多言,四人默契地抬手,黑色的光芒自四人的手中发出,目标直指中心的龙昊。

龙昊薄唇不屑地扬起,青色的发丝随着袭来的劲气飘扬,凌厉的双目带着睥睨天下的傲气扫过四人,眉峰轻挑,不屑,就那么淡然地表露无遗。

攻击临身,龙昊只是那么一昂首,一挺胸,不见有何动作,青色光芒便笼罩全身,将黑色光芒尽数阻拦在外。

“不好!头,他的功力?”一个男子看着自己手中的黑色光芒似乎被青色光芒吸收了不少,黑色渐渐变淡。

原先开口的黑衣人也大惊失色,骇然看向龙昊,目光几经变化:“莫非,龙王已经成功进阶,成了我族第一个……”

第一个什么,他没有说出口,但杀气不见反带上了几分恭敬,收回了自己的攻击,低头垂手而立,竟已将自身的生死抛之脑后。

而其他三人在听到了黑衣人的话语后,也同时收手而立,面上同是无尽激动。

“你等会为了今日的决定而留名千史的!”冷酷的话语出口,青色暴涨,笼罩四人,瞬间,四具尸首缓缓落下,掉在湖边的草地上,却是嘴角上翘,带着无尽的幸福安详。

凤邪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不远处的四具尸首,究竟是什么原因,居然能够让这四个人,死的如此幸福安详?

他们不是来追杀那个龙昊的吗?怎么毫无反抗的任他杀了?

“出来?”冷冷的话语,龙昊身形一坠,落于草地上,低敛双目,看着涟涟湖水,仿佛对着水中游鱼下命令。

凤邪思绪一收,不动声色,继续敛于树下,只当风儿吹过。

“呼!”

风儿吹过了,一双青色的鞋子进入凤邪的眼,朝上,包裹在青色长裤内修长笔直的长腿,再朝上……

“女人,不想要你的眼珠了吗?”龙昊大掌一伸,轻易地锁住了凤邪所在的空间,擒住她小巧的下巴,细细观察着眼前的女子,第一次,如此近的观察。

这一接近,更是感觉到凤邪身上灵气对自己的益处。

在湖上游闭关了半年,他不定期的感觉到一股纯净的天地灵气在身边游离,在搜寻之后发现了源头是这个女子,若不是因为在闭关的紧要关头,他早已经将这个女子带在身边好好观察。

“公龙,不想要你的爪子了吗?”凤邪惊于龙昊强大的同时,也发现了他身上那股不平稳的气息,心中已然有了定数。

“放肆!”龙昊眼眸一暗,手掌一动,抓向凤邪的颈项,只要拿下了这个女人,要研究,有的是机会。

“孽畜!”凤邪红唇中吐出的话语更是嚣张无比,身子一躬,不退反进,扑进了龙昊的怀中,一双莲臂环上龙昊的脖子,聚指成风,袭向颈椎。

打蛇打七寸,这龙再怎么强大,颈椎总还是颈椎,还能修炼没了不成。

“该死的……”三个字随着牙齿摩擦的渗人声蹦出。

颈椎受袭,强行压制的内力喷薄而出,压制已久的内力,一经松懈,来势汹汹,龙昊眼前一黑,便昏倒在地,在此之前,唯一闪过的念头就是——女人,下次别落在我的手上,否则……

“小凤凤,你怎么能够拿我跟这条臭龙比!”火儿的声音在凤昊的脑海中响起,凤邪甚至能够想象出这丫此刻的表情。它定是不满自己刚才用打蛇的方式对付龙昊了。

“好了,我下次注意!我们赶紧离开吧!否则怕会惹麻烦上身。”

虽说刚才龙昊能够轻易杀死那四个黑衣人,是因为对方没有丝毫反抗。

但是能够成为龙族的王,他的力量,又岂能小觑。

若非对自己没有杀心,她又岂能如此容易得手?

这条龙浑身上下都写满了“麻烦”二字,招惹不得,更杀不得,只能远远避开。

凤邪利落转身,举步朝林外走去,转动手上的戒指,光芒一闪,女儿身不见,取代的是一个干瘦弱小的少年,轻浮的脚步,吊儿郎当的姿态,满脸的飞扬跋扈。

脚步渐渐凌乱,似喝了三两斤老酒,酒劲开始发作。

一手伸入怀中抓出一只小巧的丸子捏碎,京中“满春院”中名酒“糊涂仙”的酒味慢慢散发开。

手上更是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把纸扇,扇子做工精致,白玉为骨,散发着淡淡的清香,清雅的淡香里参杂着刺鼻的脂粉香,来处不得而知。

在这风和日丽,温度适宜的早春,自允风度翩翩地扇着,扇着。而扇面上斗大的五个字,清晰可见——京都第一少!



点击继续阅读《凤逆九天》(书号:22111)

返回
发新帖
文心
主题数
11917
帖子数
11917
注册排名
5

扫码或微信搜索:wenxinshuge
关注文心书阁后回复书名或书号

扫码或微信搜索:wenxinshuge
关注文心书阁后回复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