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阴君在上

文心 2月前 28



阴君在上(书号:22120)
频道:女频
类型:长篇

简介:十六岁生日以来,我日日夜夜梦到难以启齿的情节黑暗之中,那个人说:“江音,你的身心魂魄全都是我的东西。”我的阴君他高傲冷酷,却一次又一次救我于危难之中,让我无法自拔。他说,但凡是觊觎我的,不论是人是鬼是妖,他都不会放过。

点击阅读《阴君在上》

最新回复 (1)
文心 2月前
引用 1

“天地无尘、灵台无垢……”

由远及近的唱经声每个字都清晰可辨。

空气中满是陈腐的灰尘气息。我浑身僵硬,睁眼就看到一个裹着烟雾的身影站在我身边。

那唱经的声音逐渐轻下去。

一双冰冷的手按在我身上,从上到下将那该碰不该碰的地方全都捏了个遍。这手黏糊糊、湿漉漉的,所到之处都留下了一层液体,在我的衣服里钻来钻去别提多恶心了。

可这家伙技术真是不坏,他摸着摸着,我的身体竟偏偏热了起来,甚至下意识地扭动着去迎合对方的动作,完全不受我控制。

那双手越来越往下,眼看着指尖就要钻进关键的地方了。

可就在这时,不知道哪里传来叮的一声清脆的铃响,一下子劈开了眼前的黑暗。

我大汗淋漓地睁开了眼,下方传来的濡湿感令我无地自容。

从一个星期前过完十六岁生日开始,我每天都会做这个让人难以启齿的梦。梦里的人每一次都会对我上下其手,但每次我都会在关键时刻醒过来。

讲真的,一边念经一边对别人动手动脚,真不要脸!

我起来洗了个澡,热水冲在身上洗掉了冷汗,总算是让人觉得舒服了一点儿。

可这时候花洒却不出水了。

我手按在龙头开关上还没动,脚底积攒的水洼里却有什么东西爬了上来!那水龙缠住我的大腿就往上爬,一眨眼我整个人都被包裹住了。我只觉得许多手在我的身上揉捏抚摸。我越是害怕,身体反应就越是激烈。

四周的水明明刺骨冰冷,我却只觉得浑身火热。身上每一处都被不怀好意地把玩着,我从未经受过如此难以自控的屈辱!

这一刹那,我又一次清晰地听到了叮的铃声。右手腕上的玉手串发出刺目的光芒。我身边的水幕猛地向外炸开,撞得淋浴间的门哐当一声响。

“音音,你怎么了啊?”

阿姨担忧地敲了敲门。

“没事,我不小心滑倒了!”我狼狈地穿上衣服,让她继续回去睡。

阿姨不安地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浴室里面,确定我没有摔伤扭伤之后才走开了。

我低头看着救了我的手串:和之前比起来,那一颗颗浑圆的白玉佛珠好像变得暗淡了一点。

我叫江音。现在我身上发生的这一切,让我从头说起吧。

我是个孤女,从来没见过自己的父母,从小是老家的婆婆将我带大的。

婆婆说,那天她听到附近有婴儿的哭声。一路找过去之后,才发现我竟然躺在村子的枯井底下。

她说,找到我的时候我哭得可精神可响亮了。可是当村里的男丁把我捞出来之后,我却一下子发起了高烧。

我婆婆是村子里最厉害的神医,精通各种中医药理,我的发烧她不费吹灰之力治好了,不过外婆最厉害的是据说她会给别人看脏病。

脏病,就是活人撞上了好兄弟之后沾染的病了。农村往往有很多禁忌和风俗规矩,其实这些都是为了让活人和死人可以平安共处而定下的。

比方说,咱们村子里最大的一条规矩,就是绝对不能捡东西带回家。

当然,对此我是有点不以为然的。毕竟地上除了泥土石头草叶子之外也没什么其他的东西。像咱们这样穷得叮当响的小村子,难道还会有人不小心掉下一块名表之类的吗?

不过婆婆对于这些风俗看得很重。我是她带大的,就算不信,多多少少也会有点畏惧之心。

直到那一天,我经不住诱惑捡了一块玉石回家,足足改变了我的一生!

我记得那天上午,跟我玩的最要好的张虎说他在后山的湖边找到了好东西,让我跟他去。

等到了后山,我才发现地上扔着一把铲子,然后湖边有一个挖了一半的坑。

张虎盯着那个坑说里头有好东西,要我跟他一起挖。他说话的时候眼神定定的,那样子陌生极了。但是我没有多想,拿起铲子就跟着他一起挖了起来。

挖了一会儿,铲子撞到了什么东西。

张虎一下子将我拉开,自己蹲下去用手扒拉着,把埋着的东西取出来了,嘴里还很激动地说什么:“我就知道,这里头有宝贝埋着咧!”

我凑上去,便看到他手里捧着一对晶莹剔透的白玉蟾蜍。

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想到婆婆的叮嘱了。她说捡来的东西不能带回家,实际上指的是不属于自己的、尤其是无主的东西不能带回家。

我把这话说了,张虎却很不屑地说我是胆小鬼:“这是咱们挖出来的,也就是我们的东西了。这是我们自己找到的呀!否则,我阿爹他们在后山采到的药、砍下的柴,不是都算是把无主的东西带回家了吗?”

小孩子的逻辑总是简单粗暴的。

我想想,便觉得张虎说得很有道理。

这时张虎又接着说:“我在阿爹的电视上看到过,这种亮晶晶的东西都很值钱的。药婆婆年纪大了,你不是说前几天她还在抱怨腿脚不方便吗?大城市的人最喜欢这种没用的东西了。你把这个卖了,说不定能治好婆婆的腿脚呢?”

这句话真的戳中了我的心窝子。

我是婆婆一个人拉扯大的,如今看着她一个堂堂神医却因为单纯的风湿病困顿不堪,我真的心疼啊。

“那好吧。这事儿只有我们知道,你可别往外说啊。”我妥协了,伸手将其中一只玉蟾蜍抓到了手里,整个人一激灵。

这真的是玉做的吗?着滑溜溜、湿漉漉、黏糊糊的感觉,怎么和婆婆拿来入药的生癞蛤蟆摸上去一模一样呢?



点击继续阅读《阴君在上》(书号:22120)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wenxinshuge
关注文心书阁后回复书号或书名